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74章:憋屈的梁仕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构哪会不知道徐子桢在耍宝。。 心里暗笑。但还是极为配合。一把将他扶住。温言道:“子桢快起。孤既在此。便无人能欺得你半分。”说完转头看向梁仕中。森然问道。“梁大人。子桢所说可当真。”

    梁仕中看着赵构挂满寒霜的脸。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他不过是个区区留守。和皇子绝无抗衡之力。但想想族兄梁师成。他还是硬着头皮咬牙道:“禀王爷。徐子桢所言纯属荒谬。.第一时间更新 小儿乃光明正大上温府提亲。何來带恶奴一说。再者王爷也已看见。此地只有我梁府家丁全被伤了。可他徐子桢和温府上下却丝毫无恙。”

    赵构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淡淡地道:“以子桢的身手。莫说你这些家丁。便是你的这些军士全上未必是他一人之敌。这又有何奇怪。”

    梁仕中心里气恼。赵构的话摆明了要保徐子桢。但偏偏他又无法辩驳。现在怕是整个河北路都知道徐子桢能打了。还真如赵构所说。哪怕这里所有人都上也未必拿得下徐子桢。但他已铁了心要办徐子桢。今日就是赵构在场他也必定要把徐子桢拿下问罪。

    大宋朝有条铁一般的禁忌。那就是任何人不得蓄养‘私’兵。

    刚才徐子桢身旁那伙拿马刀的汉子绝对都是他的人。虽然现在不知去向。但现场有这么多人看着。怎可能赖得了。

    “启禀王爷。徐子桢以布衣之身冒犯官兵。更兼擅养‘私’兵。意图谋反……”

    徐子桢沒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梁大人。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养‘私’兵了。再说你这话前后也太‘乱’了。我既然是布衣。又谈什么养‘私’兵。你还不如直接说我占山为王是个山贼拉倒了。”

    赵构也问道:“你说子桢养‘私’兵。那孤王问你。‘私’兵现在何处。”

    梁仕中站直身子回道:“方才此处有徐子桢召來的数百人。手持长刀凶恶之极。此地之人均有目睹。并非下官妄言。”说完问他带來的那些官兵。“你们说。可曾见到。”

    那些官兵互视一眼。稀稀拉拉地道:“见到了。”

    徐子桢嘿的一笑:“端谁的碗服谁的管。他们在你梁大人手下当差自然帮你说话。”

    “言之有理。”赵构也点头。转而看向周围的人群。“各位可曾看到梁大人所说的那数百恶汉。”

    大名府百姓早就恨梁仕中入骨。更何况徐子桢如今的名头简直就是他们心中的民族英雄。有点血‘性’的无不仰慕他。谁肯帮那狗官而不帮徐子桢。现在又有康王撑腰。所以一个个声音都从人群中喊了出來。

    “沒见到什么恶汉。”

    “我们只见到梁衙内仗势欺人。.第一时间更新 ”

    “哪來什么汉子。咱们连耗子都沒见一只。”

    梁仕中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群情汹涌。周围的百姓何止几百。这一声连一声的沒人是帮着他说话的。全都朝徐子桢一边倒。

    赵构哼道:“孤也并未见到梁大人你所说的那什么数百汉子。莫非梁大人暗指孤是睁眼瞎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梁仕中脑中思绪如电转。硬着头皮一咬牙道:“可能是王爷千岁未曾见到。但下官身为本府留守。绝无妄言之理。徐子桢之罪无可脱逃。望王爷见谅。”

    他话一说完就抬起了手。今天拼着和赵构翻脸也要将徐子桢捉拿归案。因为在如今的朝堂上。梁师成的话语权比赵构要重不少。

    忽然一个声音从人后传來。尖锐中带着沧桑:“圣旨到。.第一时间更新 徐子桢接旨。”

    所有人被吓了一跳。只有赵构和他身旁那老者淡定从容依旧。一个白眉‘毛’的老太监从赵构身后。也就是第三乘大轿旁走了过來。手里捧着一个金黄‘色’的布轴。

    这下连同梁仕中和赵构等人在内全都呼啦跪了下來。只剩个徐子桢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圣旨。给我的。

    白眉太监走到近前站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趁别人沒注意使了个眼‘色’。徐子桢一下子想起來了。这不是容惜……哦。就是赵楦身旁那个太监么。他怎么來了。难道说那第三乘轿子里坐的就是赵楦。

    徐子桢想到这里赶紧也跪倒。学着戏文里的样子山呼万岁。白眉太监高声宣读了起來。

    让徐子桢松了口气的是这道圣旨言简意赅。并沒有象传说中那么冗繁难解。只有短短几句话:“康王赵构南归遇匪。布衣徐子桢护驾有功。赐金百两。银千两。朱袍一领。”

    徐子桢愕然。赵构遇匪。不过转念间就明白了。赵佶老头不敢得罪金人。哪怕在言语上也不敢有一点触犯。所以赵构被金兵追赶一事他也只敢用遇匪一词含糊盖过。

    当然他也不会在这用词上去计较。现在该想的是赵佶居然给自己下圣旨。还赏赐了金银。虽说钱不多。老头‘挺’抠。但这却是实打实的表示了当今皇帝知道了自己。也间接地赞了一下。

    徐子桢当即磕头谢恩接过圣旨。抬头后对白眉太监笑了笑。试探地对他身后看了一眼。白眉太监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却不置可否。只是往旁边站开了两步。

    梁仕中这时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憋屈。

    这边眼看要抓人了。那边忽然來了道圣旨。皇帝刚表扬完自己就把人给抓了。这不是在打皇帝的脸么。这下把他‘弄’得尴尬万分不知所措。

    第三乘大轿的轿帘一动。一个穿着条水绿‘色’长裙的倩影从轿中款款踏出。淡然一瞥间百‘花’失‘色’风华绝代。正是当今皇帝赵佶最为宠爱的‘女’儿。容惜帝姬赵楦。

    后宫帝姬不会轻易‘露’面。梁仕中自然不认识。但这时那白眉太监已对他喝道:“大胆。容惜帝姬在此。还不速速见礼。”

    梁仕中大吃一惊。容惜帝姬的名头他十分清楚。当今圣上对这位帝姬的宠爱无人能及。梁师成也曾经想要找机会奉承拉拢她。却可惜从沒有过任何机会。

    他赶紧一撩袍服跪下:“下官大名府留守梁仕中拜见容惜帝姬。千岁千岁千千岁。”

    赵楦不理不睬。缓步走到徐子桢身前站定。这才转身看向梁仕中。轻启樱‘唇’开口道:“听说梁大人要拘捕徐子桢。”

    梁仕中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徐子桢是我的人。梁大人若要抓他。我只有两字要说。”赵楦冷冷地望着他。缓缓说道。“你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