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64章: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一下子乐了。兄弟们到齐这比什么都高兴。沒等他们奔近他就先一步跳下了马來。柳风随远远地也跳了下來。两人紧紧拥抱到了一起。

    “大哥。”

    “兄弟。”

    兄弟见面话不多。只一声问候就包含了千言万语。汤伦脸黑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但眼里还是流‘露’出了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关爱与自豪。徐子桢回头对汤伦嘿嘿一笑。挠了挠头叫了声汤叔。.第一时间更新 沒敢再多说什么。毕竟自己的这次计划相当大胆冒险。汤伦指不定会责备他些什么。

    忽然一声清脆焦急的叫声从人群后传了过來:“公子。”

    徐子桢探头看去。却见几百号马贼身后一匹马快速弛來。马上坐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一头青丝随风飞舞。眼中却满是泪水。寇巧衣也到了。

    “巧衣。”徐子桢一惊。慌忙迎了上去。寇巧衣温柔乖巧。在这段时间里他不知道惦记过多少回了。只是沒想到她会跟着马贼们一起过來。

    寇巧衣的骑术马马虎虎。勉强算跟上了大部队。这时候见着徐子桢再也忍不住了。还沒到近前就哭了出來。不等马停稳一偏‘腿’跨了下來。险些摔一跤。

    徐子桢一把揽住她的纤腰。责备道:“胡闹。你怎么也跟來了。万一打起來伤着了怎么办。”

    寇巧衣低声道:“他们都來了。巧衣不想独自等着。公子你……你瘦了。”说到这里她眼圈一红又要落下泪來。

    徐子桢慌手慌脚地给她擦着泪。急道:“巧衣乖。别哭别哭。你可是我的命根子。本來我倒沒事。你一哭兴许把我哭出点事來了。”

    寇巧衣俏脸一红。垂低了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卓雅走了过來。手掌伸出摊在徐子桢面前。洁白如‘玉’的掌上有三颗滚圆的‘药’丸。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香。

    卓雅的神情很凝重。狠狠地瞪了徐子桢一眼道:“你不想再活命了么。你可知你的伤极重。”

    徐子桢吐了吐舌头。侧头低声对寇巧衣道:“我怎么觉着这妞现在跟我后妈似的。真凶。”

    寇巧衣却沒笑。反而面‘露’惊‘色’抓着徐子桢道:“公子你受伤了。伤在哪里。”

    徐子桢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卓雅又是一瞪眼:“还不把‘药’吞下。”徐子桢吓得赶紧伸手去抓‘药’。结果心急慌忙下抓住了卓雅的柔荑。心一横不管不顾就着卓雅的手张嘴把‘药’吸到嘴里。骨碌一下咽了下去。

    卓雅的脸顿时唰的一下红了个透。徐子桢这一吸看着就象在她手心里重重亲了一口。顿时惹得她又羞又恼。

    徐子桢眼看她要发飙。赶紧扯开话題。跑开两步抓住柳风随问道:“还有几百条金狗怎么样了。”

    柳风随意味深长地看了卓雅一眼。笑道:“杀了小半。伤了小半。其他的都跑了。”

    徐子桢一脸严肃地点头:“‘挺’好。‘挺’好。这里离金营不远。杀太多也不是个事儿。省得把兀术那小子惹‘毛’了再派人追來。”

    库力带來的那五百快骑只有五十人跟來了这里。其他人在官道两侧已经分开搜索围堵徐子桢的人了。只是库力和那些金兵都沒想到。在那些小路边早就埋伏了两百來个杀神。一水的积年老马贼。杀人都从不眨眼的那种。

    结果沒有悬念。双方在小道上短兵相接。只是短短的时间内金兵就溃不成军了。他们不过是兵。是吃饷的。怎么比得过提着脑袋过日子的马贼。若不是柳风随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特地关照不要大开杀戒。要不然这五百金骑怕是一个都回不去。

    林子边的这块空地上现在热闹非凡。每个马贼都跑來和徐子桢嘻嘻哈哈地寒暄一番。赵构成功渡过了河。现在正在河对岸焦急地等着。只是这里河边都被树木挡住。视线不清。看不见现在这里的情况如何。

    卓雅已经沒法生气了。徐子桢虽然还强颜欢笑和大家笑闹着。可他身上的伤却不容乐观。卓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个‘药’瓶。走到徐子桢面前恶狠狠地瞪着他道:“坐下。”

    徐子桢这回沒再忤逆卓雅的意思。乖乖地就地坐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偷偷地对寇巧衣和苏三做了个鬼脸。其实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点他很清楚。要不是他的身体够强壮。恐怕早就倒下了。肋部断裂的骨伤处早就疼得麻木了。而且‘胸’口烦闷‘欲’呕。嗓子眼冒着甜腥气。这是体内的伤再泛出來的征兆。

    卓雅面‘色’凝重地再次给他号了号脉。沉声道:“先离开这里。找个安静所在我给你施针。若不然你怕是回不去汴京了。”

    旁边众人全都大吃一惊。他们根本想不到徐子桢身上会有这么重的伤。虽然看着脸‘色’不太好看。都猜到他受了伤。却料不到竟重到了这般地步。只有苏三恨恨地哼了一声道:“就知道卖狠。昨天还都躺在‘床’上爬不起來呢。”

    她这一说顿时引來众人的吃惊。大野和寇巧衣是最着慌的。赶紧一左一右扶住徐子桢。寇巧衣眼中又泛起了泪光。焦急地对大野道:“快去找船将公子渡过河去。”

    大野也慌得‘乱’了方寸:“好好。少爷你先忍忍。我很快就回來。”话沒说完他就跳上了马。转身就走。

    徐子桢勉强一笑:“都不知道你们慌个什么劲。我这不是沒事么。再说了。有咱们的卓雅大公主在。你们难道还怕我会挂了不成。”

    卓雅又瞪了他一眼:“不许说话。”说完对寇巧衣道。“找棵树让他靠着。”

    徐子桢顿时偃旗息鼓。干笑一声乖乖地由着寇巧衣扶到河边挨着树坐下。其实从真定追出來到现在。他一直是强忍着伤痛的。况且那段时间内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倒也不怎么感觉疼。可现在松弛了下來。身上的剧痛就立刻见了效果。才轻轻一动就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來。马贼们分散开來远远地围着这里。卜汾等人也离开了一段距离。等着卓雅先给徐子桢做个应急的救治。

    寇巧衣和苏三一人一边扶着徐子桢。卓雅过來开始解起了他的衣裳。准备先看看伤处再说。就在这时徐子桢忽然脸‘色’大变。猛的站起身來将卓雅往旁边一推。大喝道:“小心。”

    咻。

    一支长长的羽箭从远处忽然疾‘射’而至。正中徐子桢‘胸’前。徐子桢只觉心口处如遭重击。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來。羽箭來势极猛。强劲的力道将他顶得往后退了两步。徐子桢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往后一倒跌落滚滚的河水之中。瞬间被‘浪’卷得消失了身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