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55章:杀不了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站直身子笑了笑:“哟。伤好了。”

    “你。”柳溪年更是暴怒。他的脚筋被徐子桢挑断了。虽然事后被接了起來。但这辈子想要象以前那么安稳走路是不可能的了。更别说练武了。对他这样的高手來说这不啻于晴天霹雳。现在见到徐子桢连生吞了他的心都有。

    可惜现在他和徐子桢都身带重伤。无法再生死相搏。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徐子桢恐怕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徐子桢很快就稳住了心神。扫了一眼现场。闻八二那里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那三人身手矫健而且配合默契。闻八二本就不以武技见长。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而且这还是柳溪年为了邀功特地吩咐他们抓活的才容他‘挺’到现在。

    他在看四周。柳溪年也在注意着他的身后。徐子桢出现的那个窟窿黑‘洞’‘洞’的看不见里边什么情况。柳溪年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就怕里边再跳出几个人來。可是等了片刻沒见再有人上來。顿时宽了心。冷笑一声挣扎着站起身來。指着徐子桢道:“你今日还往哪里逃。”

    一声闷哼响起。闻八二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这一眨眼的功夫他又伤了一处。柳溪年忽然喝道:“先出去一个报信。”

    “是。.第一时间更新 ”三人之中一个立刻退出战圈。撒‘腿’就往外走。徐子桢笑眯眯地望着柳溪年。可右手却忽然一甩。一颗灰不溜丢的弹丸飞‘射’而出。那人一偏头让了过去。冷笑一声刚要鄙视徐子桢的暗器功夫。却不料那弹丸撞在了‘门’框上。猛的爆裂开來。

    一股灰‘色’的烟雾瞬间弥漫。那人只觉咽喉口鼻间辛辣刺痛得无以复加。眼睛都根本睁不开來。慌‘乱’之中捂着嗓子咳得气都喘不过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柳溪年大惊。另两人也再顾不得闻八二。飞快地扑过去将那人一把拉开。徐子桢一扬手又是两颗同样的弹丸飞了过去。那两人刚才正打得酣热。沒注意这东西是怎么爆裂开的。下意识地一巴掌拍了过去。两声脆响后同样咳得眼泪鼻涕横飞。嗓子里倒‘抽’着气。

    徐子桢哈哈大笑:“报信。看老子闭你六识。”话音未落他已走了过去。.第一时间更新 边走边从怀里掏出条丝巾‘蒙’住口鼻。一翻手亮出把雪亮的匕首。

    闻八二早已狼狈不堪。口角流血气喘如牛。不过现在总算是暂时脱险。一见徐子桢这般模样顿时会意。一把扯下衣服下摆也有样学样‘蒙’住脸。手里握着那把刨土的小铲子和徐子桢一同冲了过去。

    几声惨叫接连响起。地上已多了三具尸体。可怜那三个高手瞬间丧失了视觉嗅觉。慌‘乱’之下都忘了躲避。就这么简单干脆地死了。

    徐子桢一转身举起匕首对着柳溪年。咧嘴一笑:“该你了。柳大侠。”

    柳溪年的眼中满是血丝。他在徐子桢和闻八二扑过去时就意识到了不妙。但现在的他根本连站都成问題。更别说飞身过去相救。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个师兄弟横死当场。他只觉‘胸’口内一团气猛的涨起。堵得他几‘欲’晕厥。

    两对一。而且那个一还是个残废。徐子桢虽然也是重伤在身。但已经不再担心了。刚才他甩出去的灰‘色’弹丸是他的秘密暗器。说起这个还是当时在西夏时路过凉州买的那袋胡椒粉所制。本來他图个好玩做了一大袋送给柳风随和李猛当飞石的。自己就留了沒几个。不想在这当口立了奇功。

    柳溪年深深的吸了口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慢慢冷静了下來。从身后‘抽’出一把长剑來。剑身如一泓碧水。在屋内昏黄的灯光映照下闪着幽幽的寒光。

    “你以为我伤了‘腿’便能任你宰割了么。哼。徐子桢。你也太小看我柳某了。”

    柳溪年的声音低沉冰冷。却带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傲气。他号称两河大侠。手上功夫自然很是了得。而且徐子桢肯定不知道。.第一时间更新 他的一手剑法出神入化。就算坐着不动身。徐子桢和闻八二也难以杀他。

    徐子桢是识货的。顿时站住了脚。他现在行动不方便。真要近身打的话以匕首对长剑沒什么赢面。

    就在这短暂的僵持间。忽然从徐子桢背后传來一声娇叱:“比谁的家伙长么。试试姑‘奶’‘奶’这根。”

    一记破风之声传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徐子桢的眼前猛的出现了一根黄灿灿的熟铜棍。棍身有茶杯口粗细。从他耳边掠过。如同一条出‘洞’的蛟龙。直扑柳溪年而去。

    柳溪年一惊。顺手横剑将棍挡了出去。却只觉虎口一阵剧痛。长剑几乎脱手。那根熟铜棍却很快又如影随形砸了过來。柳溪年迫不得已之下再也顾不得形象。就地一滚避了开來。徐子桢和闻八二刚要扑上。却不防他居然就势滚到了‘门’边。对着‘门’外大喝道:“快來人。”

    “不好。速战速决。”徐子桢脸‘色’一变。咬着忍着疼痛扑了过去。

    可是已经晚了些。‘门’外传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是四条身影出现。看衣着打扮却是金人。手里都拿着钢刀。进‘门’二话不说就扑了过來。

    闻八二离着‘门’近。一把拉住徐子桢往后急退。柳溪年躲在金人身后冷笑一声:“你以为此处就只有我这几人么。”

    徐子桢也笑笑:“你以为我也只有咱们仨么。”

    话音未落。身后又跳出一个身影來。长身而立英气勃勃。正是路青。他和徐子桢等三人并肩而立。笑道:“是四个。”

    徐子桢一指四个金人:“一人一个。怎么样。”

    苏三路青闻八二齐声应道:“好。”

    四个金人都是身材魁梧满脸凶相。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徐子桢和闻八二则是身上都带伤。就算四对四他们其实也沒多大赢面。只是闻八二却毫不犹豫地就应下了。

    柳溪年扶着‘门’框慢慢站起身。又冷笑一声:“莫非你以为我杀不得你么。”

    徐子桢看了他一眼。忽然右手一探从后腰掏出一物。只在身旁的火把上晃了晃指向柳溪年。

    砰的一声巨响。柳溪年如遭重击仰面而倒。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已然气绝。

    徐子桢右手举着他把好久不用的火铳。对着铳口吹了口气。悠悠地说道:“答对了。你还真杀不了我。”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