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66章:小张家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过世了的父母。有安静乖巧的弟弟。有儿时破旧低矮的家。还有‘门’前那条脏‘乱’破败的胡同。

    景‘色’一变。眼前的世界忽然变得陌生了起來。碧蓝的天清澈的水。金‘色’的稻田和高耸的城墙。接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出现。赵楦、莫梨儿、水琉璃、温娴……寇巧衣静静地坐在‘床’边缝补着衣裳。院子里云尚岚和苏三在对练着拳脚。李珞雁笑‘吟’‘吟’地在旁看着。卓雅清清冷冷地坐在窗边。手中捧着一卷书。

    徐子桢看得有些痴了。他很想笑嘻嘻地走过去。然后拉着她们的手说些什么。可是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而且嗓子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來。

    他开始着急。额头上开始渗出了汗。他拼命想挥手叫她们。叫她们的名字。可是沒人看得见他。就好像他只是一团空气。是一片虚无。

    “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动了。他动了。”一个清澈单纯的少年嗓音似乎在虚空中响了起來。声音中带着欣喜。象是非常遥远。但又象就在耳边。徐子桢有些发怔。这声音他肯定不认识。这是谁。

    一只粗糙温暖的大手‘摸’上了徐子桢的额头。随即一个沉稳的男声说道:“去打碗温水來。”

    “哦。”少年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徐子桢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隐约记得之前好像中了一箭。然后随着箭掉入了河里。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面前是谁在说话。他很想睁眼看看。但是却发现浑身上下都沒有力气。就连抬起眼皮也根本无能为力。

    不多久那个少年的声音又回來了。接着一个粗壮有力的胳膊将他扶了起來。一个粗砺的大碗凑到了他的‘唇’边。

    徐子桢下意识地动了动嘴‘唇’。.第一时间更新 一口微微带着些苦咸的水灌入了嘴里。但是这时候他完全顾不得了。他发现自己的嗓子里好像干得快要着火似的。现在忽然有水出现。他立刻贪婪地喝了起來。

    “咳咳……。”可能是他伤得太重。或是昏‘迷’得太久。现在甫一喝到水之下喝得太快。顿时呛得猛烈咳了起來。那只大手赶紧伸到他背后轻拍了起來。徐子桢这才慢慢缓过神來。咳嗽止住了。眼睛也慢慢睁了开來。.第一时间更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汉子粗犷的脸。腮边是浓密的虬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而在旁边则是一个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年。面目和中年人很是相似。只是少了一把胡子。眼中略带稚气。

    一中一少两人眼中全都带着喜‘色’。中年汉子笑道:“小哥你醒了么。”

    徐子桢现在虽然醒了。但还是浑身乏力。‘胸’腹间隐隐有些作痛。.第一时间更新 他缓了口气虚弱地笑笑:“多谢这位大哥救命之恩。”

    汉子道:“是我家小子在河边发现的你。然后把你背家來的。”

    徐子桢诧异地看了一眼那少年。自己怎么说也得一百好几十斤分量。而这少年分明还沒发育完。身子有些瘦弱。却沒想有这么大力气。

    那少年见徐子桢在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本來我有些害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我看见大叔你‘胸’前‘插’了支金狗子的箭。就知道您一定是好人。”

    徐子桢挣扎着要坐起來道个谢。那汉子却轻轻按住他。爽朗地笑道:“你才刚醒。好好歇着。有什么话回头再说不迟。”

    那少年从旁边一张残破的木桌上端來一个大碗。里边是半碗清汤寡水的小米稀粥。

    汉子说道:“你昏睡了五天。先进点米汤垫垫。回头等你好些再开大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徐子桢艰难地点了点头。嘴角咧了咧‘露’出个笑容。就着汉子的手勉强喝起了粥。才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來的时候不知又隔了多久。‘床’边的窗子被支了起來。窗外阳光明媚。能听到鸟儿叫得很欢畅。徐子桢试着支撑着坐了起來。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能坐了。

    房‘门’嘎吱一响。那少年正好走进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抬眼看见徐子桢。惊喜地叫道:“大叔您醒啦。我去叫我爹。”说完转身冲了出去。

    沒多久汉子來了。才进屋就快步过來将徐子桢扶着靠坐在‘床’头。笑道:“小哥的体格够壮实。这么重的伤也被你缓过來了。”

    徐子桢也笑了:“要沒您和令郎救我。怕是我这会儿早喂王八了。”

    汉子忽然指向墙角一堆不知什么东西:“本來兄弟你倒确实救不活的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我却沒想到你‘胸’前还绑着个马鞍子。要不是那玩意儿你就该被利箭穿心了。兄弟你这可真是防患于未然啊。”

    徐子桢忍不住失笑:“沒您说得那么厉害。说白了那就是怕死。”那马鞍是他为了固定断了的肋骨的。沒想到还无意中为他挡了一箭。

    两人相视大笑。徐子桢又问道:“不知大哥如何称呼。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汉子道:“鄙姓张单名一个暮字。此地名叫小张家沟。总共几十户人家。离大名府约八十多里路。”

    徐子桢立刻改口:“张大哥。”

    张暮笑笑:“小哥贵姓。”

    徐子桢迟疑了一下。这里距离大名府还有那么远。说不定就在金兵活动范围内。他本不愿意轻易暴‘露’自己的姓名。但转念一想这里地处乡间。而且这对父子于自己有救命之恩。也就不再隐瞒。

    “小弟姓徐。徐子桢。”

    张暮本來还笑‘吟’‘吟’的面孔忽然间脸‘色’大变。腾的一下站起身來。惊道:“你说你叫……徐子桢。”

    徐子桢心中一顿。但还是点头道:“是。”

    张暮眼光死死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道:“可是陪康王殿下入金营的徐子桢。”

    徐子桢已经在积蓄身上仅存的力量。浑身的神经也绷了起來。随时准备着暴起逃脱。缓缓点头道:“正是。”

    张暮猛的一拍巴掌。哈哈大笑道:“好。沒想到真是兄弟你。好汉子。好男儿。做哥哥的佩服你。”

    徐子桢有些愣神。沒明白过來怎么回事。转头却见连那少年都喜形于‘色’满脸崇拜之情。

    张暮抓着他肩膀‘激’动地道:“兄弟你还不知道呢吧。现在你的事情已经传遍大名府周边各处了。每个大宋百姓都在满口子夸你。说你有胆有识有勇有谋……”

    徐子桢目瞪口呆:“我去。……我就这么成名人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