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5章:喝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既然回了汴京,徐子桢就住在了康王府中,大野宝儿平日里可以用王府中的校武场练弓舞刀,寇巧衣白天去谢馥春帮忙,晚上再回到王府照顾徐子桢的起居,一切都暂时归于了平静.

    第二天还有雍爷的一场酒约,徐子桢早早的换了身衣裳来到了谢馥春。@

    没了骚扰的谢馥春生意极好,连远近几府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搭车乘轿赶来选买心仪的脂粉,不过卖得最好的还是睫毛膏,这东西现在已经成了谢馥春的招牌,全汴京甚至全大宋独此一家,别人想仿造也仿不出来。

    莫梨儿忙里忙外,寇巧衣也没个停当,徐子桢闲着没事搬了个椅子坐在一旁,眼睛骨溜溜的扫着店内各路女客,这时已近初夏,来店的女客们大多都穿着薄薄的春衫,大好的身材一览无遗,徐子桢直看得有些眼睛发直。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背后幽幽响起:“看什么那?”

    徐子桢下意识地答道:“看妞。”一扭头见雍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不禁失笑道,“您怎么走路不带声的?”

    雍爷瞪眼道:“废话,你都看得流哈喇子了,还顾得上注意老子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你小子居然是个色中饿鬼。”

    徐子桢正色道:“胡说,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不过是在观察如今大宋女子的穿衣风格,顺便琢磨琢磨是不是开个女装店什么的。”

    雍爷一脸鄙夷:“啊呸!色了还不敢承认,老子本来还打算把我闺女许配给你,现在倒要好好考虑了。”

    徐子桢眼睛一亮:“您还有闺女?三围……哦,年龄多大?”

    雍爷哼的一声转身就走,徐子桢赶紧和莫梨儿交代一声跟了上去。

    一路上无论徐子桢怎么问,雍爷都再不提起他女儿半个字,徐子桢其实没把这个当回事,不过觉得雍爷跟个老顽童似的,拿这事逗他玩挺可乐。

    走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眼前出现了一座古朴宽敞的大宅子,门前一块朱匾,上有两个金闪闪的大字——蒋府。

    门前停了许多车马轿子,人进人出的很是热闹,从门外挂着的灯笼才知道这家主人今天做寿。

    两人走到近前,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已迎了上来:“雍……”雍爷忽然干咳一声,偷偷对他使了个眼色,管家一愣,立刻机灵地含糊带过,“雍爷,您来了?小人带您进去。”

    雍爷摆摆手:“不用了,我又不是头回来,自个儿进去就行。”

    管家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徐子桢,赔笑道:“那就恕小人礼数不周了,您老莫怪。”

    雍爷大大咧咧地道:“怪什么怪,忙你的去。”说完带着徐子桢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

    进了门穿过个宽敞的天井,又绕过一条长廊,最终来到二进的一排堂屋前,雍爷四周看了看,象是很小心的进了一间偏厅,这里已有不少人到了,三三两两各自坐着闲聊,雍爷找了个角落处落座,把脸转向了暗处。

    徐子桢好奇道:“您怎么了?跟做贼似的,您不是跟这家主人挺熟么?”

    雍爷瞪了他一眼:“废什么话,等着喝酒就是了。”

    徐子桢看他古古怪怪的,又没法追问,索性也不管他,四处张望着,他发现这屋子虽然有些老旧,但房檐屋脊用的都是上乘的琉璃瓦,门窗隔扇则是一水的楠木,雕刻着各案,且雕工精细,绝非寻常人家能有的气派。

    过不多久人渐渐来得齐了,厅里几张桌子已全都坐满,几个下人来往穿梭传着酒菜,每张桌边又站着个小童端菜倒酒。

    徐子桢忍不住问道:“雍爷,这家主人不简单吧?”

    雍爷翻了个怪眼:“让你来喝酒的,你管人家简不简单作什么?”说到这里他忽然眼珠一转,“老子给你出个题目,怎么样?”

    徐子桢一愣:“您这葫芦里卖的哪门子药?行,划下道来吧。”

    雍爷颇有些愤愤地道:“这家主人与我关系不赖,就是这老家伙生性太抠,家中美酒无数,偏偏从不肯给人喝个够,你若能让老子今日喝个痛快,我就考虑考虑我家女儿之事,如何?”

    正说着,桌边小童已拿着酒壶倒起了酒,每人面前的酒盅里果然只有浅浅半盅都不到,就算客人一口喝了他也并不立即就倒,而是磨蹭一会再倒个小半盅。

    徐子桢差点笑出声来,略一思忖道:“就这?小菜啊,可说好了不准赖皮。”说完起身到门外花圃里拣了个土坷垃,回到雍爷身边低声道,“身上有纸没有?”

    雍爷不解其意,摸摸身上没有,转身拉住一个看着象读书人的,从他那儿要来一张纸,徐子桢把手藏在桌下把那泥坷垃好好地包在纸里,纸角掖得端正。

    雍爷看得一头雾水,刚要发问,就见徐子桢扯了扯那小童,低声道:“小哥儿,劳烦你个事。”

    那小童愣了下:“先生有何事?”

    徐子桢将纸包塞进他手里,说道:“我与我家二叔不慎染有脏病,不宜多饮,还请小哥倒酒时帮衬些,尽量能少倒就少倒。”

    那小童不动声色地将纸包收好,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情,端着酒壶走开了。

    雍爷险些跳起来,扯着徐子桢的脖领咬牙切齿地道:“老子什么时候有脏病了?你小子胡说什么?”

    徐子桢拍拍他的手,嘿嘿笑道:“莫急莫急,反正我看这儿也没几个人认识你,一会儿你只管放开了喝就是了。”

    雍爷一怔:“什么意思?”

    徐子桢笑而不语,过了会那小童回转了过来,不过小脸板着,象是谁欠他几百两银子似的,回到桌边给宾客倒酒,别人还是倒小半盅,偏偏雍爷和徐子桢面前的酒盅倒得满满当当,而且他俩才一喝光那小童就又立即倒满。

    旁边有人耳朵好些的依稀能听到他在咬着牙低声咒骂:“敢拿泥巴对付我,喝死你!喝死你!”

    雍爷眼睛大亮,低声赞道:“你小子果然是个猴精,这种鬼主意都想得出?”

    徐子桢闷笑一声,端起酒盅一饮而尽:“还不快喝,别等那傻小子回过神来。”

    “哦哦,干!”

    “嘿嘿,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