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95章:遇劫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柳风随一惊,刚要开口阻拦徐子桢,卜汾在一旁已开了口.

    “去个屁,天下当官的有几个是傻的,还等你回去找他?”

    一人智短,何况徐子桢又是冲动派掌门人,脑子热的时候想事情总不是那么周全,现在被卜汾这么一打岔倒是冷静了下来。{[}

    想想也是,江宁知府就算在赵楷走后又把柳风随的娘扣下来,没理由白养她这么半年多时间就为了等个柳风随,而赵楷为的是让柳风随为他办点见不得人的事,更没理由养他老娘这么久,他贵为王爷,吃饱撑的整天为这种小事挂心。

    现在好点的可能就是柳风随的娘被丢到了不知哪里,lang荡飘零,坏的可能就是江宁知府或是赵楷嫌麻烦,早把人咔嚓了丢进河里,死不见尸。

    徐子桢在屋里来回走着,越想心里越是毛躁,不知怎么他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好像还有点隐藏的原因在他眼前飘啊飘的。

    过了会他忽然站住脚,问柳风随道:“二弟,你以前在江湖有名气么?”

    柳风随一怔:“家母素来对小弟管教极严,从不在外厮混,又何来名气一说?”

    徐子桢冷笑道:“我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赵楷根本就是和江宁知府是串通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找一个身手好胆识高又不得不为他卖命的无名之辈,而你就是他要找的这种人。”

    柳风随有些不敢相信:“这……应该不至于吧?他一个王爷,何必对我这等草民使如此诡诈?”

    徐子桢道:“为了他的好名声,当还要立牌坊呗,他一个王爷,要打听你的家世一点都不难,象你这样既有功夫又没靠山的,不就是他要找的人么?”

    要不是徐子桢知道郓王赵楷这么个人,怕是也要被他那和善可亲的外表所蒙蔽,本来他和赵楷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看在赵构的面子上大不了敷衍敷衍就行了,可现在徐子桢却被这事勾起了怒火。

    这事要真是赵楷所为,那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下作!

    关于柳风随的讨论到了现在暂时陷入了僵局,徐子桢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柳风随更不知道,屋里一片沉默。

    柳风随是赵楷派去刺杀李乾顺的,他娘是赵楷救下并软禁的,可是难不成要去汴京找赵楷当面要人?还是回江宁府抓住知府拷问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何两两忽然说道:“大大哥,咱们不妨先回汴京,我可以潜入郓王府中早晚探听,或许能打听出什么来也未定。”

    徐子桢当即否定了这个建议,何两两是会爬墙,可郓王府那是什么地方,能轻易摸进去探听消息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徐子桢愁得牙疼,柳风随情绪更是低落,咬着牙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原本美好的希望一下子被戳破,怎么都让他接受不了。

    最后还是卜汾和汤伦给出个建议,不如先回汴京,好歹能请赵构和开平王雍爷帮忙打听打听。

    主意打定熄灯睡觉,几人约好第二天一早就走,柳风随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听徐子桢这么一说顿时就没了主张,只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不孝的逆子,居然把自己老娘丢下不管这么多日子。

    几人一晚上谁都没睡着,等天没亮的时候就起了床,洗漱一番后来找种师中,种师中没想到他们会说走就走,不过徐子桢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后种师中就明白了,卜汾和何两两留下带神机营一起走,柳风随和徐子桢则先回汴京。

    至于苏三却不用跟着回去,直奔真定去和她爹汇合,愿赌服输,而且徐子桢也确实想让她回去跟她爹团聚,老跟在自己身边也没意思。

    徐子桢用最快的速度和种师中以及德顺军众将领告别,然后和柳风随翻过六盘山往汴京而去,其实他也知道,这事拖到了这地步根本没必要这么赶,但是他是孤儿,知道失去父母后那种孤独与无助的痛苦,感同身受,所以他想尽快帮柳风随找到他娘亲。

    一路上他不时偷偷观察着柳风随的神情,就怕他在这样的刺激下一个失控做出什么傻事来,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柳风随自从出了德顺军军营后就开始渐渐恢复了平静,甚至在还没到泾州的时候忽然开口了。

    “大哥,先歇息一下吧,我没事了。”

    徐子桢讶然,试探着问道:“你……想通了?”

    “想通了。”柳风随苦笑一声,“我与娘亲失去联系已半年有余,便是此刻就到汴京又有何用,她老人家也不会在那里等我,还是先回去给大哥你将婚事办完才是正经。”

    徐子桢松了口气,他不怕赶路,最多累得跟狗似的,可他怕柳风随想不开,精神压力过大比身体疲惫还要命,不过现在好了,柳风随既然想明白了这点,也自然不用再玩命赶路了。

    两人的速度慢了下来,前方不远处山峦叠嶂,在这风和日丽的春天里看去郁郁葱葱的,着眼一片绿色,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放松了不少。

    徐子桢的速度慢了下来,脑子却没停,任由小白菜不紧不慢地走着,仔细琢磨着接下来该做的那些破事,柳风随则象是恢复了和徐子桢初次见面时的样子,观赏起了风景,时不时吟哦一两句诗词,就这么一看倒挺象是两名赶路的书生。

    不知走了多久,两人渐渐行入了一片茂密的丛林,这里是刚才看见的山峰脚下,树阴遮天蔽日的,林子里光线颇暗,徐子桢还在沉思着,猛一抬头见这光景心里忽然一顿,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幕电视里常见的戏码——劫道。

    正在想着,忽然听见林子里一阵密集的梆子响,接着一彪人马窜了出来挡在他和柳风随面前,约莫有个十几人,为首的是个红脸膛的汉子,手里提着柄朴刀,对着徐子桢一指道:“兀那两个小子,将钱财马匹留下,老爷饶你们不死。”

    徐子桢差点气得笑出声来,老子什么时候这么料事如神了,还真有劫道的?

    红脸膛汉子见他不答话,还以为两个书生被吓傻了,又狞笑着补充道:“放心,老爷轻易不杀人,只要将你们的银子留下……啊哇!”

    柳风随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颗飞石,红脸膛刚说到那个“下”字,一颗飞石已精准地射落他两枚门牙,这哥们一声惨叫捂着嘴倒撞下马,没等他抬头一把长刀已架在了他脖子上。

    徐子桢蹲在他身边笑吟吟地道:“就这水平还劫道?你叫李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