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39章:苦肉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杜晋使了个眼‘色’。又一个他的老下属跳入场中。但对方却狡猾之极。一闪身退了下去。换成另一个金将迎战。这一次倒又是宋方获胜。第二名刺客被放了回來。

    第二场刚结束。对方就立即有人跳了出來。根本不给宋方换人的机会。这下谁都看出來了。金人可以车轮战。但宋人却不能。而且就算换的话也换不了几个。拢共就那么几个能打的。经不起折腾。

    赵构的脸‘色’已变得铁青。但是这个时候他根本不能示弱。就算是咬着牙也只能硬‘挺’。因为事关十九条‘性’命。那是十九个天下会兄弟的‘性’命。

    宋方第二人也只是多熬了一场就被打下场來。情况同样不太好。重伤。断了几根肋骨。沒个把月的修养动不了。第三人接着上。同样打到第三场被重伤抬下。在第七个刺客放回來的时候宋方已经重伤了五人。眼下除了燕赵等少数几人外已经沒人可派了。

    兀术的视线好几次若无其事地扫过徐子桢这边。而张邦昌曹驸马还有王尚书那里则根本不看。徐子桢知道今天兀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了。想到这里他心里也有点发紧。

    既然如此。倒不如索‘性’让这出戏早点结束。徐子桢一咬牙。低声道:“舅舅。你先顶一下。保护好自己。别落内伤。尽早输了下场。”

    杜晋一惊。这些金将不过仗着有些膂力而已。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徐子桢这么说必然有他的道理。这出苦‘肉’计已经无可避免。他不禁苦笑。这都叫什么事。演戏演到这份上也算悲催的了。但他已经沒了选择。必须‘挺’身而出。

    杜晋身手高强。一上场就让人眼前一亮。他毕竟那么大岁数摆在那儿。与人‘交’手的经验丰富绝伦。同样的造假功夫也是一流。他一开打就行云流水般打出一套套眩目的招式。将对手‘逼’得节节败退。很快就胜了一场。又救下一个刺客。只是在第二场时就开始显得有些体力不支。招式虽然‘精’妙依旧。却已经有些支持不住。

    他的第二个对手身形高大。哪怕在那些金将中也算体格壮硕的。一对拳头真象沙锅一般大。抡起來虎虎生风。杜晋勉强支持了几回合终于一不小心被擂中‘胸’腹。一口鲜血喷了出來。倒飞出了场中。

    赵构的脸‘色’已经难看了起來。即使徐子桢无法跟他沟通。他也同样猜到了兀术的用意。只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已经退无可退。

    徐子桢缩在人后。对水琉璃道:“媳‘妇’。你上。和他们一样。尽快败下阵來。”

    现在场中的金将是第九个。算算还有十场要打。水琉璃看着杜晋他们一个个重伤被抬下场。心里怒气难平。但徐子桢的安排她却只得服从。咬了咬牙蹿出场去。二话不说直扑那大个子金将。

    她一出场就顿时引來一阵喧哗。宋使团來到金营后的第一天她就给所有人开了个眼界。区区一个厨娘居然耍得一手好拳脚。连金营中威名赫赫的勇士都不是她一合之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完颜昌的眼神有些凝重。兀术却不动声‘色’。显得胜券在握。

    场中还是那个壮得象头牛似的金将。他在看见水琉璃上场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放松了下來。捏着拳头冷笑道:“怎么。偌大个宋使团沒人了么。要你这娘们儿上來送死。”

    水琉璃一瞪眼:“呸。就你这种废物。老娘一个打俩都嫌寒碜。少废话。看招。”话音未落冲过去就是一掌。快如闪电斜斜劈在那金将脖颈上。

    噗的一声闷响。那金将根本沒來得及格挡躲避。被劈了个结实。可是水琉璃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头。那金将居然一点反应都沒有。只是挠了挠脖子。咧嘴一笑:“臭娘们儿。就这点手劲也想跟老爷我打。”

    呼的一声劲风响起。一个硕大的拳头已飞了过來。水琉璃慌忙躲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里一阵憋屈。

    徐子桢的意思她已经明白。就是尽快结束这场赌斗。而且看那意思是要自己这方全都输。这么一來自己的真实功夫就不能暴‘露’。最起码内力是使不了的了。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自己的力气根本收拾不了那个皮糙‘肉’厚的大块头。寻常一掌能劈断碗口粗的枪杆。可在他身上却是起不了任何作用。

    一力降十会。水琉璃身手再高也敌不住对方的扛打。她出手如电也好‘腿’如流星也罢。最终也不过是把那金将的怒火给挑了起來。一双眼睛渐渐充起了血丝。吼叫连连地朝着水琉璃一拳接一拳的打來。

    徐子桢暗叹一声。这一场已经不用看了。水琉璃毕竟是个‘女’的。在不能发挥真实实力的情况下怕是输得比前边几个都要快。

    念头还沒转完。水琉璃果然一个不慎被那金将一脚狠狠踢中‘胸’前。顿时一口血喷了出來。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飞了出來。

    徐子桢猛的站起身來。浑身气息瞬间爆发出來。这一刻他就象是一头暴怒的雄狮。眼中已经满是喷薄的怒火。他沒想到水琉璃竟然会输得这么惨烈。这一脚力道十足。对方显然沒有一点收力。就是奔着杀人的目的而踢出这一脚的。

    就在这时。场边忽然飞掠出一个身影。一把将水琉璃抓住。托着腰稳稳地放到地上。接着一扭头怒目瞪向那金将。一字一顿地道:“有种你别跑。”

    那金将本已准备下场换人。听见这话顿时站住脚。回头瞥了一眼。赫然就是赵构身边那从未出过手的护卫。。燕赵。那金将嘿的一笑:“又一个送死的。行。來就來。老爷等着。”

    燕赵将水琉璃搀扶着回到一旁。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徐子桢。接着转身大步踏入场中。

    那金将浑然不当回事。大摇大摆地走了过來。刚张嘴要说些什么。却发现眼前一‘花’。一只大脚已当‘胸’踹來。这股力道奇大无比。那金将顿时嗓子一甜。噗的一口鲜血喷得满天洒落。壮硕的身躯象个破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摔落在地后余势未减。依旧擦着地面往后滑去。直滑出十几步远才停了下來。他挣扎着想撑起身來。却眼前一黑躺倒在地。

    所有人全都愣住。他们也曾想过赵构的护卫必定身手高强。可却沒想到居然强到这个地步。只是一个照面就把一个体形堪比他两倍的勇士踢飞出去。甚至他连反抗抵挡的余地都沒有。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燕赵站在场中。阳光洒在身上镀出了一圈金‘色’。环顾四周傲然‘挺’立:“大宋四品带刀护卫。燕赵。下一场谁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