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59章:官道小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359章:官道小道

    夜‘色’如墨月明如水。

    官上清清冷冷两旁空旷无垠田野。

    赵构就在这月‘色’下疾驰紧抿嘴‘唇’一言不发在身周十来个宋使团护卫兀术让离开时张邦昌就以安全为由强拨了这些人给。

    “张邦昌!日若机会孤必取狗命!”

    赵构心中怒意无法遏止哪怕王云用毒害燕赵败阵重伤也没让如此愤怒因为徐子桢本可以不用死可张邦昌却不肯让护卫哪怕分一个出来去帮一下。

    现在心中百感‘交’集徐子桢又对了金人果然让回汴京去了哪怕之前如何桀骜无礼至于自己能不能安然回到汴京已经不再怀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非常信任甚至依赖徐子桢了。

    一个护卫靠了过来:“王爷咱们已经远离真定了不如先歇息一下。”

    赵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等回了汴京再歇。”

    那护卫苦脸:“王爷非小们受不了可您身子要紧啊此去汴京还这么多路程要一直这么赶您不得累垮么?”

    赵构哼了一声却没再自然也累从真定大营出来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时辰了这期间一直在赶路根本没歇过片刻纵然自小就紧练骑‘射’现在也点吃不消了双胯又疼又麻腰也泛起了酸痛。

    那护卫趁热打铁又劝:“金人既然任由王爷回去了自然再没发兵相追之理王爷……”

    刚到这里赵构勃然大怒:“以之言难孤在害怕完颜宗望那厮派人追么?”

    “王爷息怒小失言请王爷责罚!”那护卫慌忙一骨碌滚下马背就在路边跪了下来。

    赵构一带马缰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森然:“都与下马孤就在此处落脚歇息!”

    一众护卫面面相觑这里可官金人如果不来倒还罢了若真派人追赶那们歇在这地方逃都没处逃不过赵构已然发们哪怕再不情愿也无可奈何只得纷纷下马将马匹拴在路边树上然后取水取水生火生火刚要准备‘弄’些热水吃食转眼看去却见赵构已坐在路边闭目休息了起来。

    ……

    “喂徐子桢怎么净走小啊?”

    “这近路。”

    “怎么知?”

    “废老子来之前就做足功课。”

    徐子桢和苏三在官数里外一条小路间飞快疾驰这条路起自真定城外和官基本平行只不过这里近山平日里据素山匪出没所以很偏僻现在已过午夜们又只两人两骑轻装赶路倒不会什么问题。

    苏三现在一肚子疑问可徐子桢神情非常凝重只埋头赶路终究还识大体好几次张了张嘴还没问出来可随这条路越来越颠簸难行还忍不住抱怨了出来。

    徐子桢在和时间赛跑不敢分毫耽搁赵构已经离开金营几个时辰了要想从官上追赶不知追到什么时候去不过好在绝不会一个人上路张邦昌必然会安排人手护安全这么一来赵构速度就不会太快。

    一个人赶路和一群人赶路完全不一样就象原本打算一个人走现在多了个苏三这速度就不得不降了少许。

    这条小路确实不好走近则近了但路面坑洼不平好几次马都差点失蹄从真定出来到现在已经赶了一个多时辰路徐子桢只觉‘胸’肋处剧痛难忍其实伤口根本经不起在夜里这么赶路折腾但还咬牙忍。

    “快点!再快点!”徐子桢伏在马背眼睛死死盯前方心里默默念。

    苏三在旁紧紧跟见脸‘色’苍白得吓人又担心又急心想劝停下来休息一下可看到坚毅神‘色’最终还忍住了。

    不知赶了多久天边已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午夜起到现在居然已经清晨了。

    这时徐子桢吁一声勒住马侧耳仔细听脸上忽然升起一丝神秘笑意。

    苏三也停了下来问:“怎么了?”

    徐子桢笑笑:“到了。”翻身下马可还没站稳脚下就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苏三眼疾手快一抓住埋怨:“这伤得都够躺一个月了偏偏还在这儿卖狠回头自己折腾残废了算谁?”

    徐子桢瞪了一眼:“乌鸦嘴!”

    苏三刚要回嘴却发现徐子桢马鞍拿了下来又‘摸’出匕首沿鞍面一划一翘将表面那层厚厚牛皮揭了下来顿时奇:“在干嘛?”

    徐子桢不答解开衣襟敞开‘胸’口‘露’出一身白皙但充满爆发力肌‘肉’苏三脸一红啐了一口扭过头去却还按捺不住好奇偷偷看去只见徐子桢咬牙将那层牛皮贴上‘胸’肋又将衣襟掩好用腰带紧紧缚住。

    “好了。”徐子桢摆‘弄’完这些长长地吐出口气肋骨断处疼得让受不了这么绑一下好歹能缓缓疼痛。

    苏三心里莫名一动自小习武见过武人硬汉无数可象徐子桢这样虐自己还头一回见清晨微亮打在徐子桢脸上将侧脸勾勒出了一硬朗线条这一刻苏三竟然些走神了。

    ……

    赵构睁开眼看了看天边即将升起朝阳站起身来翻身上马:“走。”

    一众护卫纷纷收拾妥当上马依旧将赵构护在中间可就在们刚要准备动身之际脚下大地忽然隐隐震动了起来。

    那经验丰富护卫顿时脸‘色’大变惊呼:“不好追兵来了!”

    赵构心中咯噔一下忙回头看去只见远处地平线上一烟尘滚滚而动隔老远似乎已能闻到金兵快骑味了。

    “金兵来了王爷快走!”

    众护卫大惊失‘色’慌忙拥赵构就走官上一马平川空旷之极金人素来善骑‘射’在这种地形怕不用多久就能追上了。

    赵构脸‘色’惨白纵马疾驰心里终于升起了一丝懊悔。

    子桢莫非在诓?孤便要葬身于此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