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3章:去修文堂念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疑惑归疑惑,场面还是要做的,徐子桢紧走两步上前作势要跪下,赵楷一把扯住,笑道:“徐公子,你乃大宋英雄,如此多礼岂非是陷孤于不义?”

    徐子桢顺势站起,哈哈一笑道:“英雄不敢当,咱大宋多的是热血汉子,摊上谁都会干他娘的。{”

    赵楷倒是不介意他的粗鲁,也笑道:“说得有理,不过如徐公子这般智勇双全的恐怕还真难寻。”

    徐子桢一撇嘴:“您赶紧别提什么智勇双全了,人家光是来一伙泼皮就让我焦头烂额的,要再说这茬不是平白惹人笑话么?”说着他眼光溜向了一旁的秦榆,赵楷来得正好,不管他是什么用意,怀的什么心思,至少现在看来是偏向自己的,这机会不用白不用。

    赵楷脸上笑容不减,也看向秦榆:“秦少东家,不知你带这许多人来谢馥春是所为何事啊?”

    秦榆背上冷汗都下来了,他再笨也知道郓王得罪不起,要知道大宋的皇子虽大多会委派官职,但实权都并不大,只有这位郓王例外,因为他曾钦点过状元,才智明摆着的,也很受当今圣上的看中。

    他颤声答道:“启……启禀王爷,这不过是场小小误会罢了,小人正准备与徐公子说和。”

    赵楷点点头:“那你便向徐公子赔个罪吧,看在李大人面子上孤也不与你计较了。”

    秦榆哪敢有二话,虽然心里百般不请愿,还是咬牙对徐子桢一躬到底:“徐公子,今日之事实乃误会,望徐公子莫要见怪。”

    徐子桢大大咧咧地道:“不见怪,把赎人的钱付了就行。”

    秦榆大怒,但又实在无法发作,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忍着气从怀中摸出一叠银票,数了几张递过去,徐子桢接过来数了数,对大野道:“放人。”

    大野收起刀站到一旁,让人将那几个被打断腿的抬走,然后和宝儿苏三回到徐子桢身后站定。

    赵楷颇有兴趣地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秦榆收拾完毕再也不愿多呆一分钟,给赵楷行了个礼后就即告辞,赵楷依然看都不看他。

    街上又恢复了平静,徐子桢对赵楷拱手道:“多谢郓王爷,今天多亏您了。”

    赵楷笑笑:“孤是特地来找徐公子你的。”

    徐子桢心中一紧,正题来了,他倒是坦然,点点头道:“王爷要不嫌店里寒碜的话还请移步一谈。”

    赵楷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笑道:“徐公子,请。”

    “王爷请!”

    两人携手进了店里,赵楷带来的护卫站在门外守着,大野宝儿和苏三也留了下来。

    来到店内坐定,莫梨儿乖巧地退入了后堂,不多久端了两盏茶出来,放在桌上后又退了回去,至于雍爷则早就在他们进店前躲了起来。

    徐子桢端起茶盏浅啜一下,先开口道:“王爷今日特地来找我,不知有何吩咐?”

    赵楷笑笑:“孤久仰徐公子大名已久,故而想与公子交个朋友。”

    徐子桢暗中撇了撇嘴,还是客气道:“王爷抬爱,子桢不敢当。”

    赵楷笑道:“徐公子若还不敢当,那这天下还有何人敢当?”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徐子桢也有点吃不消,只得干笑一声不说话,赵楷却忽然问道,“听说徐公子与孤的七弟康王交情菲浅?”

    徐子桢没想到郓王这么开门见山,迟疑了一下索性也直截了当地点点头:“是。”

    赵楷哈哈一笑,摆手道:“徐公子不必紧张,孤素与康王交厚,自无害你之理,只是孤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得罪王相爷和李左丞的?”

    徐子桢轻描淡写地道:“没什么,王黼他外甥掳劫民女送给金人,正巧被我碰上,就把他给弄死了,这仇就这么结下了,至于李邦彦我就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或许是帮着王黼出气吧。”

    赵楷被他说得不禁失笑,不过眼神中的赞许之色却更浓了些,他忽然话风一转,问道:“徐公子可知京城修文堂?”

    徐子桢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下意识的点头道:“知道。”

    赵楷笑眯眯地说道:“孤想推荐你入修文堂,不知徐公子可愿答应?”

    徐子桢一愣,以为是听错了,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能打,可这会儿赵楷忽然说要把他扔修文堂去跟一帮子酸书生一起念书,这郓王莫不是来逗逼解闷的?

    赵楷道:“书可读可不读,但你入了修文堂,便是王黼之流也不敢轻易动你了。”

    徐子桢顿时明白过来,可随即又迟疑了,赵楷和自己今天是初次见面,不光帮自己打发了秦榆,现在更是象在用修文堂来对自己抛出橄榄枝,可是这位爷的结局太过悲催,丢开能当皇帝的赵构去跟他?这不是脑子有病么?

    赵楷又轻笑道:“放心吧徐公子,孤并非对你有何企图,仅仅是想与你交个朋友罢了,另外,你这样的人才若是遭奸人所害,实乃我大宋之失……徐公子,如何?”

    徐子桢一咬牙:“好,多谢王爷!”

    赵楷站起身来,似笑非笑地向后堂方向看了一眼:“孤先走一步,徐公子刚回汴京,先休息几日便是,修文堂之事孤会再来找你的。”说完笑了笑转身离去。

    这边赵楷刚走,莫梨儿就从后堂转了出来,脸上带着晕红,赵楷最后那句话分明是在暗中揶揄她,这让她很有点不好意思。

    雍爷也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若有深意地看着门外,点头道:“赵楷这小子有点意思,居然想到这一招,让你没法拒绝啊。”

    徐子桢说道:“雍爷您是老狐狸,替我分析分析看,我怎么都觉得这事不象明面上这么简单呢。”

    雍爷一瞪眼:“你小子又没大没小!”

    徐子桢嘿嘿笑道:“老狐狸是对您表达的敬意,赶紧的,我这刚回来,还急着跟我家娘子说悄悄话呢。”

    雍爷一窒,无奈地道:“老子也不知哪辈子欠了你的……郓王说的这事我看行,不就去读个书么,修文堂是个好地方,正好让你小子可以修身养性稳稳你那毛躁脾气。”

    徐子桢道:“您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送。”说完再不看雍爷,转身拉住了莫梨儿的小手。

    雍爷气得掉头就走,可刚走到门口又折回头来:“明天中午陪我去个地方,带你去认识个大人物。”

    徐子桢扭头问道:“大人物?带我去见皇帝?”

    雍爷没好气地啐道:“呸!”

    徐子桢乐道:“哎,你敢对圣上不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