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57章:炸药一响,黄金万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众人急忙奔了出去。转过一个弯见前边有间牢房的房‘门’大开。依稀能见苏三紧紧搂着一人正嚎啕大哭着。

    那人伸手轻轻抚着苏三的秀发。柔声道:“乖。不哭了。爹沒事。”

    徐子桢跑到‘门’口。见那人五十多岁年纪。头发‘花’白形容略见憔悴。可身材却很是魁伟。浓眉阔口眼神如电。和苏三倒有几分神似。

    苏三‘抽’‘抽’嗒嗒的停止了啜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抬头发现房‘门’外站满了人。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再一看徐子桢就在其中。她赶紧拿袖子擦了擦眼泪。扶着她爹走了出來。

    徐子桢哭笑不得:“这位就是你爹。这不好着呢么。你瞎哭个什么劲啊。”

    苏三瞪了他一眼:“我都半个多月沒见我爹了。还不准我哭啊。还沒给你为奴为婢呢就这么骂我。”

    嗯。为奴为婢。

    这四个字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水琉璃的眼神更是变得有些不善。徐子桢气得险些一口气缓不上來。苏三也发现自己似乎说得有些古怪。小脸一红转头对她爹说道:“爹。这是徐子桢。我逃去汴京时遇险被她救了。这回救您还有其他各位也是他的主意。”

    苏三的爹愣了一下。松开苏三的手上前抱拳深深一揖:“徐公子。老夫苏正南。多谢公子相救之恩。.第一时间更新 ”

    徐子桢慌忙一把扶住:“苏伯父使不得。我本就要來救人。顺手而已。千万别这么客气。”

    苏正南依旧深深拜下。徐子桢只觉老头两膀子力气大得吓人。自己重伤之下简直就象是抱着根扎在地里的铁桩子。怎么都掰不动他。情急之下只得说道:“咱们先撤到个安全地方再慢慢聊。‘门’外还有不老少金狗。可别闹半天把您闺‘女’和我都给搭这儿。”

    “正是。倒是老夫孟‘浪’了。”苏正南神‘色’一凛。这才站直身子。

    闻八二扶着徐子桢。苏三则指引着众人退到地道口。一个接着一个井然有序地跳下。这时路青已察看完所有牢房。在最后一间里救出的竟赫然是穆东白。当他出现在徐子桢眼前时两人都愣了一下。

    现在的穆东白已早不见了当初的翩翩公子模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满脸血污衣衫褴褛。头发蓬‘乱’如蒿草。显然沒少吃苦头。

    徐子桢不免有点歉意。如果按照他的实力來说那天的赌斗要救下穆东白其实不在话下。但计划已经走到那一步。不得不放弃了他。

    而穆东白看向徐子桢的眼神却闪过一丝愕然。当天他是亲眼看着徐子桢身受重伤吐血而亡的。而且那个老军医还确认过他的生死。沒想到只是几天而已。徐子桢居然又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四平八稳地救出了这里所有人。

    穆东白眼中的光芒一闪即逝。深吸一口气來到玄衣道长身前纳头便拜:“师父。弟子无能。让您受苦了。”

    玄衣已经从水琉璃嘴里知道了穆东白被俘的过程。不禁看了一眼徐子桢。自己这徒弟虽然一表人才。但遇事却是这般鲁莽。远不如徐子桢这样心思缜密计划周详。.第一时间更新 她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我并无大碍。倒是你受委屈了。來。先谢过子桢吧。”

    穆东白点点头。來到徐子桢面前深深一揖:“徐公子。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用得到东白之处只管吩咐便是。”

    徐子桢笑笑:“穆兄客气了。先回去再说。”

    被救出來的人已经陆续下了地道。整个地牢的牢房内再无一个错漏。.第一时间更新 徐子桢‘摸’到地牢口侧耳听了一下。外边似乎已经趋于平静。糜棠‘诱’敌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安然撤退。

    杜晋等人也进了地道。玄衣道长是整个地牢内武功最高的。而且在几天前服下了徐子桢偷塞给她的‘药’后身体已经几乎康复。所以一直留守在地道口压阵。徐子桢回了进來。说道:“道长。咱们也走。”

    玄衣点点头。先看向穆东白:“东白。你先下。”

    穆东白自从出來后就显得有些魂不守舍。听见玄衣叫他才回过神來:“啊。哦。那……好。”说完略一犹豫就跳了下去。

    玄衣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穆东白的背影。她觉得总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來。但这当口來不及多想。接着让水琉璃也跳了下去。

    徐子桢说道:“道长您一起下去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金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咱们得抓紧速度。”

    玄衣不是矫情的人。点头应道:“好。子桢你也跟上。莫再迟疑了。”

    徐子桢嘿嘿一笑:“我殿后。还有点收尾的活得做完。”

    所有人俱都安全撤离。徐子桢也不再耽搁。和闻八二前后退了下去。在地道里走到百來步的时候他俩停了下來。闻八二从腰上解下一圈东西。看着象是一捆小包袱似的。

    徐子桢接过來掂了掂:“沒受‘潮’吧。”

    闻八二道:“沒。天天晒來着。”

    “那就好。”徐子桢边说话边把那东西小心翼翼地埋在地道内。一根引线伸了出來搭在地面上。这些还是他在汴京时候搞來的火‘药’。量不多。但炸塌这个小小的地道是足够了的。

    闻八二又从怀中‘摸’出几根竹筒來。这是汴京出品的防水火媒。竹筒里是塞得密密的木屑煤丝。打开盖子能看得见微微发着红光的暗火。

    徐子桢用几根棉线做了个简易机关。横七竖八地钉在这段地道的地面上。地道里光线昏暗。细细的棉线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出來。有人追來的话十有会中招。只要踩上或是绊上棉线。就会触发机关。火‘药’的引线立时就会被牵扯进火媒内。

    一切摆布停当。徐子桢想了想忽然又往回跑了出去。不多久提了个便桶回到原地。这东西是在柳溪年他们那个休息屋里的。被他无意中给发现了的。

    闻八二捏着鼻子大感奇怪:“少爷。您这是要干嘛。”

    徐子桢言简意赅:“解恨。”

    片刻之后徐子桢终于回到了地面上。也就是鲁英家的那个小院子。玄衣等人早已等得焦急。见他上來才终于松了口气。

    水琉璃迎了上來刚要说话。却猛然感觉脚下一阵震动。接着一记闷响从地道内远远传來。徐子桢哈的一笑:“炸‘药’一响。黄金万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