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00章:老子要成亲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赔起笑脸要解释,温娴却象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摇头道:“你与梨儿姑娘相识在前,纵然如今你……你与我有了婚约,但也须有个前后之分,不然可不是亏欠了梨儿姑娘么?”

    好姑娘啊!徐子桢大为感动,眼神转处却见水琉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顿时心里一慌,赶紧蹲下身去假装拔鞋跟,却见水琉璃已向他走了过来。/

    徐子桢正在不知所措之际,雍爷忽然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还没走近就嚷嚷道:“哎,你小子……”

    话刚说到一半就见徐子桢已蹿了过来,激动地抓住他的手,压低声音道:“雍爷,您来得太是时候了。”

    雍爷被他闹得一头雾水:“什么是时候?你小子知道眼下是什么时候么?”

    徐子桢一怔,抬头看了看天:“现在是下午……嗯,大概未时吧。”

    雍爷照脑门给了他一下:“谁问你这个,老子是问你知道今儿是几月初几么?”

    徐子桢愕然:“出了趟远门把日子都给过忘了,今天初几?”

    雍爷瞪眼道:“四月初一!再过两天你小子就该成亲了!”

    徐子桢猛一拍额头,叫道:“糟糕,完了完了,我这什么都没准备呢。”说到这里他已急得原地打转,“不行不行,只能现赶着准备了,彩礼酒水,哦对,还有婚房都还没着落,这他妈……巧衣,巧衣!”

    结婚哪是一两天就能准备得起来的,一大堆的事情千头万绪,徐子桢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候他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心灵手巧的寇巧衣,可是叫了两声却见没答应,这才恍然:“对了,她还在谢馥春帮忙……宝儿,赶紧去谢馥春把你巧衣姐姐叫回来。”

    可是他叫完又发现宝儿根本没动弹,只站在原地看着他笑,徐子桢气不打一处来:“傻小子你笑什么?还不赶紧的,火烧屁股了都。”

    没想到宝儿哧溜一下钻到了大野身后,露出一张无辜的小脸。

    徐子桢被气乐了:“嘿,这熊孩子……”

    就在他要去抓宝儿的时候,雍爷干咳一声又站了出来:“行了,你跟个孩子置什么气啊,跟我走吧。”

    徐子桢道:“上哪儿去?我这还急着准备婚事呢。”

    雍爷又一瞪眼:“废什么话,走!”

    徐子桢虽然不怵这老头,但是好奇心起,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其余众人也一同跟了上去,来到府门外已经有几辆大车备着,所有人全都上了车,车轮辚辚动起,也就小半个时辰光景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汴京南端,不是最繁华的地段,但却胜在清静,徐子桢下车就见眼前是座大大的宅子,粉墙黛瓦锃亮的铜门钹,院子是崭新的,门前打扫得一尘不染,门头有块匾,上边却是空着的,也不知是谁的府邸。

    徐子桢一脸茫然:“雍爷,这是您家别院?”

    雍爷嘿的一笑:“进去再说。”

    说完拉着徐子桢径直往里走,脚下刚动就听水琉璃和温娴一起叫唤:“雍爷,您忘了个东西。”

    徐子桢还没来得及问,就见雍爷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要不就不好玩了。”说着从怀里摸出根黑布条来,不由分说往徐子桢眼上绑,徐子桢刚一挣扎就被凿了个爆栗,只得乖乖地任由摆布。

    蒙上眼后雍爷一挥手,大野宝儿过来一左一右拉着他往前走,徐子桢忍不住嘀咕:“都闹什么呢?这是要老子撞天婚么?”

    他一路不顾高低的走着,也不知走到了哪里,终于感觉脚下停了,雍爷说道:“行了,扯布条吧。”

    徐子桢赶紧拉下蒙眼的黑布,可眼前刚见东西就顿时愣在了那里。

    只见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院子里,四周的屋檐廊柱上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弄得喜庆之极,往前看是一排宽敞的屋子,正中间那屋的大门敞开着,能看得见屋里的桌上摆得满满当当,全都是用红绸子包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在康王府里没见着的人原来都在这里,寇巧衣、何两两、汤伦、杜晋、闻八二,还有燕赵,全都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他。

    徐子桢还在发呆,雍爷在他背后拍了一下道:“傻小子还愣什么呢,这就是你的新房,还不看看去?”

    “我的新房?这……”徐子桢又惊又喜,他刚才虽然蒙着眼,可跨过多少门槛还是有数的,这房子少说也有六进,按规格来算绝对是大户了。

    一阵朗笑声传了过来,赵构出现在了门内:“子桢,这些彩礼是本王替你置办的,不知合不合你心意,不过你若再不办的话怕是要来不及,所以便由我给你做主了。”

    徐子桢一阵感动,笑道:“七爷费心了,话说以您的眼光和档次,想来选的东西绝不会次,比如我。”

    众人大笑,雍爷更是笑骂道:“你个小不要脸的。”

    徐子桢刚要回上几句,眼睛一抬却见赵构身旁出现了一个雍容绝美的身影,竟是好些日子没见的容惜帝姬赵楦,她微嗔地看了一眼徐子桢,语气中颇有无奈地道:“你这人,忙便忙了,可你至少该先将婚房备下才是,哪有你这等当新郎倌的。”

    水琉璃也在旁边落井下石:“就是就是,若非姐姐替你置办这宅子,看你新婚之夜怎办。”

    雍爷阴阳怪气地补了句:“洞房都没处洞去。”

    徐子桢脸上虽然在笑着,可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他心里其实最喜欢的始终都是赵楦,这一点他和赵楦都很清楚,而且他相信赵楦心里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只是碍于身份不敢让旁人察觉分毫罢了。

    “多谢容惜帝姬!”徐子桢深吸一口气稳住了神,笑着谢了一声。

    赵楦微微一笑:“些许薄产罢了,不需在意。”

    两人都是面带微笑,任谁都看不出不妥来,只有水琉璃和赵构看了他们一眼,意味深长地轻叹了一口气。

    徐子桢四处踅摸了一番,回到院中站定,叉着腰仰天大笑三声:“老子要成亲啦!老子终于要成亲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