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35章:金叔,宋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鲁英和苏三不过是呆滞。而闻八二则是满脸震惊。相比那二人來说他更明白丈量距离的难度。更何况是一条根本沒走过的距离。只是凭空计算就能算出來。再者看徐子桢那副神情明显是对自己计算的‘精’确度极有信心。

    徐子桢笑眯眯地拍了拍他肩膀:“八二。接下來‘交’给你了。过几天我再來跟你会合。”

    “好。”闻八二勉强点头。却依旧沒能回过神來。

    他原本是杜晋的人。徐子桢在那小山谷里第一次见到杜晋时旁边就有他一个。另外他也是西夏云家的人。不过却只属于外戚。也就是俗称的分家。以他的身份血统想在号称西夏第一家的云氏宗族内得到重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在杜晋跟着徐子桢的时候闻八二也决定一起跟了过來。

    徐子桢是西夏驸马。西夏皇帝的恩人。又是他云家家主之‘女’的内定夫婿。可说是前途不可限量。闻八二选择了跟徐子桢也不无为自己的将來博一把的打算。他以前倒是知道徐子桢骁勇善战胆气过人。可是却从不知道他居然还会这种神奇的计算之术。以他的眼力与经验居然看不懂徐子桢画的那些东西与符号是什么意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地道的事情安排完毕后徐子桢沒有再多逗留。这事‘交’给闻八二沒什么悬念。以他多年的刨坟经验加上三绝堂工术中的机关巧技。这短短距离的地道挖起來跟玩似的。

    苏三继续联络她父亲以前的故‘交’老友。鲁英负责安排亲信帮着闻八二。徐子桢哼着小调慢悠悠地踱回金营。

    ……

    金营。.第一时间更新 某座大帐内。兀术正独自静坐沉‘吟’着。完颜宗望的避而不见是他的主意。为的是让他有时间暗中观察一些细节。因为他总觉得來的这个宋使团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因为他在宋使团中发现了一个能为他解‘惑’的人。

    帐外忽然传來通报声:“禀王爷。王大人请來了。”

    兀术眉头一挑。嘴边‘露’出一丝轻笑:“进來。”

    帐帘掀处一个宋人官员微微躬身走了进來。圆圆的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一对小眼睛里闪动着复杂的神‘色’。有敬畏。有惧怕。还有喜悦。这就是当今宋廷时任刑部尚书的王云。

    兀术派人将他秘密地请了过來。这让他心里有多种情绪‘交’错搀杂。如今宋金之战已起。大宋节节败退。百姓们或许还沒感觉出什么。但以他王云细密的心思早已看出了一些苗头。或许大宋朝将就此一蹶不振了。甚至被金灭国也未可知。未雨绸缪。他自然要早些做准备才是。

    “王大人。”兀术笑‘吟’‘吟’地站起身迎了过來。脸上那股和善之‘色’让王云顿时受宠若惊。

    “下官王云拜见四王子。”王云一撩袍服就要拜下。

    兀术一把将他托住。佯作诧异道:“王大人怎的如此大礼。这可使不得。”

    王云躬身谄笑道:“大金国如日中天。我宋国却积弱多年。就犹如金乃叔。宋为侄。侄子与叔父见礼岂不是理所应当么。”说完还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兀术心中暗暗冷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对王云这番奴颜婢膝的强调很是不屑。但脸上还是做出一副惊讶之状:“王大人快快请起。兀术可当不起大人如此大礼。來來來。我们坐下说话。”他说归这么说。还是磨蹭着等王云行完了礼才将他拉起。请他坐了下來。

    王云小心翼翼地坐下。屁股只搭着椅子的一条边。他善于逢迎。‘精’于琢磨。自然明白兀术将他请來是什么意思。因此沒等兀术开口。他索‘性’先问道:“恕下官卤钝。不知四王子召见下官有何吩咐。”

    兀术一笑。这王云果然是聪明人。而且还有那心思。既然这样。也就沒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

    “王大人快人快语。本王倒无大事相托。只是有些问題想向大人询问一二。”

    “四王子请。下官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兀术满意地笑了笑。问道:“本王想问问。你们的康王爷如今在朝内身居何职啊。”

    王云摇头:“康王并无官职。”

    兀术一愣。奇道:“怎会无官职。你宋国王子不都会在成年后身任一方吏治么。”

    王云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嗫嚅了几下后说道:“这个……康王原本倒非闲身。只是前些日子出了点事。被官家一怒之下给罢了。”

    “哦。”兀术轻笑一声。“王大人可否说來听听。居然能让你宋人皇帝如此发怒。究竟他做了何事。”

    王云犹豫了一下。微微抬头看了看兀术。小心翼翼地说道:“四王子应当知道天下会吧。”

    兀术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他怎么会不知道。自从大军南下后就沒少遭过天下会的暗手。军中有相当数量的将领在莫名其妙之下被人偷袭暗杀。这其中虽说有不少是宋人之中那些江湖人士所为。但更多的就是这个神秘的天下会。

    王云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下官曾听说。康王爷与那天下会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甚至还有传言称他在天下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兀术微微一凛。他沒想到赵构居然还有这样的暗中身份。要不是王云今天说出來。他是怎么都不会把赵构这个宋室王子和那种江湖势力联想到一起的。

    王云发现了兀术的凝重之‘色’。心里也不禁一紧。赶紧又补充道:“哦。这只是下官道听途说罢了。真相究竟如何下官也不知。”

    兀术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就稳住了心神。天下会是心腹大患。金军若要彻底在河北路站稳脚跟。这道坎是必须要抹除干净的。他心中迅速转着念头。忽然又想起个事來:“王大人。康王身旁那‘侍’卫你可认识。”

    王云想了想:“四王子是说那燕赵。下官与他见过几次。此人身手颇高。乃是康王爷心腹之人。”

    这个答案不用王云说。兀术都看得出來。他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康王随驾的那些杂役又是什么來头。王大人可知道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