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40章:神勇的燕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全场一片哗然。燕赵那含怒一击刚猛无俦干净利落。才一出手就显‘露’了深厚的功夫底子。只是宋金双方的反应各不相同。宋使团一众除去张邦昌王云等少数几人外。其余人等都目‘露’兴奋之‘色’。反观金营则是个个暴跳如雷。恨不得立即下场与燕赵搏杀一场。

    赵构脸上沒有什么表情变化。燕赵身手如何他比谁都清楚。他甚至相信接下來的十场全由他一人來完成都沒有什么问題。.第一时间更新 只是他总觉得今天这宴席透着股‘阴’谋的味道。让他心里始终不太舒坦。

    兀术眉头微微一动。燕赵作为赵构的贴身护卫。一直以來都是他关注的对象之一。可是自从进入金营后从沒见过他动手。今天终于有机会‘逼’出他來。这让他有些期待。当然。燕赵是他的目标之一。而还有一个则是……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向徐子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徐子桢正在场边抱着水琉璃哭天抢地地嚎着。脸上满是紧张悲痛之‘色’。不过他暗中还是偷偷观察着场中变化。同时不忘场边的兀术。就在这时。他的视线忽然与兀术对碰了一下。兀术的眼神似笑非笑看着人畜无害。可徐子桢却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

    不好。这王八蛋还是惦记上我了。

    徐子桢心里暗惊。兀术毕竟不是寻常人物。自己在开始时故意投敌‘迷’‘惑’他的策略怕是已经被他想通。今天这场戏看來自己是绝逃不掉的了。

    两人的目光遥遥相对碰了一下。又很快各自收了回去。而这时燕赵的下一个对手也跳入了场中。又一场赌斗开始。

    这个对手同样个头不小。.第一时间更新 而且身手比那大个子更胜一筹。燕赵铁青着脸二话不说扑过去就开打。沒几回合又将对手击倒。

    不等他喘口气。又是一个金将入场。徐子桢发现自从燕赵入场后和他对打的几个都是大个子。而且身手一个比一个好。那黑拓稳坐场边一个个安排着。眼神看上去有些凝重。显然他也发现了燕赵的难缠。想先以车轮战消耗他的体力。

    燕赵一声不吭。來一个打一个。不多久已赢下了数场。场边未被赎回的刺客也只剩下了五人。在场的金人全都脸‘色’难看了起來。只有兀术依旧不变。笑‘吟’‘吟’地看着场中。间或与赵构随意聊上几句。

    赵构面无表情。心里却暗暗着急。燕赵再能打也不能这么个打法。出场的金人一个比一个悍勇。比如那个黑拓。只是身上那股气势就绝不能忽视。赵构不是笨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看就明白他是在坐等燕赵疲态出现之时出來坐收渔翁之利。

    张邦昌低眉顺眼地坐在场边。对场中的赌斗犹如未见。赵构‘逼’不得已远远对他使了个眼‘色’。想让他好歹分几个护卫出來为燕赵分担一下。哪怕上场输了也无妨。至少让燕赵歇息一下。只是张邦昌眼皮都沒抬。似乎根本沒见到赵构的眼‘色’。

    不过赵构怎么都沒想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这之前沒多久的时候徐子桢就在张邦昌身后低声嘱咐过一句:“别派人。让老燕‘挺’到底。”

    张邦昌如何不知这一举动绝对会引來赵构的愤怒。可是徐子桢的话让他已经明白。要让赵构更快脱离这个险境。燕赵是必须要倒下的。因此他在心里权衡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忍了下來。

    宋使团随行的大宋官兵有不少。但真正如燕赵般能打的少之又少。赵构自然也明白。事到如今他对张邦昌等人已沒了指望。只能期盼燕赵能‘挺’到最后才好。

    砰。

    又一名金将跳入场中。这还是一个壮硕之极的汉子。不过这次他并不再是空手。而是手中握着一柄大锤。锤头带着八条铁楞。稍一舞动就带起呼呼的劲风。显然分量不轻。

    燕赵脸‘色’一变。金人破坏规矩居然带上了武器。照理说他也可以下场拿了武器再上來打过。但是他的骄傲让他忍了下來。一捏拳头大喝一声就要扑过去开打。

    “且慢。”

    场边忽然传來一声大喊。燕赵一愣。闪身跳到场边回头看去。却发现那发喊的竟是刑部尚书王云。

    王云离席而起。神情肃然眼带怒意。遥遥指着那金将喝道:“四王子有言在先。此乃切磋戏斗。尔竟然携器上场。”

    那金将嗤笑一声:“老爷使锤惯了的。你要不服让你家这护卫小子也回去拿兵刃便是。”

    “你。”王云被他说得一阵语塞。将目光看向燕赵。燕赵心中大奇。王云是个什么货‘色’他自然清楚。这种场合按理说他是死活不可能‘露’脸的。说不好听点他就算‘露’脸也可能是帮着金人说话。今天难道吃错‘药’了。

    但鄙视归鄙视。至少同为宋人。不能在金人面前内讧‘露’怯。燕赵摆了摆手。傲然道:“对付此等莽汉。我一双拳头足矣。”

    “好。”王云忽然猛喝一声彩。神情‘激’动。转身从案几上端起一碗酒。走到燕赵面前递了过去。“燕护卫。今日就仰仗你了。本官敬你。”

    燕赵皱了皱眉。却不疑有他。也顺便借这机会略作喘息。接过酒碗一饮而尽。顺手将空碗丢开。拱了拱手以示谢意。转身回到场中。一摆手冷笑道:“來。我便让你使锤又如何。”

    王云转身回入席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赵构和徐子桢在燕赵接碗之时同时悚然一惊。因为他们都察觉到了王云的出现并不是那么简单。只是想要阻止已经來不及了。

    那金将大笑一声。抡起大锤照着燕赵就砸了过來。燕赵冷冷一哼。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等锤头接近身体时猛抬脚踹去。以他的功夫这一招十拿九稳。那金将绝对会被他踢飞。那柄大锤怎么都触碰不到他。可是就在他抬起脚的瞬间。他忽然发觉脑中一阵眩晕。脚下象是踩在了棉‘花’堆里。这一脚居然刚抬起一半就再沒了力道。

    “不好。”

    赵构和徐子桢同时大惊。只是还沒等他们叫出声來。就见那柄大锤结结实实地砸中燕赵‘胸’肋间。

    喀喇一声骨骼断裂之声传出。燕赵倒着飞出了场中。口中鲜血狂喷。身在半空发出一声厉吼:“王云。你个狗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