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32章:吓死你个老家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邦昌‘奸’猾狡诈。从不会轻易看不起任何一人。哪怕这人只是个小小车夫。身为宰相这点倒和王黼梁师成之流不尽相同。因为他相信每个人头上都有一番机遇。谁也保不准这人日后会一飞冲天。

    徐子桢进了帐内。先恭敬地行了个礼:“小人贾四。给相爷请安。”

    张邦昌正坐在案边看着书。见他进來放下书笑眯眯地道:“贾四啊。可是康王殿下有事寻我。.第一时间更新 ”

    徐子桢直起身子。打量着张邦昌。心里不由得有些钦佩。这老狐狸身居高位还能这么客气地对自己这个下人。果然不是寻常人。不过他徐子桢更不是寻常人。今天过來他就打算吓唬吓唬他的。

    他笑了笑说道:“王爷沒找相爷。是小人我找相爷有点事儿。”

    “哦。你找本相。.第一时间更新 可有何事啊。”张邦昌微微一怔。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很清楚。赵构虽说是王爷。可是目前无权无势无官职。而且在当今圣上的面前并不得宠。而且太子早已定下。若无特别意外的话他的将來也就是‘混’吃等死。这贾四身为赵构的人。想必也是早早看明白了这结局。今日來这里或许是为了找自己凑个亲近求个出路的。

    徐子桢同样看着张邦昌:“相爷。.第一时间更新 其实我并不是车夫。”

    “哦。那你是何身份啊。”张邦昌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端起手边的茶盏。但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些不耐烦。这贾四可颇有些不识趣。自己不过对他客气了些。他就这么快把尾巴翘到了天上。进帐才这一会的功夫。连称呼都从小人变成了我。语气中殊无敬意。

    徐子桢笑笑:“其实。我是赵构的军师。”

    张邦昌猛的放下茶盏。厉声喝道:“放肆。殿下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速速退下。若不然……”车夫还是军师他并不在意。能随康王來金营的本就是他贴身的亲信。可他居然直呼康王名讳。这就让张邦昌按捺不住了。

    张邦昌话还沒说完。徐子桢却一屁股坐了下來。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地道:“相爷。我來找你。是为了救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可别不知好歹。”

    “呵呵。你倒说说。本相有何事需要你相救。”张邦昌怒极反笑。到这时候他还是觉得贾四不过是在危言耸听以博取自己的青睐罢了。

    徐子桢依旧慢悠悠地说道:“此來真定明为和谈。而其实是干什么來了。我想相爷应该明白吧。”

    张邦昌哼的一声不置可否。他怎会不明白。说是和谈。但谈完了也必定走不得。将会留下为人质。可是这事已经由不得他了。

    徐子桢继续说道:“说起和谈。您觉得金人多久才会跟咱们谈呢。三天。一礼拜。还是一月。恐怕您也沒底吧。”

    张邦昌盯着他的眼睛。还是不说话。他也明白金人打的什么主意。到这时候能拖多久自然就拖多久。越到后來得利自然是越丰厚。

    徐子桢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金狗暴戾凶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现在对王爷和您这么客气。可一旦决定要谈的时候必定会先把您几位杀一杀威风。等吓破咱们胆时也就是正式开谈的时候。莫说是留质了。就算把咱们中间无关紧要的几位杀了都不奇怪。”

    “胡说八道。”张邦昌再也忍不住了。勃然起身。但是他并不是怀疑徐子桢的话。因为他自己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凶险。这条命已经握在金人手里。什么时候被取走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徐子桢虚按了按手:“别‘激’动。我就不信以相爷您的脑子会想不明白这事。不过我有个办法。能让您安然无恙。也能让王爷平安大吉。”

    张邦昌心中一动。下意识地问道:“什么办法。”

    徐子桢笑笑:“办法只有一个。.第一时间更新 那就是让王爷回去。这儿由您把持大局。”

    张邦昌脸‘色’顿时大变。他很想说自己回去让王爷留下。但是这样的话可是大不敬。是绝不能说出口的。

    徐子桢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眯眯地接着说道:“相爷。您留下才能保住命。而且将來不说飞黄腾达。但至少晚年富贵依然得保。可要是您回去了把王爷扔这儿。先不说您回不回得去。就算回去。您能活多久。”

    张邦昌愕然。他自然已经想到那样做的后果。赵构再不济也是王爷。哪有当臣子的逃回去由王爷來主事的。而且这贾四的话里还隐隐透着个信息。那就是留在金营对他的将來大有脾益。

    徐子桢翘着二郎‘腿’看着张邦昌。见他微微皱起眉头沉‘吟’着。显然自己的几句话已经起到了效果。这时候索‘性’再抛个炸弹出來。吓死这老家伙。

    “相爷。您可知我是谁。”

    张邦昌又是一怔。他位极人臣。但是对江湖中的一套不熟悉。压根沒见过易容的:“你……莫非不是贾四。”

    徐子桢嘿嘿一笑:“对了。其实我叫徐子桢。哦。王黼王相爷知道我。您听说过么。”

    张邦昌猛的一颤。徐子桢。。这名字他怎会沒听过。兰州府威名赫赫的战神。前阵子在朝中也曾掀起过一股不小的旋风。虽然以徐秉哲和王黼等人的上报称此人叛逃出了大宋。可能‘混’进朝堂的谁都不是傻子。以一府之力阻下西夏十万大军。徐子桢在其中可谓是功不可沒。甚至不少人都怀疑西夏的妥协及罢兵都有他在其中斡旋的缘故。

    “你是徐子桢。”张邦昌惊骇地望着他。满眼的不可置信。

    徐子桢笑‘吟’‘吟’地道:“可不就是我么。”

    张邦昌忽然间转变了想法。因为据他所知。徐子桢不光打仗厉害。更兼能预知天下事。这个秘密似乎只有当今圣上赵佶还不知道。其他百官哪个沒听说过徐子桢是天生灵通。

    “原來是徐义士。久仰久仰。”张邦昌心中豁然开朗。徐子桢是康王的人。他的目的肯定是先保康王的安危。而康王一旦离开。自己就算还在金营为人质。但也是大宋使节团中的主持大局之人了。而这代表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徐子桢笑着拱了拱手:“怎么样相爷。咱接着谈。”

    张邦昌一咬牙:“徐义士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