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72章:拼人改拼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温承言的心脏砰的猛跳一下。。: 。不敢置信地朝那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徐子桢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对他深深一揖:“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子桢。真的是你。”温承言又惊又喜。他和徐子桢分开后就再沒能联系上。徐子桢一直想念他和温娴。他又何尝不想念徐子桢。他本以为官途就此终结后再也见不到徐子桢了。不料在回到家乡后却又再次见面。

    徐子桢刚要再说些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那梁公子却开口了。他斜睨了一眼徐子桢。不可一世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与本公子说什么王法。”

    “好说。我乃温大人之婿。温娴之夫。徐子桢。”徐子桢背负双手昂然回答。说话的时候脑袋还转了个圈。配上他那副小白脸模样活脱脱一个穷酸书生。

    梁公子怔了怔。他从沒听说过温娴许配给了人。只是这对他來说不是问題。他已垂涎温娴很久。就算许配了人家又怎么样。谁能和他梁家少爷相抗衡。

    “哦。你是娴儿定下的夫婿。既然这样那本公子今日便给你点好处。”梁公子对身边勾了勾手指。随从很机灵地递來一袋银子。“本公子素來以德服人。这里有笔银子。你拿了便离开吧。娴儿以后就与你无关了。”

    徐子桢呸的一声,骂道:“我与娴儿岂是区区阿堵物便能拆散的。你如此行止简直有辱斯文。称你一声畜生都不为过。”

    “好。”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叫好声。法不责众。更何况看热闹的有这么多人。梁公子想找叫好的來源根本无法找到。

    梁公子脸‘色’一沉。冷冷地道:“既然好好与你说话你不听。那就莫要怪本公子了。”说着双手负在背后。鼻孔朝天傲然道。“來啊。给我打。”

    那群家丁早已按捺不住。呼啦一声围了过來。温承言大急。怒喝道:“住手!朗朗乾坤。尔等居然如此妄为。”

    梁公子冷笑道:“本公子便妄为了。你又能如何。姓温的。我是看在娴儿面上才这般客气。.第一时间更新 你莫给脸不要脸。”

    眼看那些家丁就要围來。徐子桢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老子最烦你们这种官二代。有事沒事就爱装‘逼’。仗着人多是吧。”

    徐子桢忽然从文绉绉的语气换成了一口粗话。梁公子不禁一愣。但还是傲然道:“那又如何。莫非你还想叫一帮书生來与本公子理论不成。”

    “理论。不不不。”徐子桢摇摇头。.第一时间更新 忽然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眼神望向梁公子。似笑非笑地道。“对畜生还需要说什么。真要说也就只有一个字。。打。”

    话音刚落。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人。黑压压的将梁公子及他的家丁围了起來。这群人装束各异。但手中都各持一柄明晃晃的长马刀。刀尖斜斜指向地面。虽是懒懒散散随意的站着。但在他们身上却都象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些人自然就是徐子桢的神机营兄弟。而且都是以前卜汾手底下的那些老马贼。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不知多少条人命。那种自然而然就散发出的杀气绝不是一般人能学得出來的。

    梁公子已经被吓得呆住了。他根本沒察觉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仿佛突然之间这些人就从天而降一般。而且粗略一眼看去至少有两百來人。已将他和他的家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结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梁公子两只脚如筛糠般抖了起來。‘色’厉内荏地颤声道:“你……你要作什么。我爹可是大名府留守。”

    徐子桢嗤笑道:“哟。不拼人多改拼爹了。行啊。把你爹叫來就是。”

    墨绿已经一溜小跑进了府里。來到温娴屋外大声叫道:“小姐小姐。徐子桢來了。你可以出來啦。”

    砰的一声。房‘门’猛的被拉开。温娴急急冲了出來。拉住墨绿道:“你说谁來了。是……是徐子桢。”

    墨绿嘻嘻笑道:“可不就是他么。现在徐……哦。姑爷正跟梁楠博在‘门’外对着呢。你要再晚会儿出去可就看不见姑爷发威啦。哎呀姑爷來得太及时了。不枉小姐你对他日思夜想的。”

    温娴脸一红。啐道:“死丫头。你是越來越沒规矩了。谁想他了……”她嘴上这么说。声音却越來越弱。

    墨绿一把拉起她:“哎呀小姐快走吧。.第一时间更新 想就想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温娴半推半就下被拉到‘门’口。往外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门’外的街道上已被挤得满坑满谷。留守公子梁楠博瑟瑟发抖地被围在了中间。他带來的那几十个恶奴则全都被打脱了胳膊的关节丢到了一起。痛苦的声此起彼伏。而徐子桢。这个她朝思暮想的人正笑‘吟’‘吟’浑然不当回事地站在人群中间。旁边站着个不知所措的温承言。

    “徐……徐子桢。”温娴站在‘门’口愣了片刻。还沒开口眼圈已经红了。徐子桢从兰州一别就再不知生死。多少个夜晚温娴都是以泪洗面躲在被中独自哭泣。只是她生‘性’要强。当着父亲和别人的面从不会表‘露’半分。而现在当她真正看见徐子桢时。积累多日的情感终于猛然间溃堤了。汹涌着从心中喷薄而出。

    徐子桢一回头看见温娴俏生生站在‘门’口。紧咬着嘴‘唇’强忍着哭泣。但两行珠泪却早已不争气地从脸颊上挂落了下來。

    一股怜惜的柔情从心头升起。徐子桢伸开双臂微微一笑。柔声呼唤道:“娴儿。”

    温娴再也按捺不住。顾不得这里有许多双眼睛。纵身奔向徐子桢。扑入了他怀里。而在感受到徐子桢臂弯的温暖时她终于泣不成声了。

    徐子桢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乖。不哭了。我來就沒事了。老子看这天底下有谁敢欺负我的娴儿。”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來一声怒喝:“何方逆贼。胆敢‘私’结乡党叛逆作‘乱’。來人。全都与我拿下。若有敢违者就地斩杀。”

    话音落地。一阵齐刷刷的应声响起:“是。梁大人。”

    温承言的脸‘色’一变。低声对徐子桢道:“是梁仕中那老贼來了。子桢你赶紧先带娴儿走……”

    徐子桢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就这么大大方方站在‘门’口等着。转眼间一队全副甲胄的官兵冲了过來。而徐子桢身旁那两百神机营兄弟也在瞬间转身。雪亮的刀尖齐齐指向外围。形成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刀圈。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