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47章:诈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构既然离去。这场宴请就此中止。张邦昌也起身告辞。与王云曹晟等人退去。燕赵等几人也由他们抬了下去。宋使团自有随行郎中医治。再说兀术的心病只有徐子桢一人。也沒将他们几个当回事。

    穆东白脸‘色’煞白。任由两个金兵将他架下去也毫不挣扎。刚才徐子桢的出手直到落败身死让他的心情几番起伏。但是现在他却心如死灰。因为赵构直到离开也沒对他看上一眼。

    玄衣道长身为天下会长老。而他穆东白则是玄衣道长仅有的三名弟子之一。在会中的地位可说是举足轻重。但眼下他却感觉自己仿佛成了空气。完全被无视和抛弃了。这巨大的落差让他心里一下子根本无法接受。就连自己在想什么也已不自知。

    可是他怎么知道现在赵构的脑中更是一片空白。徐子桢忽然就这么死了。除了一句保重沒有再留下别的话。赵构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前途一片渺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徐子桢之前一直告诉他一切已安排妥当。但他还是象失去了最大的倚仗。心里空落落的沒有一点底气。在这当口哪还顾得上他一个穆东白。

    一辆马车不紧不慢地驶出金营。赶车的是兀术的两个贴身护卫。车上坐着脸‘色’苍白的水琉璃。在她身旁则安静地躺着已然气绝的徐子桢。

    水琉璃怔怔地看着徐子桢。眼中全然看不见身边一切景物。她用手轻抚徐子桢的脸庞。.第一时间更新 自言自语喃喃地道:“你为什么这么傻。都打不动了为什么还要硬撑。我知道你喜欢逞英雄。但你难道就不顾自己的‘性’命么。”

    两个金兵在车辕上听着。面无表情。徐子桢今天狠狠地煞了一把他们金军的威风。又伤了他们好几个将领。依着他们的心思就算把徐子桢碎尸万段都不解气。可偏偏四王子还关照他们将这死人送入城内买口棺材好好安葬。

    一想到这个他们的气就不打一处來。那个丑陋的黄脸婆坐在车上还一直神神叨叨地嘀咕着。两人互望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忿与不耐。

    不多久车进了城。两个金兵对真定城不熟。转头对水琉璃道:“喂。去哪里买棺材。”

    水琉璃眼皮不抬。说道:“去城里最大的棺材铺。鲁记。”

    “死都死了。还偏那么多讲究……”金兵抱怨了一声。有心把黄脸婆和死人丢下拉倒。可兀术有命在先。他们终究不敢违抗。只得悻悻而行。

    鲁记寿材铺在真定城名声不小。很容易就找到了地头。店堂里空‘荡’‘荡’的。除了几口成品的薄皮棺材之外就只有一个坐堂的掌柜。更显得店里‘阴’森森的有些糁人。

    两个金兵吐了口唾沫骂了声晦气。将徐子桢的尸身抬进了店里。然后不耐烦地对水琉璃道:“赶紧选。爷们还要回去覆命。”

    水琉璃不理不睬。看了一眼面前这些棺材。摇了摇头道:“这几口不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掌柜的。你这里可有上好的楠木么。”

    掌柜的是个年轻后生。面目俊俏‘唇’红齿白。看着一副读书人的气派。一点不象做棺材生意的。却正是鲁记的东家鲁英。

    他在水琉璃进‘门’时就已看清抬进來的那具尸身。竟赫然是徐子桢。这一惊非同小可。可两个金兵还在。他的脸上不敢表‘露’半分。在水琉璃问起时他慌忙答道:“这位大嫂。掌柜的暂时走开了。有沒有楠木小生也不知晓。.第一时间更新 ”

    两个金兵早就不耐烦。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骂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你们掌柜的找來。”

    鲁英一脸苦相:“二位军爷。我家掌柜出了远‘门’。一时半会怕是回不來。”两个金兵顿时火气。刚一瞪眼鲁英赶紧说道。“不如这样。几位若是放心的话可先将这位暂放在小店。想打什么寿材与小生说明白就是。等入殓时小店再去请几位过來。不知可行否。”

    “真他妈麻烦。”两个金兵骂了一声。低声商量了几句。他们可沒那闲功夫等这棺材铺掌柜回來。可要说再换一家棺材铺他们也不太乐意。这书生说得也能行。反正到时候入殓的时候也未必就再轮上他们过來。

    水琉璃此时已渐渐回过了神來。她本就有颗七窍玲珑心。进店时打眼一看鲁英的模样她就已经会过了意。哪有这么俊俏的书生在棺材铺里坐堂的。看來徐子桢特地关照的这个地方确实另有玄机。

    她默不作声掏银子付了定金。和鲁英简单约了个入殓的日子。随即再不多说什么。转身随那两个金兵回营去了。

    他们前脚刚走。鲁英就朝后堂招呼了一声。很快出來两个伙计。手脚麻利地将徐子桢的尸身抬了进去。接着又出來一人坐在店堂里。鲁英走到‘门’口左右看看。也快步走了进去。

    后堂里一片安静。这些日子鲁英沒留多少人在这里。唯有一个苏三还在。徐子桢被抬进去时她正在院子里练着拳。一眼瞅见徐子桢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时顿时整个人都愣了。

    鲁英跟进來拉了她一把:“进去说话。”

    苏三傻愣愣地跟了进去。两个伙计放下徐子桢后也退了出去。这间屋里只剩下了鲁英和苏三还有徐子桢。

    好半晌后苏三才回过神。颤声问鲁英:“他……他怎么死了。”

    鲁英神情黯然。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一个大嫂将他送了过來。旁边还有两个金狗。我也不便询问。”

    苏三沉默了。和赵构一样。徐子桢的死对她來说是个极大的打击。她已经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押在了徐子桢身上。真定城里的帮手找好了。退路也想好了。就连地道都开始挖了。偏偏这时候徐子桢却死了。

    扑嗵一声。苏三坐倒在地。双目无神面‘色’苍白。看了看徐子桢。又抬头看向鲁英。喃喃地道:“他就这么死了。那我爹怎么办。”

    鲁英无言以对。叹了口气伸手要去扶她。

    苏三忽然一声尖叫。状若疯癫地拍开鲁英的手:“你告诉我怎么办。怎么办。”

    空旷的后院里回响着她的尖叫声。鲁英沉默了片刻。一咬牙道:“我这就去叫齐兄弟们。便是把命丢在金狗营中也必将伯父救出。”

    苏三抬头怔怔地看着他。慢慢摇了摇头。情绪低落地道:“算了。我不想连你都陷在那里。大不了……大不了……”

    她连说了两个大不了。可最终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咳咳……”就在这时屋里忽然响起几声咳嗽声。接着一个带着笑意的虚弱声音响起:“干嘛这么垂头丧气。跟个斗败的母‘鸡’似的。”

    “呸。你才是母‘鸡’。”苏三一瞪眼回了句嘴。可瞬间又愣在了那里。因为她发现说这话的竟然不是鲁英。而是已经死了的徐子桢。

    徐子桢这时正慢慢挣扎着坐起身來。脸上带着一丝坏笑。

    苏三猛地跳起身來。一声尖叫响彻后院:“哇。诈尸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