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17章:家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完颜宗望闻言一愣,脸现不快之‘色’:“放肆,康王殿下乃本帅贵客,怎能与你行这等荒唐之戏?还不速速退下!”

    那汉子依旧梗着脖子站在场中,脸上显然带着不服和轻视,燕赵看在眼里,一口怒气强憋着没发作出来,却听兀术笑着道:“大帅,小将以为此不过寻常切磋而已,点到即止就是,不如听听康王殿下之意?”

    “这……”完颜宗望迟疑了一下,看向了赵构,燕赵心中大急,眼巴巴地看着赵构,只望他点头说声好,自己就能冲上去教训那厮一顿了,反正刚才的相扑之戏他看得很清楚,以自己的身手要取胜是绝无悬念的。.: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赵构身上,金人眼中都是兴奋之‘色’,而张邦昌等人则是带着担忧与惊慌,这是金人的地盘,输了掉面子,赢了更不知道会有什么后续‘花’招,就看赵构怎么应对了。

    赵构端起酒杯浅啜一口,淡淡地道:“切磋而已,孤准了。”燕赵一喜,准备着上场,那汉子脸上也掠过一丝得意,拱手刚要称谢,赵构却又说道,“你在军中任何职?”

    那汉子一愣,想了想说道:“我只是军中寻常一小卒而已,并无实职。”

    赵构放下酒杯,摇头道:“既如此,那孤的‘侍’卫便不陪你了,以免完颜将军说孤胜之不武。”

    他的这句回答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感意外,可是接下来他的一句话让他们更是吃惊。

    “贾四,你来会会他。”

    徐子桢只觉一道焦雷劈在脑‘门’上,震得他半天无语,贾四就是他的化名,他现在的身份是赵构的车夫,赵构为了挣面子,让他这车夫去和那假小卒对阵,明显有扮猪吃老虎之嫌,可是他心里却又气又急,临行前再三关照你的老子要低调,你特么都给忘了?

    眼下倒好,大庭广众下被赵构点了名,怎么都逃不掉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徐子桢只得苦着脸站起身来。

    那金人大汉顿时脸现怒‘色’,徐子桢的衣着打扮一看就不是‘侍’卫或是军士,光看外表就只是个普通的中年人而已,而且腰里还别了跟马鞭,这不是就是个车夫么?

    完颜宗望也面‘露’不愉之‘色’:“康王殿下,你这……”

    赵构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头,看向徐子桢:“贾四,为何还不过来?”

    徐子桢站在人后,吭哧吭哧半天冒出一句话来:“回王爷,小人……小人不敢。”

    这下全场哗然,金人的脸上都满是不屑,堂堂大宋康王亲口点名的人,居然不敢对战,这不是赵构在打自己的脸么?张邦昌等人倒是暗暗松了口气,心中还称赞这车夫识大体,燕赵更是早已怒容满面,要不是场合不对他怕是早就过去把徐子桢揪起来一顿打了。

    但是赵构却一下子惊醒过来,他想起来徐子桢特地关照过他,为了自己能顺利逃离,他必须要保持低调,可自己在气头上居然把这忘了,现在倒好,反倒‘弄’巧成拙陷入了僵局。

    场中那金人大汉哈哈大笑:“你宋人就这点胆量么?”

    徐子桢还是苦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小人……小人有家训,出‘门’在外不得打架,不然……”说着话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边,同时脚下不着痕迹地踢了一下身边的苏三。

    苏三哪怕再笨也明白了过来,她的身份是徐子桢的老婆,也是赵构的随行厨娘,徐子桢说的家训显然就是指她定下的,眼下这场合看来要她出场了。

    痛打金人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既然现在能有她发挥的机会,她正巴不得呢,应此没等徐子桢再暗示,她就适时地跳了出来,双手叉腰对场中那金人大汉吼道:“嚷什么嚷什么?欺负我家男人老实么?想打老娘陪你打!”说完双手扒拉着两旁,快步走了过去。

    那大汉当即傻了眼,出来的这个是个人老珠黄的‘妇’人,油腻的头发盘了个髻,脸‘色’暗黄颧骨高耸,一副刻薄相,而且腰间还围了个围裙,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个厨娘。

    所有人很快都回过神来,金人那边轰然大笑,宋廷这边也有大半碍于场面不敢笑出声来,却也憋得肩头‘抽’搐耸动。

    “原来你家的家训是你婆娘定下的啊?”

    “搞半天还是个惧内的货!”

    一句句嘲讽夹着大笑传了过来,金人这时忘了对方派出的是个厨娘,只是被逗得乐不可支,只有那大汉脸‘色’变得难看之极,让他跟一个车夫打已经是丢足了人,更别说是车夫的老婆,一个厨娘了。

    苏三本就是个爆脾气,几步蹿了出去,大吼道:“笑个屁,看打!”话音未落一个箭步扑向场中大汉,一拳直捣对方的嘴巴。

    那大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慌忙退开几步,嘴里叫道:“我不跟‘女’人打,换人换人!”

    苏三凌空一脚飞踹了过去,骂道:“打赢老娘再说!”

    那大汉手忙脚‘乱’之下终究没避开,大脸膛上被端端正正印了个脚印,鼻血哗的直流下来,燕赵大喝一声:“好!”

    宋廷这边有不少‘侍’卫也跟着喝起了彩,赵构也松了口气,这么一来徐子桢不用暴‘露’了,而且又能杀了金人的威风,张邦昌和驸马曹晟则面‘露’不安,显得心神不宁起来。

    那金人大汉一身相扑功夫,要是真和徐子桢对上的话未必就会这么狼狈,但是换成苏三后效果就完全不同了,相扑是要贴身较量的,那大汉根本不愿和个‘女’人纠缠,赢了没什么光彩,输了更难看,再说这‘女’的也实在太难看了些,让他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

    这么下来苏三很快就占到了上风,她本就是家传武学,从小不学‘女’红不近庖厨,刚会走路就开始练武,可说是一身过硬的好功夫,那大汉撇开相扑不用后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片刻之后已是狼狈不堪,连招架都渐渐无法招架了。

    终于在一盏茶时间后,苏三又一记飞踹将他踢得飞了出去,比起刚才他把另一个金人大汉摔出去的距离更远些,金人们这才意识到,输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