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2章:郓王赵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瞥了一眼团花袍子,说道:“别打这店的主意,你玩不起。—.{}].”

    团花袍子傲然道:“这汴京城还没哪个地儿是我秦榆玩不起的。”

    徐子桢点点头:“行,有种你就玩。”说完头也不回拉着莫梨儿回到店堂内,再不理秦榆。

    秦榆顿时大怒,他本想用这么多人给徐子桢施加压力,让他要么怒起反抗,要么就此服软,无论这两种结果中的哪一种他都有后续的手段,可是徐子桢压根就对他不理不睬,还放话下来,这下他可有点抓瞎,反倒被徐子桢将了一军,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了。

    两百个汉子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围着大野宝儿和苏三,却不敢再有进一步行动,两把弓一根棍随时能要了他们的命,这当口没人肯去当垫刀头的。

    徐子桢回到店里,雍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闹半天你小子就是这么搞定的?”

    “要不然还怎么搞?杀他个尸山血海?”徐子桢嗤笑道,“那货就是来试探的,我要理他就落下乘了。”

    雍爷一怔:“试探?怎么说?”

    徐子桢说道:“他带那么多人来,要真想下手早开干了,还等我出去叨逼叨那么多废话?对了雍爷,您在汴京人头熟,认识那秦榆么?他和李邦彦是啥关系?”

    雍爷乐了:“你个小贼精……秦榆是长兴记少东家,那店是他家老头子开的,另外他是李邦彦的大舅爷,寻常人还真惹不起他。”

    徐子桢点点头,还没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鼓噪声,他一愣之下脱口就骂:“我靠,真开打?这他妈不是二愣子么?”说着话站起身就往外而去。

    来到门外他才发现,二百人还是好端端的围着,只是其中有个汉子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晕了过去,苏三一只脚还踩在他肚子上,秦榆脸色阴沉地站在远处,却迟迟不见动静。

    徐子桢猜对了,他还真不敢轻易动手,不是怕徐子桢,而是怕徐子桢那个神秘的身份。

    其实秦榆就是个打前锋探路的,李邦彦和王黼等人稍一合计后都对徐子桢的身份吃不透,但是他们的身份又无法轻易去试探,万一惹出什么麻烦他们担不起,于是李邦彦就找来大舅子秦榆。

    秦榆一听就应了下来,谢馥春他已经知道了,身为汴京商业圈里的知名太子爷,这点消息灵通度还是有的,而且他更早早的就去谢馥春看过了,另外他应下这桩差使还有个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莫梨儿。

    在他第一次踏入谢馥春的大门时,莫梨儿那温婉清丽的容颜就让他惊为天人,秦榆生得丑陋,家里的婆娘是他爹给他说下的,家里也是做生意的,模样也同样难看难以形容,所以这些年的婚姻生活非常憋屈,在见到莫梨儿后就打定了主意要把她弄到手。

    经他打听后才知道莫梨儿虽作妇人打扮,但却从没人见过她的丈夫,秦榆压根就没把这事往徐子桢身上想过,他一心就琢磨着怎么把徐子桢的底探出来,以及把莫梨儿娶回家去。

    现在的形势变得骑虎难下了,他叫榆,脑子也跟榆木疙瘩差不了多少,遇上这样的情况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刚才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也让他懵住了,现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借这机会将徐子桢拿下,以伤人的名义办了他,然后莫梨儿和谢馥春自然就唾手可得了。

    想到这里他就咆哮了:“徐子桢,莫非你真当老爷我是泥捏的不成?”

    徐子桢不理他,走到苏三身边问道:“怎么个情况?”

    苏三忿忿地道:“这王八蛋偷看我胸口。”

    徐子桢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摆明是苏三的借口而已,以她的火爆性子能忍到现在才动手算不错的了,看她胸?她有胸?徐子桢想到这里视线忍不住也瞟了过去。

    咦?以前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看,还真有,而且规模不小!

    “咳咳!”苏三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徐子桢老脸一红,赶紧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秦榆,冷笑道:“听见没有,这小子轻薄我家丫鬟,活该挨揍,他也算命好没摊上我动手。”

    “你!”秦榆为之气结,脑子一热大吼道,“都给我上,老爷要活剥了他!”

    徐子桢乐了,他等的就是秦榆暴走,场面要是不乱起来就没意思了,他相信秦榆是被派来试探的,所以只要秦榆一乱,他身后李邦彦或是王黼这票人的计划就得乱,这样他就能化被动为主动。

    两百个汉子面面相觑,不得已只能大吼着蜂拥而上,大野不慌不忙将宝儿护在身后,长弓挂回背上,从腰间抽出一柄雪亮的长刀来,人群在涌到他面前是戛然止步。

    苏三那边也有不少人涌去,不过在离她还有两步远时就被她的棍子扫得乱飞了出去。

    徐子桢一点都不紧张,就这两百人而已,大野一个人都能搞定了,苏三那纯粹是混着过瘾来了。

    人多未必管用,徐子桢很信这个道理,今天他这便宜是占定了。

    “镗镗镗!”

    一阵响亮的锣声忽然远远传来,徐子桢愕然远望,却见一列仪仗缓缓而来,打头的两名护卫穿着齐整的制服,手中举着块牌子,上写两个大字——郓王。

    秦榆同时从暴怒中冷静了下来,慌忙一摆手,手下汉子们顿时偃旗息鼓,一个个垂手而立站在两侧,刚才还杀声震天的谢馥春门前一下子安静之极。

    仪仗眨眼就到,一乘大轿落地,踏出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来,他脸上带着一种极具亲和力的微笑,顾盼之间象是带着一丝暖暖的春风。

    秦榆先一步迎上,倒头便拜:“小人秦榆拜见郓王殿下。”

    两旁汉子们也呼啦跪下,徐子桢微微侧开身子,却还是站在那里,他不跪,大野他们自然也就不跪了,大片人丛中就他们几人杵在那里,显得极为显眼。

    “起来吧。”郓王嘴里招呼着秦榆,眼睛却看向了徐子桢,脚下不停走了过来,对徐子桢笑笑,“徐公子,久仰。”

    徐子桢猛然间想起了眼前这人是谁,不由得怔了一怔,郓王赵楷,宋徽宗赵佶第三子,与当今太子赵桓是一母所生。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这位爷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中过状元的王爷,文武双全才情过人,但是却不甘寂寞,企图颠覆大哥赵桓的太子位,最终没落得好下场。

    徐子桢心里微微一动:“这位爷怎么来了?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