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33章:鲁记寿材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直到徐子桢走了很久。张邦昌依然处于呆滞状态。眼睛瞪大嘴巴张着。而他会这样的状态只是因为徐子桢的一句话:“能保住康王殿下和你自己的命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他当隔壁三孙子。”

    张邦昌嘴角微微‘抽’搐。隔壁三孙子。这……这他妈是什么鬼办法。

    ……

    徐子桢哼着小调回了营帐。以张邦昌的聪明必定会理解自己的意思。至于怎么执行更不用怀疑。这年头当官的谁不会玩表面文章。何况还是位极人臣的大宋宰相。

    接下來的几天里完颜宗望依旧沒有出现。每天都是由兀术或是完颜昌陪着赵构等人。徐子桢总是远远跟在后头。暗中观察着所有人。

    今天已经是來到真定后的第六天。兀术早早地來到了宋使团营内。脸上带着亲和力十足的微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是要带赵构等人进真定城看看。此言一处宋使团内一片寂静。只是大多数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真定本是宋朝地界。如今却成了金国版图的一部分。而且兀术还一副主人之态。任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宋使团以赵构为首。他自然要负起和谈的责任。只是他等待了多日始终不见正事进行。这让他心里的火越來越盛。.第一时间更新 兀术的这句话就象一点燃了导火索的火‘药’桶。终于爆发了出來:“哼。不劳四王子大驾。本王要看自会去看。只不知令兄何时归來。难不成他再不与我相见了不成。”

    “呵。康王殿下息怒。家兄军务繁冗。近日來实无闲暇。在下替家兄给殿下赔不是了。”兀术神情不变。依旧笑‘吟’‘吟’的。并果真抱拳一揖。

    赵构有火无处撒。面‘色’铁青重重哼了一声。张邦昌忽然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说道:“王爷。和谈事关重大。急也是急不出的。不过是多耽搁几日。又何必如此着急。”

    这话一出。身边大半宋人俱都脸‘色’一变。张邦昌这话明着沒说错。可是这语气这措词。谁都能听得出其中的不敬之意。

    赵构猛一回头。眼神森冷地瞪着张邦昌。但张邦昌却依旧垂眉低目。恍若未见。脸上虽未有轻蔑之‘色’。可那副做派却已将他的态度显‘露’无遗。

    兀术眼中闪过一道讶‘色’。但很快就掩盖了过去。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氛中。赵构和张邦昌是宋使团的两大首脑。旁人谁都‘插’不上嘴。驸马曹晟低头站在旁边不发一言。而那位刑部尚书王云虽然也低着头。可是眼睛却不着痕迹地在张邦昌与赵构身上转着。不过这一幕正好被兀术看在眼里。

    真定城之游就此作罢。赵构拂袖而去。好好一场邀约不欢而散。徐子桢在远处角落看得津津有味。心中暗赞。张邦昌果然是老江湖。这出戏演得四平八稳。谁都看不出破绽。就连赵构也真正被他‘激’怒。

    徐子桢暗自得意。为了这出戏更‘逼’真。他根本沒和赵构说起这事。不过这会儿估计张邦昌正在心里暗暗叫苦。偏偏又说不得。但是这样更好。老狐狸今后怕是更不敢得罪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才能为他洗刷那不敬的罪名。

    现在不过是上午时分。离午时还有不少时间。徐子桢伸了个懒腰。和水琉璃‘交’代了几句就起身往营外而去。

    苏三离开几天时间了。就算效率再低总也该办了些事了。

    大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已经出现在了真定城内。.第一时间更新 金营的守军对他这车夫根本不会关注。区区几锭银子就放他出了营。只是他必须在营口换岗前回來即可。

    真定城不愧是河北路重镇。徐子桢进了城‘门’后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厚重的沧桑。城内街道‘交’错直來直往。几乎难以见到曲折拐弯的小道。就象耿直热血的河北汉子一般。只是如今这座大城已沒了往昔的热闹繁华。.第一时间更新 有的只是清冷的街道与沉重的气氛。

    徐子桢站在城‘门’内长长地吐出口气。战争就是这样。给每一处遭受战火的城市带來的灾难不是一般的沉重。即便金人入侵后并沒有象日后的大元王朝般大肆破坏。但有些创伤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比如百姓。

    战争之后恐怕只有棺材铺这种生意会另类地火暴起來。徐子桢为了稳妥起见。特地多问了几人。最后将目标确定在了真定城内最大的一家。。鲁记寿材。

    经历了战火的洗劫后城内变得空空‘荡’‘荡’。只有一队队金兵不时巡逻而过。不过这样倒给徐子桢提供了方便。街道上一目了然。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跟踪。很快他就找到了地方。在城南某处的鲁记寿材。

    不知道是因为棺材铺的原因还是这条街本來就偏。总之鲁记的‘门’前一片萧瑟。一眼望去连条野狗都沒有。只有斜对面的树下坐着个闲汉。正懒洋洋地捏着脚。

    棺材铺大‘门’敞开着。店堂里摆放着十几口已经完工的棺材。材质很差。板壁很薄。但是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头。沒多少人会在意棺材好不好了。能有人收尸都算不错了。

    徐子桢走进铺子四周扫了一眼。掌柜的也不过來招呼。半闭着眼睛坐在角落。这种生意很尴尬。绝对热情不得。徐子桢轻咳一声:“掌柜的。买棺材。”

    掌柜的睁开眼。面无表情地道:“要什么板子。”

    徐子桢开口冒了句:“柳条编的有沒有。”

    掌柜的明显一愕。随即不着痕迹地往‘门’外看了一眼。回头又道:“柳条打棺材。这太次了吧。”

    徐子桢说道:“我三姑‘奶’‘奶’的狗死了。不值当拿木板。”

    掌柜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笑意。起身对徐子桢一拱手:“请问贵姓。”

    徐子桢也拱了拱手:“免贵。双人徐。”

    掌柜的一伸手:“请随我來。”

    徐子桢正要跟他进去。店堂内侧的‘门’帘一动。苏三风风火火地直扑出來:“徐子桢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你几天了。”

    “姑‘奶’‘奶’你消停点儿。”徐子桢吓得赶紧把她拉到一边。“满城都是金狗。你这么大呼小叫是要我老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