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1章:自己搞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莫梨儿一声惊呼从徐子桢怀中跳了起来,象个受惊的小兔子般躲到了一旁,脸颊早已红得火烧似的,徐子桢被打搅了好事,气恼地回头看去,却见是雍爷站在门口,脸上装作一本正经的,眼睛里却流露着一丝促狭的笑意。,

    徐子桢往门外一指:“茅房往左拐二十步。”

    雍爷笑啐:“呸!谁跟你说我要找茅房?”

    徐子桢道:“那你跑这来偷看,有你这么八卦的老头么?”

    雍爷哈哈大笑:“你自己不关门,还赖我偷看?”

    徐子桢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看了一眼莫梨儿,见她早就躲到不知哪个角落去了,忍不住气道:“好吧,这么急着找我有何贵干?你要敢说没事那就请我状元阁吃饭去,看我不狠狠宰你一顿。”

    雍爷嗤笑道:“不就状元阁么,雍爷我还请得起,再说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没事?”

    徐子桢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大大咧咧地道:“那您说吧,什么事?可别是为了我打人腿那屁大点事啊。”

    雍爷瞪了他一眼:“没规矩,也不先给本……本爷拉个椅子。”

    徐子桢没理他,只撇了撇嘴,雍爷无奈之下只得自己找地方坐下,开口就是一副教训的口气:“你小子什么时候能不这么鲁莽,那长兴记背后是谁你知道么,就敢对他们的伙计下这样的手。”

    “不就是李邦彦么,有什么了不得的。”徐子桢毫不在意。

    雍爷瞪大了眼睛:“你知道是他?那你还……”

    徐子桢道:“您偷看半天就为跟我说这个?”

    雍爷脸现尴尬干咳一声:“胡说,我老眼昏花什么都没看见……那个,你既知道是李邦彦,那你把他家小崽子打了,他要过来的话你打算怎么接招?”

    徐子桢道:“见招拆招,老子管他是谁,要带人走拿银子来赎,挺简单的事。”

    雍爷张大了嘴却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说道:“你小子仗着有康王撑腰就敢跟李邦彦唱对台?胆也太大了吧?”

    徐子桢笑道:“哟,雍爷您知道的不少啊,不过实话告诉您,我还真没打算借康王爷什么威风,因为李邦彦老小子不会来,就算他真来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您信不信?”

    雍爷吃了一惊,脸上满是不信的神色,徐子桢嘿嘿一笑,低声道:“刚才您看见那几个开封府的捕快了吧?那您知道他们为毛不敢接这档事呢?”

    “为毛?啊呸!为何?”

    “简单,因为我在开封府大堂耍过威风啊。”

    雍爷恍然:“我好像听说过这事,不过还没问过你,你小子当初跟徐秉哲说什么了,让他居然不敢动你。”

    徐子桢嘿嘿一笑:“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雍爷问道:“什么办法?”

    话说到这里徐子桢就不愿再多解释,开封府的捕快不敢动他是因为徐秉哲的吩咐,而徐秉哲不敢动他是因为他有个金国密使的身份,徐秉哲知道就等于王黼李邦彦之流都知道,这年头金国风头正盛,那帮子主和派甚至亲金派谁都不敢随便得罪一个可能是真实的“金国密使”。

    总之,徐子桢现在越低调的话就越会被怀疑,反之则能到处横行,别说砸断几条腿,他就是把那几人都杀了也不见得如何。

    这些事雍爷自然猜不透,他虽然隐约知道些,但不可能知道得那么详尽,徐子桢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扭头朝内堂喊道:“梨儿,来。”

    没多久莫梨儿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头还是低垂着,脸上的红晕尚未全退去,看上去娇羞动人,惹人怜爱。

    徐子桢指着雍爷道:“这是我一老哥们,你叫他雍爷就行。”

    雍爷吹着胡子瞪了他一眼,可自己却先笑了出来,他们曾经联手坑了徐秉哲他娘一把,也算是种另类的战友了。

    莫梨儿敛衽一福:“梨儿见过雍爷。”

    雍爷赶紧伸手虚扶:“快起快起,哎哟这姑娘真水灵。”

    徐子桢一脸警惕地道:“这是我媳妇!”

    雍爷哭笑不得:“你小子想什么呢,我给这姑娘当爹都嫌大些,你还怕我跟你抢媳妇?”

    徐子桢道:“这世道可难说,有个词不是叫老牛吃嫩草么?”

    雍爷气得胡子又翘了起来,赌气道:“好,我本来还打算帮你小子一把,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一会儿麻烦来了我看你怎么解决。”

    徐子桢好奇起来:“你帮我?雍爷你行啊,李邦彦你都能对付,哎,您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

    “我乃……”

    雍爷被气得差点就脱口说了出来,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徐子桢偏偏还好死不死的在旁挤眉弄眼的勾引着:“说吧,让我知道你有多牛逼嘛。”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接着一个嚣张傲慢的声音响起:“谁叫徐子桢?给老爷滚出来!”

    寇巧衣匆匆跑了进来:“公子,长兴记来人了,而且人还不少。”

    徐子桢笑眯眯地看向雍爷:“要不您帮我一回?”

    雍爷哼的一声扭过头去,徐子桢失笑道:“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老头,不帮拉倒,哥们自己搞定。”说着话站起身往外走去,莫梨儿毫不迟疑的紧随其后。

    出了门徐子桢才知道寇巧衣说的很多人是什么概念,门外的大街上现在已经乌压压一片人头,粗略一眼看去怕有不下两百人,穿着一水的短褂,象是从哪个武馆拉来的人。

    人群前头站了个穿团花袍子的中年人,尖嘴猴腮脸色蜡黄,鼻尖上还有老大一个痦子,光是长相就让徐子桢打了个恶心,刚才那个二掌柜秦阳正微垂着头站在他身后。

    围观的百姓都被远远驱了开来,大野和宝儿还在原地没动,不过弓又拿在了手里,弓弦大张箭头森然,苏三把熟铜棍扛在肩上冷冷的打量着四周,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意思。

    徐子桢走到门外,双臂环胸大喇喇地道:“爷爷出来了,怎么说?”

    团花袍子大怒,手一摆:“给我拿下!”

    两百来人呼啦涌了过来,将谢馥春门前包围得水泄不通,眼看一场殴斗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