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46章:徐子桢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四周鸦雀无声。谁都沒料到徐子桢和柳溪年的拼斗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场中。

    赵构怔怔地抱着徐子桢。脸‘色’惨白目光呆滞。他离开汴京來到金营的一切勇气及信心全都來自于徐子桢。因为在他看來只要徐子桢在他身边。一切都会有他铺垫。绝不会出什么意外。可沒想到的是最大的意外竟然就是徐子桢。他就这么死了。

    场边忽然一声尖叫。.第一时间更新 水琉璃猛的挣扎而起冲向徐子桢。她泪流满面状若疯癫。和赵构一样。她也沒想到徐子桢会被柳溪年就这么杀了。昨天夜里还在营帐中相依相偎。今天只这一眨眼功夫就已‘阴’阳两隔。

    杜晋一把沒拉住她。情急之下慌忙也追了过去。他们都身受重伤。脚步都虚浮踉跄。水琉璃在急切之下更是险些摔倒。杜晋在她即将扑到徐子桢身上时不着痕迹地一把将她拉住。压低声音喝道:“水姑娘。”

    水琉璃的心已经‘乱’了。但在杜晋的喝声之下终于及时回过神來。她是易了容的。若是这时显‘露’出和徐子桢的非常关系。必定也会招來兀术的怀疑。她牙齿一咬舌尖。勉强稳住心神。可是看见徐子桢紧闭的双眼和白纸一般的脸‘色’却还是按捺不住。眼泪不断地淌下。

    兀术猛的站起身。喝道:“來人。快传军医。”

    沒多久一个白发老者匆匆赶至。肩上挎个‘药’箱。來到赵构身边蹲下。心急慌忙地给徐子桢诊脉看伤。‘摸’索了一阵却停了手。回身向兀术跪下磕头:“下官无能。请王爷恕罪。”

    这话的意思说得明白。徐子桢确定已经身亡。兀术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轻松。脸上却一板。怒斥道:“废物。”

    那老军医面带惶恐连连磕头。人都死透了还怎么救。他只是个军医。也搞不懂兀术的心思。只当四王子真在发怒。

    “滚。”兀术将老军医赶了下去。怒容稍减。來到赵构身边轻叹一声道。“康王殿下。这是本王的不是了。本只是一番嬉耍而已。却沒想……唉。殿下请节哀。”

    赵构的脑子里忽然想到徐子桢之前跟他说的话。过不了多久他应该是可以回去了。徐子桢是死了。可他还得继续活下去。只不过到时回去的路是不是还能一帆风顺就不得而知了。他长长地吐了口气。将徐子桢轻轻地放平在地。

    杜晋已脱下外衣盖住徐子桢的头脸。默默无言站在一边。水琉璃紧咬嘴‘唇’。心中痛得无以复加。可是却偏偏不敢在面上表‘露’半分。

    这时兀术一摆手喝道:“來人。将徐公子抬下去。本王要为他风光大葬。”

    水琉璃忽然记起徐子桢之前跟她说的话。.第一时间更新 要是他死了就替他收尸。莫非他早已算到自己将要丧命于此。想到这里她抱起徐子桢道:“不必。他是我男人。我來替他收尸。”

    兀术一愣。眼光转向水琉璃。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水琉璃如今还是那副黄脸婆的样子。徐子桢既然已经‘露’出真容。他自然就不以为水琉璃真是他的婆娘了。可对于水琉璃的阻拦还是立刻起了疑心。

    杜晋是个老江湖。反应极快。一看兀术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急忙先一步答道:“四王子。子桢乃是我等几人密友。这身后事自然不敢劳烦四王子。便请‘交’由我们來‘操’办吧。也算是……算是我们最后送他一程。”

    说到最后杜晋的神情也很是黯然。场边那几个他的老下属以及燕赵等人也都默不作声。徐子桢今天的表现可以说为宋使团乃至整个大宋争足了气。一个人打败了数名金将。最后力竭战死也是死在一个叛国投靠的败类手中。并沒有丢了宋人的面子。

    兀术微微皱眉看着他们。不知怎么他总觉得徐子桢对他的威胁太大。就算现在死了。也沒能让他心头那块石头彻底落地。他想亲眼看到徐子桢入土才能放心。.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对方既然提了出來。他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正迟疑间杜晋拱了拱手又说道:“四王子殿下。我们几个如今俱都行动不便。还请殿下委派几位兄弟陪我们入一趟城。我们给子桢买口棺材入土便成。还请殿下成全。”

    他不知道徐子桢之前和水琉璃说过什么。但是从水琉璃的表情上就猜到了些。这几句话说得四平八稳丝毫不见破绽。.第一时间更新 兀术微一沉‘吟’终于应了下來。

    两个金兵过來帮忙抬起徐子桢的尸身。找了辆车放了上去。水琉璃沒有多说什么。只和赵构点了点头。连杜晋都沒带上。自己咬着牙上了车。出营朝真定城而去。

    场边依旧寂静一片。金人心里不知是喜是怒。徐子桢最终还是死了。但是打败他的却是个宋人。而且这人也沒落着什么好。谁都瞧得出他的脚筋被挑了。哪怕治好也从此变成了个瘸子。

    宋方更是一片压抑。特别是张邦昌等几人身后的那些护卫。他们也不见得就弱不惊风。刚才燕赵落败后他们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想要上场。但都被张邦昌压住了不许动弹。最终使徐子桢一人独斗六人。落得个身死。这些护卫也都是响当当的热血汉子。如今却只能目送英雄而去。

    徐子桢躺在车上随着辚辚车声渐渐远去。赵构深吸一口气回入了席间。坐下之前看了一眼张邦昌。眼神中满含深意。

    张邦昌面‘色’不变。坦然举杯喝了一口酒。但他心中的苦楚无奈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算他是个小人。但却不是那样的卑鄙小人。只是徐子桢告诉过他。今天这事他不许‘插’手。他已经明白。或许徐子桢的死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兀术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个穆东白。他自徐子桢出场后就心情跌宕几番起伏。原以为自己是死定了。沒想到徐子桢会抛开前嫌伸手救他。可就在他即将看到希望之时。徐子桢却死了。

    就在这时赵构看了一眼穆东白。回头对兀术道:“四王子。此战已结束。能放人了么。”

    兀术笑了笑:“这恐怕不行。徐公子虽则遭遇不幸。但终究还是算败了。这人。按理还不能放。”

    穆东白心中一沉。带着希望看向赵构。却沒想赵构不再看他。只是站起身來淡淡地说了一句:“孤累了。四王子。告辞。”

    兀术也不挽留。笑‘吟’‘吟’地目送赵构而去。等再也看不见赵构时才转过身。看了一眼穆东白:“将他带到我帐中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