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67章:金狗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张暮笑道:“可不是么。那天宝儿把你救回來后……哦。就是犬子。再隔天我去县城的时候见满大街都有官差和当兵的在找你。连咱们乡里也來了不少在打听你。我这才知道是这么回事。”

    徐子桢长长地松了口气。官差都发动起來找自己了。那看來赵构已经脱险无疑。布了那么久的局总算有了个好结果。

    张暮又补充道:“哦对了。好像除了官差还有不少人在找你。光看样子凶神恶煞的不象好人。而且有的还不象是咱们宋人。”

    徐子桢心里一暖。他知道这些必然是他的神机营兄弟。在这一刻他忍不住心急了起來。恨不得立刻找到他们。告诉他们自己还活着。

    “张大哥。那你可曾……”徐子桢犹豫了一下。想问张暮有沒有告诉他的兄弟们这个消息。

    张暮道:“大名府内难说沒有金人的细作。.第一时间更新 在沒有确保你安全之前我不会将这消息透‘露’出去。”

    一个朴实的乡民居然有这样的睿智与沉稳。也算是难得。徐子桢自觉惭愧。这点连他都沒想到。万一被兀术知道他在这里。怕是很快就有金人追來了。

    宝儿在旁‘插’嘴道:“大叔。您先放心在我家养伤便是。我给您跑一趟大名府报个信。您跟我说找谁就行。”

    徐子桢‘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那可真谢谢你了。”

    宝儿憨憨一笑。显得很是腼腆。只是他刚要说话。却听外边传來一阵砸‘门’声。伴随着不耐的喝声:“开‘门’。”

    张暮从窗里往外看去。只见‘门’外隐约见得到几顶金兵的帽子在晃动。顿时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好。金狗來了。”

    徐子桢吃了一惊。这里现在是宋金‘交’界处。.第一时间更新 金兵会出现并不意外。只是他现在刚醒來沒多久。重伤在身几乎还无法正常走路。这时候被金兵发现那根本沒法逃。

    张暮腾的站起身來。将徐子桢扶起。宝儿在旁边帮着手。快步來到屋后。这里是块空地。摆着石锁刀枪等物。看着象是张家父子平日里练功的地方。宝儿不等招呼就跑到一个大石磨盘旁。用力一扳‘露’出一个地窖來。

    两人将徐子桢小心地扶了进去。.第一时间更新 张暮让宝儿也钻进去。沉声关照道:“宝儿。照应着点你徐叔。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出來。知道么。”

    宝儿的脸有些发白。但还是咬牙点了点头。张暮再用力将磨盘回归原位。这时‘门’外砸得更重了。伴随着怒骂声:“快开‘门’。再不开老爷就砸了。”

    “來了來了。”张暮高声应了一下。快步跑了出去。

    徐子桢忍着‘胸’口的疼痛窝在地窖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屏着呼吸不敢作声。

    大‘门’终于开了。‘门’外是五个金兵。已是满脸不耐烦。一个金兵当头就是一鞭子‘抽’了过來。喝骂道:“怎的这么久。”

    张暮躲闪不及脸上被‘抽’了个正着。一道血痕顿时显现。他强自忍着怒火。躬身赔笑道:“小人正巧在出恭。老爷恕罪。”

    一个金兵斜睨了他一眼:“有这么巧。怕是你家里藏了什么人吧。”

    张暮一脸惶恐:“沒有沒有。小人家徒四壁。老爷若不信进去看看便知。”

    几个金兵推开他闯进了‘门’。一进來就见院子里总共只有三间屋子。老旧破败。几人不容分说先踢开一间看去。只见屋里只有一个板‘床’。旁边有个桌子。除此之外再沒别的摆设。根本藏不住人。东头一间则只是个灶间。除了两捆干柴和一口铁锅也再沒别的东西。.第一时间更新

    张暮并不急。刚才把徐子桢扶进地窖时把他的被子也一起卷了过去。就算去最后一间看也发现不了什么。

    几个金兵一脚踢开最后一间。一个金兵只扫了眼就沒了兴趣:“走吧。下一家。”

    “等等。”一个看着象领头的金兵忽然摆手喝住其他几人。跨步进了屋。张暮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视线偷偷转向屋‘门’背后。在那里有一把朴刀。刀口磨得锋快。

    那金兵进屋左右看了看。问道:“你家几口人。”

    张暮道:“就小人与犬子两人。”

    那金兵点点头。忽然走过去在‘床’板上‘摸’了一下。顿时脸‘色’一变。转头指着张暮喝道:“这‘床’板还是温的。说。在这里睡的人去哪了。”

    张暮一惊。却强笑着辩解道:“这屋是小人犬子所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会儿不知他跑哪儿去疯了。”

    那金兵脸‘色’‘阴’沉。喝道:“还敢胡说。方才我分明见你正屋里的‘床’上有两个枕头。怎么你儿子又睡这屋來了。给我拿下。”

    其他几个金兵呼啦围了过來。张暮猛的后退。一脚将‘门’踢得关了起來。手一抄将‘门’后的朴刀拿在手。脸上那种卑躬屈膝的模样已不见分毫。有的只是愤怒与疯狂:“既然好话不听。那就把狗命留下吧。”

    ……

    徐子桢紧咬着牙。缩在地窖内一动不动。他的额头上已满是冷汗。地窖外刚才似乎传來一声怒喝。但接着就再沒了声音。也许是石磨将声音都隔绝了去。但越是这么安静就越让他感到紧张与不安。

    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徐子桢即将忍不住要冲出地窖去一看究竟的时候。外边传來了一声虚弱的呼唤:“宝儿。出來吧。”

    宝儿早已按捺不住。听见声音一跃而起。从里边将石磨用力慢慢挪开。光明再现。阳光洒落下來。徐子桢不禁眯了眯眼睛。但还沒等他睁开眼就听宝儿带着哭腔的大喊:“爹。”

    徐子桢大惊。再也顾不得‘胸’口的疼痛。挣扎着扶住地窖内壁爬了出來。在他看见眼前的情景时不禁呆住了。

    只见从自己刚才住的那间屋子‘门’口到地窖旁边的地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迹。而张暮正靠坐在石磨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轻轻抚‘摸’着宝儿的脑袋。脸上‘露’着宠爱的笑容。眼中却依稀藏着一份浓浓的不舍。

    “张大哥。”徐子桢一咬牙从地窖里爬了出來。怀里的东西都还在。他伸手‘摸’出一个小竹筒。那是卓雅给他的上好的刀创‘药’。“快。宝儿快给你爹上‘药’。”

    张暮笑着摇了摇头。捂着肚子的手放了开來:“我这口子太深。上‘药’也沒用了。”

    徐子桢象被雷劈中了一般。怔怔地呆在那里。张暮的肚子上有一道刀口。几乎横着将他切了开來。一大截肠子流在外边。身下已是一大滩鲜血。眼看是活不成了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