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28章:找老子干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被子一‘蒙’继续睡。。: 。只作沒听见。无奈帐外那人越喊越响。偏偏声音还带着些另类的磁‘性’。听着跟个破锣似的。徐子桢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掀开被子冲了出去。

    帐‘门’口站着的是燕赵。高大魁梧的个子在旭日的光芒照耀下显得无比英伟。只是徐子桢根本不买他的帐。这辈子他最恨的就是别人在他沒睡醒的时候把他拉起來。他带着一肚子的起‘床’气咬牙道:“找老子干‘毛’。”

    燕赵一怔。恐怕他活这么大还沒谁敢这么跟他说话。赵构倒敢。可他从不自称老子。一时间他的脸就沉了下來。压低声音道:“徐子桢。你不要太过分。殿下唤你过去。你居然还敢拖延。”

    徐子桢懒得理会他。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回去跟七爷说。让他放宽了心在这儿玩着。金人沒这么快跟他和谈。”

    燕赵道:“你怎么知道。”

    徐子桢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这还用问。现在金比宋强势。谁沒事巴巴地紧赶着谈判去。白长这么大个子。”

    “你。……”燕赵气得脸‘色’铁青。偏偏被噎得沒话说。憋半天才咬牙切齿地道。“这话你自己去与殿下说。”

    徐子桢道:“有病。老子是个车夫。你见过谁家车夫沒事老在主子跟前晃悠的。行了行了。以后有什么话还得你來传。除非七爷要进城去玩。要不然我沒事不往他那儿跑。明白么。”

    燕赵已经气得手脚发抖。直恨不得把徐子桢揪住暴打一顿。

    徐子桢想了想又说道:“对了。说起进城。要是吃了午饭还沒人來谈的话……基本是不会有人來的。那就让七爷去跟斡离不说想进城看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话记下了吧。”

    “记下了。”燕赵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紧接着觉得不对。刚一瞪眼要发飙。徐子桢却已经挂下帐帘继续回去睡觉了。他知道帐里还有个‘女’的。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冲去。最终在帐外憋了半晌才恨恨地转身回去。将徐子桢的话带给了赵构。

    徐子桢这一觉直睡到了日上三杆。当他醒來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午饭的点。水琉璃早已起了。.第一时间更新 尽心尽职地做着她厨娘的活。甚至在徐子桢醒的时候还给他带回了一份饭。还是她亲手做的。

    不得不说让水琉璃和苏三换脸是徐子桢的一个英明决定。因为苏三做的食物不堪下咽。但水琉璃却居然是‘精’于此道。做出的吃食‘色’香味俱全。让徐子桢吃得险些连舌头都卷落到肚中。而水琉璃则是笑‘吟’‘吟’地坐在一旁看着他吃。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

    徐子桢一边吃着一边问起赵构那边的情况。果然不出他所料。完颜宗望今天压根沒出现。只派了副帅完颜昌去跟赵构打了个招呼。说是今日公务繁忙。和谈之事只得延期。

    水琉璃如今虽然换了张丑脸。但她的人格魅力却是无法掩盖住的。只一个上午。她不光和宋使团这边的大半人‘混’了个半熟。连金营中也认识了几个杂役马夫。对此徐子桢更是大喜。这些金人的底层虽然沒什么大用。但是却能从他们嘴里套出更多更全的信息。

    徐子桢这时愈发对水琉璃的到來而感到庆幸。甚至乐得差点搂住她再滚一次‘床’单。可是这时帐外又传來了那个煞风景的破锣声。

    “贾四。殿下唤你。快出來。”

    看着水琉璃幸灾乐祸地偷笑。他只得悻悻地穿好衣服。走到帐外就见燕赵还是站在早晨那位置。阳光打在他脸上。魁梧英伟。

    徐子桢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找老子干‘毛’。”

    “你。……”燕赵几乎快要按捺不住‘胸’中怒气。可看了一眼四周走动的金兵。最终还是忍了下來。咬着牙道。“殿下要进城。让你去赶车。”

    “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知道了。”徐子桢点点头抬脚就走。刚走两步又停了下來。回头看着他。“你牙疼。”

    ……

    营帐内。赵构冠服齐整端坐着。面沉似水。一见徐子桢进來就忙把他叫了过來:“子桢。斡离不小儿今日果然不出现。这……会不会他别有计策。有其他心思。”

    徐子桢大大咧咧地往赵构旁边一坐。丝毫不理会燕赵快要喷火的目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笑‘吟’‘吟’地道:“我早上就跟老燕说了。他吃饱了撑的才会这么快跟您谈。拖是正常的。而且我猜且有得拖呢。对他们來说拖得越久得利越多。”

    赵构大怒。猛的站起身來:“他休想。”

    徐子桢笑着把他拉回到座上:“他爱拖就让他拖嘛。这又不关您的事。”

    赵构一怔:“你是说……”话刚说到一半就恍然道。“我明白了。和谈本就不该是我参与的。”

    “对了。”徐子桢笑着低声道。“您來这儿是为了镀金的。管他最后跟谁谈。反正您就耐心地留着。该吃吃该睡睡。斡离不和兀术俩小子早晚会让您回去。到时候再换个人來。就这么简单。”

    赵构的脸‘色’松了下來。也笑道:“今日我也是气‘迷’了心。倒把你之前与我说的忘了。”说到这里他忽然又迟疑了一下。“只是不知将來真正和谈之人会是如何谈法。”

    徐子桢笑笑沒再说话。将來和谈的正主是张邦昌。这老小子人品不佳。但是难得还有几分气节。倒也沒在和谈上丢面子。不过这事也不用说太细。要不然反而把自己给妖化了。看着比诸葛亮都厉害。早晚被皇帝猜忌。

    赵构沉默了片刻站起身來:“子桢。陪我进真定城内看看如何。”

    徐子桢道:“行。我正好也得去一趟城‘门’口。”

    赵构奇道:“城‘门’口。这是为何。”

    徐子桢神秘一笑:“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赵构大感好奇。但还是按捺住了沒再追问。倒是燕赵的脸‘色’越來越不好看。徐子桢说的那些话他一句沒懂。只感觉这就是个神棍而已。要不是看在康王面子上。他早就把徐子桢暴打一顿丢河沟里去了。

    出‘门’前徐子桢忽然凑到赵构耳边。将昨天夜里潜入那地牢见到玄衣道长一事告诉了他。赵构顿时大急。不过徐子桢接着又说道:“放心。我已经在准备救她了。呆会去城‘门’口就是其中一步关键。”

    赵构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城‘门’口究竟有何玄虚。子桢你……”

    就在这时。帐外忽然传來一声高喝:“副帅到。”

    徐子桢和赵构对视一眼:“完颜昌怎么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