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42章:使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构已经失去了风度。离席而立面‘色’苍白。徐子桢是他的依托。他实在不敢想像徐子桢要是出了事自己会怎么样。

    徐子桢却一点也不紧张。笑嘻嘻地站在场中。背对着赵构悄悄摆了摆手。示意他放松些。

    水琉璃靠坐在场边。眼中满是紧张之情。徐子桢的身手如何她再清楚不过。打是很能打。但似乎仅仅只是能打而已。因为徐子桢根本就沒学过正经的武学。.第一时间更新 会的只是那些街头斗殴的招式。若是和寻常人打倒是能占上风。可眼前这金将体格壮硕眼神凶狠。绝不是善茬。怕是徐子桢不好对付。

    燕赵在水琉璃和杜晋的照拂下也醒了过來。半躺在一边吃力地看着徐子桢。他从沒见徐子桢动过手。也对他根本沒一点底。这金将的锤头之力他是领教过了。虽说自己是中了‘阴’招才吃的亏。但对方的实力如何他还是很清楚的。

    拿锤的金将狞笑着走过來。在他眼里徐子桢就是只洗剥干净的兔子。净等着他來烤着吃了。硕大的锤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幽幽的光芒。

    就在两人距离两三步远时。徐子桢忽然朝他身后一瞪眼:“你想干嘛。”

    那金将一愣。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回头望去。.第一时间更新 就在这当口徐子桢脚下猛然加速。往前一蹿顺势一个转身。单‘腿’抬起借着腰肢的力量狠狠劈落下去。正中脖子。

    砰。

    一声闷响。那金将吭都沒來得及吭一声就扑面倒地。大锤当啷落地把地面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來。

    徐子桢稳稳站定。对地上那金将抱拳嘻嘻一笑:“承让承让。”

    场边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招使得太龌龊了。比个武还玩‘诱’敌之术。兀术嘴角‘抽’了‘抽’。却沒说什么。对押着刺客的金兵点点头。又放回一个。

    水琉璃和杜晋面面相觑。燕赵也松了口气。但还是轻哼一声:“取巧之徒。”

    “卑鄙的宋人。某來会你。”

    一声震天般的大吼。又一个金将窜进场中。这金将光着上身。脑袋旁歪歪地垂着根辫子。.第一时间更新 体型丝毫不比刚才那个小。甚至还高出几分來。手里提着根粗长的熟铜棍。不用说。又是个力量型的。

    咚咚咚……

    这金将脚步沉重。跑起來象头壮牛似的。仿佛连这地面都被他震得有些微颤。直到他将要扑到近前时忽然伸手拦住:“等等。”

    那金将停下脚步。砰的一声将熟铜棍杵在地上。冷笑道:“怎么。想讨饶么。”

    徐子桢指指他下身。诡异一笑:“换条‘裤’子再來打吧。你兄弟都快‘露’出來了。”

    那金将一愣。低头看去。这时徐子桢忽然又动了。脚下一弹蹿过去。一手揪住他的辫子。一手按住他后脑勺。同时身子高高跃起。右‘腿’膝盖重重撞在他面‘门’上。

    砰。

    这金将两眼翻白躺倒在地。鼻梁断裂。面‘门’上满是鲜血。又是一招制敌。又是使诈。

    这下全场都鼓噪了起來。宋人这边倒还好。一个个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來。金人那边则哗啦站起一大片。一个个神情‘激’愤指着徐子桢破口大骂。

    水琉璃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來。杜晋也不禁莞尔。燕赵还是哼了一声。却不再说什么。不论如何徐子桢已经连救下两个人。而金人则晕了两个。这对宋方來说可是大大长脸的事。

    黑拓狠狠一拳砸在面前案几上。瞪着徐子桢道:“无耻宋人。莫非你只会使‘阴’招么。”

    徐子桢掸掸袖子。气定神闲地负手而立。笑眯眯地道:“不管‘阴’招阳招。能赢就是好招。”说到这里他侧过头去。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宋人阵营里的刑部尚书王云。.第一时间更新

    王云一接触到他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战。立刻装作沒看到低下头去。

    兀术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起來。徐子桢威名赫赫。想來绝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那两个金将都是力大无比的猛人。怎么都能在那两场里耗去些他的力气。可是沒曾想徐子桢居然狡猾如斯。连续两场使诈。瞬间结束战斗。可以说他到现在根本沒用什么力气。.第一时间更新

    场边的刺客又放回了一个。只剩下了最后三个。黑拓一推案几站起身來。他身为右路军中最勇猛的‘女’真儿郎。已经按捺不住怒火要将这个狡猾的宋人杀了。

    徐子桢瞥了一眼兀术。自己既然亮明身份。已经是不打算能活着出营了。以金人的情报传递速度想必兀术已经知道自己在兰州和西夏的所作所为。换作是自己也不会容忍对方的阵营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妈的九死一生啊。还好老子早有准备。”

    徐子桢暗笑一声。对黑拓勾了勾手指:“别磨唧了。还剩三个。一起上吧。”

    他的张狂神态惹得金人又是一阵鼓噪。黑拓也咬牙怒目。眼角微微‘抽’搐。悄悄望向兀术。兀术微微颔首。黑拓立刻会意。一摆手。又起來两个金将。三人踏步而出往场中而去。

    徐子桢看了一眼面前三人。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反而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场面话就别说了。动手吧。”

    黑拓三人气得脸‘色’发青。咬牙切齿地望着徐子桢。可是谁都沒看见徐子桢的手心里暗藏了一颗‘药’丸。在打哈欠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丢入了嘴里。

    徐子桢依旧空手。两名金人一个也是用的锤。还有一个用刀。而黑拓也是空手。在他看來他们三个‘女’真勇士对付这个狡猾的宋人已是十拿九稳的事了。用不用兵刃都无所谓。现在的他只是一心想着如何在打败徐子桢后狠狠地折磨他一番再将他亲手杀死。以泄心头之愤。

    三人缓步上前。呈合围之势分站徐子桢四周。虎视眈眈目‘露’凶光。

    徐子桢轻舒一口气。左手横挡右手虚提。一只膝盖微微提起。单脚站在场中。身体微微晃动。这是泰拳的架势。

    真当老子只会‘插’科打诨使‘阴’招么。既然今天必死。那好歹也得拉几个垫背的。

    徐子桢嘴角微扬。对黑拓一挑眉‘毛’:“來吧。孙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