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9章:借神机营一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将目光转向了王中孚,没办法,雍爷这老头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爱卖关子,听他说事得活活急死.

    王中孚忍不住笑了出来,接过话头说道:“其实并非什么大事,这也是小弟今日邀徐兄过来的原因之一,这么说吧,老王爷知我在江湖人头熟,便让我在河北路暗中组织个抗金势力,一来便于消息联络相助朝廷,二来也让我大宋的好汉们心里有些底,不至于被金狗拉拢去。``”

    徐子桢拍手赞道:“这是好事啊,要不然个个都成柳溪年那种货,大宋百姓还怎么活?接着说。”

    王中孚笑笑,接着说道:“此事我早已开始准备,不过明面上还是汴京一混混,顺便借着老王爷给的方便与朝中不少大员挂上了线,旁人看是我为了权或利,实则乃是为了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当然,有时也免不了为他们跑个腿做些恶心事。”

    徐子桢想到了那回被掳劫的民女,不禁笑道:“恐怕汴京城里不少百姓都在暗中戳你的脊梁骨呢吧?”

    王中孚道:“可不是,不过小弟也算想明白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任他们说去,我心里知道我所做一切是伪是善便可。”

    徐子桢忽然站起身来深深一揖,认真地道:“王兄,我为天下苍生向你致敬,你是条真汉子!”

    王中孚赶紧起身扶住:“徐兄切莫如此,小弟愧不敢当!”顿了顿说道,“小弟今日便是有一事相求。”

    徐子桢正色道:“从今儿起你就是我徐子桢的兄弟,有什么用得上我的直说便是,别跟我客气。”

    王中孚爽朗一笑:“徐兄既如此说,小弟便直言了,如今河北路义军已初具雏形,不过真要行起事来忍受着实不够用,听闻徐兄麾下有五百神机营,身手高绝悍勇,小弟想问徐兄借来些时日,不知徐兄能否应允?”

    徐子桢没想到王中孚和雍爷打的是这主意,倒是愣了一下,神机营虽是他一念而起组织起来的,但其中的人员却是他精心挑选的,不说别的,光是卜汾的那两百多兄弟就是千里挑一的杀胚,再加上当马贼那些年里练出来的默契,这两百多人要搁一个战场上能顶得上寻常两千人。

    不过他转念又想到一点,靖康之难还有大半年时间,之后还得和金人长期作战,现在这段时间里神机营是闲着的,就算目前在种师中的西军里天天练着,没个实在的战场给他们练手也不是个事,倒不如用放养之法,以真正的战场来训练他们。

    徐子桢再无迟疑,点头道:“好,有笔没有?我现在就修书一封让他们过来,五百人全交给你。”

    王中孚和雍爷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均流露出又惊又喜之色,他们都知道神机营是徐子桢的宝贝疙瘩,据说每天的花销都不在少数,本以为今天得费一番口舌,却没想到徐子桢这么爽快。

    雍爷老而成精,捋着胡子沉吟了片刻问道:“你有什么条件么?”

    徐子桢摇头:“没条件,尽量保他们全须全尾的就行,平日里的花销还算我的……妈的,就是得想个法子挣钱了。”

    雍爷兀自有些不信,这小子平日里贼精贼精的,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了?

    直到徐子桢真的拿笔写起信的时候他才相信,这小子居然真的这么好说话了。

    徐子桢丢下笔后将信放进了怀里,没办法,大野现在还在状元阁醉得象头死狗,送信的人都没有,只能等明天一早大野醒的时候再给他跑腿去了,只是他一转头发现雍爷那古怪的眼神,不禁一愣,问道:“雍爷,您又怎么了?”

    雍爷迟疑半晌还是说道:“我怎么总觉得你小子有什么鬼主意呢?”

    徐子桢还没说话,忽然听见门外有笑:“子桢的鬼主意只对外人,对老王爷您可是不会使的。”

    随着话音落地,房门被推了开来,精神奕奕的赵构踏了进来。

    徐子桢大感意外:“七爷?您怎么也来了?这点儿还不睡觉?”

    其实他想问的是赵构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难道是王中孚和雍爷也请他了?

    果然,雍爷吹着胡子道:“他对我使鬼主意不是一回两回了,我说小七你怎么才来?”

    赵构哼道:“有点小事耽搁了,我那四哥又给我使绊子呢。”

    徐子桢立刻警觉了起来,赵构的四哥不是景王赵杞么?这货又出什么招了?

    雍爷也问道:“小四怎么了?”

    赵构道:“自我从真定归来后,完颜宗望谴使又来讨要和谈之人,这只是说得好听的,实则谁人不知此乃人质?今日朝上时我父王与百官商议,本来我是不必再去的了,可小四偏偏再三上疏说我乃最佳人选。”

    徐子桢心里一紧:“七爷您不会答应了吧?”

    赵构失笑:“圣上若是定下之事莫非我还能拒绝么?不过最后我父王选了我三哥前往。”

    徐子桢松了口气,他不知道三爷叫什么,这不关他什么事,反正靖康之后全都得哽屁。

    赵构说到这里脸色沉了下来,恨恨地道:“可我夜间收到消息,赵杞竟然约了王黼与李邦彦,欲要密谋再向父王举荐让我去金营。”

    徐子桢想了想,安慰道:“七爷放心就是,金营再轮不到你去了,过不了多久你得有新任下放。”

    赵构一愣,奇道:“哦?你可知是去何处?”

    徐子桢笑笑:“天机不可泄露。”

    赵构也不追问,顿了顿看向徐子桢说道:“子桢,今日老王爷与德威邀你前来相商之事我已知晓,不过除去他们所说,我还有一事要告知与你。”

    徐子桢看了一眼王中孚:“德威?”

    王中孚笑笑:“此乃小弟贱字。”

    徐子桢恍然,又转向赵构:“不好意思七爷,您继续,要告诉我啥事?”

    赵构缓缓说道:“我那四哥景王赵杞,早已暗中勾结了完颜宗望,甚至已约定,将来金军攻破汴京时就由他来当这北半边宋土的皇帝。”

    徐子桢脱口而出:“做他的美梦,这皇帝自有人做,哪轮得到他?”

    赵构雍爷和王中孚齐齐看向他:“你知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