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75章:灵魂人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梁仕中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刚才那道圣旨已经将他惊得呆了。现在容惜帝姬又亲自现身为徐子桢撑腰。更是从所未见地抛出这么强硬的态度。

    还抓徐子桢。怎么抓。

    梁仕中当机立断选择了怂。匍匐在地连连说道:“不敢不敢。下官不敢。”

    徐子桢心里乐得开了‘花’。只觉爱死了赵楦。要不是这里有太多人在。他恨不得抱住赵楦好好亲几口才行。

    赵构身旁那老者走上前。低声道:“梁大人。那你还不速速退下。”

    梁仕中赶紧爬起身來。迟疑地对徐子桢道:“徐……公子。不知能否让犬子随我回去。”

    徐子桢挥了挥手。宝儿将刀收回。乖巧地回到他身旁站定。刚才拿刀挟持梁衙内的那种凌厉瞬间消失。又变回了那个低眉顺眼的清秀少年。

    梁仕中带着他的兵和他的家丁还有他的犬子灰溜溜地回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留下看热闹的百姓齐声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喝彩声。

    徐子桢笑嘻嘻地对四周作了个罗圈揖。赵构和赵楦面带微笑地走了过來。赵楦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却‘抽’了‘抽’鼻子皱眉道:“你多久沒洗澡了。怎这么臭。”

    苏三哈的一声笑了出來:“帝姬姐姐你不知道。我都捏着鼻子跟他后头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算遭了我一路罪了。”

    赵楦见过苏三。也知道苏三的大致情况。她‘挺’喜欢这个‘性’子率直的姑娘。身居宫中根本不会有人跟她这么说话。苏三这话让她一愣之下随即莞尔。

    这一笑风姿嫣然。徐子桢本还要对苏三的话反‘唇’相讥。却不由自主看得有些呆了。

    赵构适时地轻咳了一声。将他从呆滞中拉了回來。温承言父‘女’自从赵构赵楦出现后就一直低头站在一旁不作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不知在想什么。赵构看了一眼温承言。心里自然清楚。

    “温大人……”

    赵构刚叫了一声。温承言就赶紧说道:“承言如今只是大名府中一平民。王爷切不可再以旧称唤之。”

    徐子桢在旁暗笑。老丈人这是心里有怨气啊。不过这么跟赵构说话可沒意思。万一闹僵谁都不落好。温承言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官。.第一时间更新 在徐子桢的设想中将來的赵构王朝是少不得他的一席之地的。现在正好借着机会先做一下铺垫。

    “七爷。岳父大人。借一步说话。”徐子桢对赵构使了个眼‘色’。又将温承言一起拉到旁边。

    赵构瞧他神神秘秘的模样大感好奇。温承言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人随他來到旁边后都看向了他。

    徐子桢清了清嗓子。神情认真地对温承言道:“岳父大人。平民是个暂时的过渡期。如今的朝里六贼当道。七爷自己也过得憋屈。不过我有句话今天必须要告诉你了。那就是。。在不久的将來。大宋朝将会出现几百年來最强盛的阶段。而你。我的岳父大人。就是开创这个阶段绝不可缺的一个灵魂人物。”

    他这一句话相当于是说给赵构和温承言两个人听的。话虽不长。但两人都惊得呆在了那里。赵构率先反应过來。极其配合地对温承言说道:“温大人。如今朝中宵小作祟。望你能忍一时之事。终有海阔天空之日。”

    徐子桢暗赞。赵构说话真漂亮。难怪当皇帝。他脑子里转着念头。眼睛看向了温承言。同时不着痕迹地使了个眼‘色’。

    温承言哪还不明白。立刻倒身下拜。赵构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扯住。两人相视一笑。一切不快与怨怼尽皆消散于无形。

    徐子桢十分满意。赵构现在已经表现出了对自己的信任。而且也慢慢有了和自己的默契。

    三人回到原地。赵构拉着徐子桢的手來到那老者面前。介绍道:“子桢。这是大名府知府李纲李大人。”

    李纲先一步笑眯眯地对徐子桢拱了拱手。行了个平辈之礼:“老朽久闻徐公子英名。今日终得一见。幸会幸会。”

    徐子桢忽然掸了掸衣袖。神情肃穆地对李纲一揖到地。赵构和李纲齐愕然。却见徐子桢又恢复了常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嘿嘿一笑道:“李大人。咱能做个忘年‘交’不。”

    李纲脑子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不过还是爽朗地笑道:“现在不就已经是了么。”

    这位年已半百的老学究李纲将來会是赵构王朝的第一任宰相。为人耿直刚烈。徐子桢一直都很敬仰他。既然现在有缘遇见。自然要先拉个关系再说。

    李纲事多不便久留。先告辞了去。徐子桢凑到赵构耳边低声说道:“七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位李大人您不妨多熟络熟络。因为他也会是那个时代的灵魂人物。”

    赵构一怔。想要再追问下去时徐子桢却走开了。

    徐子桢嬉皮笑脸地回到赵楦面前。刚要开口说话。赵楦却抬手捂住了鼻子。无奈地道:“你能先去洗澡么。”

    徐子桢只得在温家先洗澡换衣。寇巧衣又给了他一个惊喜。随身的包袱里居然有他的替换衣物。从衣服到鞋子袜子一应俱全。寇巧衣在墨绿的协助下烧了一大桶水。让他洗了个痛快的澡。

    从屋里出來后徐子桢只觉浑身上下大感轻松。自从小张家沟逃出來后他就进了山。在山‘洞’里躲了半个月。然后就來到了大名府。现在天气暖和。半个月不着水后浑身散发着一股馊味。袜子脱下來就跟浆过似的。

    温家正堂内。赵构赵楦坐在正中。温承言下首相陪。温娴则安静地站在父亲身后。几人见徐子桢‘精’神焕发地走进屋來都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些日子不见徐子桢瘦了。但‘精’神却更好了。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明的英气。

    李纲已经先回。屋里除了他们几个再沒别人。徐子桢笑嘻嘻地对众人招了招手。坐到了温承言对面。

    赵构已按捺不住。先开口问起他这段日子的经历。徐子桢一一细说。包括如何落水如何被救。张暮如何为救他而身死。自己又如何躲于山中。听得他们不禁一阵唏嘘。

    等这些都‘交’代完。徐子桢说道:“七爷。既然我回來了。那咱们就早点回汴京吧。有些事也该准备起來了。”

    赵构一听这个顿时认真起來:“哦。我该如何准备。”

    他通常都自称为孤。只有在徐子桢面前自称是我。这一点让徐子桢很欣慰。至少赵构沒给他摆架子。

    徐子桢道:“不用特意准备什么。您的路老天爷早就备好了。该怎么走都是注定的。”

    赵构听见这话心里又是一动。

    我的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