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49章:把赵构送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小半个时辰过后。两名金兵进帐來又将穆东白押了下去。他还是会被关到那座地牢之中。但是谁都不知道他已经和兀术有了秘密协定。至于具体内容。则是关系到将來的河北路民间势力。甚至是整个大宋的民间势力。

    穆东白刚离开。帐帘外就走进一个人來。却赫然是“消失”了很久的右路军统帅完颜宗望。

    兀术立刻起身。恭敬地称呼道:“兄长。”

    “坐吧。”完颜宗望摆了摆手。皱眉道。“南人狡猾‘奸’诈。你把宝押在这小子身上。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兀术笑道:“事情要分两面看。此子年轻尚轻资历不足。狡猾还谈不上。但野心却是不小。依小弟看來还是可行的。”他顿了顿又说道。“对我來说无非就是放走十几个人而已。真要再抓回來并不难。但若是他能凭借你我之助上位。对我大金可是百利无害。”

    完颜宗望沉‘吟’了片刻。点头道:“随你吧。你自小就聪明。想得也比我远。该如何做你把握就是。对了。赵构也晾了这许多日子。是不是差不多了。”

    兀术想了想。摇头道:“和谈一事不宜‘操’之过急。”

    完颜宗望道:“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这几万人马屯于此处。每日人吃马嚼所费巨大。若将此事解决我也可将兵马早做打算。”

    兀术笑道:“兄长。宋人虽说败了这一城。但国内兵力仍不可小觑。若被他们察觉我们粮草不济。怕就要整齐兵马打回來了。这笔帐您算算值不值。”

    完颜宗望皱眉道:“那你的意思是。”

    兀术意味深长地道:“我想将那康王赵构还回去。让赵佶老儿再换个儿子來为质。”

    “还回去。”完颜宗望更是不解。“若是他回汴京后赵佶便反悔再不肯送人來又如何。”

    兀术摇头道:“不会。.第一时间更新 赵佶老儿胆小怯懦。怕的就是我大军继续南下。但凡不影响他那皇位。此时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完颜宗望來了兴趣:“那你把赵构送回去又是什么意思。”

    兀术道:“赵构此人与宋人其他几王不同。可说是血气方刚桀骜不驯。若是和谈由他为首。你我绝占不到多大便宜。况且你我也不能将他如何。难不成真一刀宰了他么。”

    完颜宗望点点头:“嗯。那倒是。那小子來的头一天我就看出來了。脖子‘挺’硬。是个不服气的愣小子。”

    兀术微微一笑:“所以。若是将他还回去。那这大宋朝堂就会有意思了。他老子不肯战。他却一心想战。朝中的主战主和两派将会更加分明。内讧也是早晚的事。兄长觉得。这事对你我來说有利还是有弊。”

    完颜宗望愕然片刻。猛一拍巴掌:“还是你想得周全。好。就这么办。我这就让人去把赵构小子送回去。”

    “不急。”兀术一伸手拦住。“赵构如今已是孤家寡人。身旁亲信死的死伤的伤。其他众人如张邦昌之流俱都与他不是一个路子。所以若是再多留他几日。那便让他多煎熬几日。”

    完颜宗望立时醒悟。兀术这一招为的不是折磨赵构。而是想把他的血‘性’和怒气彻底‘激’发。他要想报仇就必须要先强大自身。若是手下沒兵沒将的也就不用谈报仇了。但是这样一來就必须先在朝堂上与他的那些兄弟一争长短。甚至是争那个已经确定了的太子之位。

    “好。妙计。”完颜宗望再次拍手。“此事我就不管了。你‘操’办就是。”

    兀术笑‘吟’‘吟’地点头:“兄长放心。”

    ……

    徐子桢浑浑噩噩的不知睡了多久。等他再次醒來的时候发现屋里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在发着光。.第一时间更新 天已经黑了。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來。才一动就感觉到‘胸’口一痛。忍不住哼的一声叫出声來。

    “呀。你醒了。”旁边猛的传來一个声音。把徐子桢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却是苏三。这时正坐在地上‘揉’着眼睛。脸上满是惊喜之‘色’。就是明显刚从打盹中醒來。

    徐子桢咬着牙硬撑着坐起。看了看四周道:“我睡了几天。.第一时间更新 ”

    小说和电视里常有这样的剧情。男主重伤沉睡。一觉醒來发现已经好多天过去了。‘女’主也被‘逼’着嫁人去了。

    苏三道:“哪來几天。你伤得虽重。也不过睡了半天而已。鲁英家的大夫不错。给你上了‘药’了。只要你好好躺几天就能恢复。”

    徐子桢‘摸’了‘摸’肋骨。果然被上了层夹板。伤口处有些麻痒。不过原先的剧痛感觉倒是低了许多。

    正说着话。房‘门’一响鲁英走了进來。见徐子桢坐了起來顿时大喜:“徐兄。你醒了就好。可把小弟急坏了。”

    徐子桢嘿嘿一笑。抱拳道:“我这戏差点演砸了。得亏有鲁兄你帮我擦屁股……对了。擦完了吧。”

    鲁英哈哈一笑:“徐兄‘交’代之事小弟怎敢不从。便是金狗此时复來也看不出任何纰漏。”

    徐子桢放下心來。又问道:“对了。我装死那会儿是谁送我來的。”

    “是个大嫂。看着三十上下年纪。”鲁英把來人的样貌描绘了一番。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寻了个借口说寿材无现货。约了她三日后來将徐兄入殓。”

    徐子桢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水琉璃。沉‘吟’了片刻道:“三天。差不多。到时候找个机会我跟她见个面。可别真把这妞急坏了。另外还有点事得跟她‘交’代清楚才行。”

    鲁英点点头:“既如此。徐兄便先歇着吧。早日将伤养好。大夫说徐兄的伤势极重。但似乎徐兄预先服过什么‘药’了。倒是不至有大碍。”

    徐子桢嘿嘿一笑:“要沒这准备我敢死么。”

    其实还有的他沒说。比如他有内力这事。从水琉璃那里“采”來的内力雄浑强大。而且经过这么多日子的磨合锻炼他早就玩熟了。就在柳溪年那脚即将触及时他就已偷偷将内力护住了心脉。结果只是断了区区几根肋骨而已。

    他看了看窗外的夜‘色’。问苏三:“对了。现在是什么时辰。”

    苏三吐了吐舌头沒答。她说是陪着徐子桢。结果自己不小心睡着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她也不知道。

    鲁英一看就知道她怎么回事。笑着解围道:“已快三更了。”

    徐子桢一掀被子下了‘床’:“正好。陪我去看看八二的地道挖得怎么样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