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08章:再遇顾仲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片刻的安静很快就被打破,姓朱的书生还是有几个知己好友的,在惊愕之后回过神来,不管不顾地朝徐子桢冲来,但是几条螳螂胳膊根本抵不住徐子桢的暴力,毫无悬念的同样被掀翻在地。dingdian小说,..

    姓朱的书生终于崩溃,哭喊道:“你到底想怎样?”

    满屋子的人全都惊恐无比地看着徐子桢,没人再敢妄动,可这时徐子桢却松开了脚,放那姓朱的书生起了身,然后看了一圈屋里所有人,冷冷地道:“有一种人叫作得寸进尺,对待这种人只有拳头才是道理。”说着点了点在座所有人,“各位总共有不下五十人,要是你们一起冲过来找我玩命,我他妈早就闪人了,可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都干什么去了,哼,才子?狗屁!”

    这里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屋外的人,越来越多的书院学生围了过来,门外人头攒动热闹之极,姓朱的书生那副窘相被无数人看在眼里,现在他得脱困境重得自由,反倒是又硬气了起来,恼羞成怒地指着徐子桢道:“你究竟是何人?竟敢在应天书院内撒野,莫非真是不知死么?”

    徐子桢背负双手笑眯眯地道:“好说,老子也是这书院的学生,想来日后跟朱兄会面的机会还有不少。”

    所有人尽皆愕然,应天书院只收全大宋的学子精英,这人一身匪气粗鄙无端,怎么可能也是书院的学生?

    姓朱的书生同样难以置信,叫嚣道:“胡言乱语,应天书院怎会收你如此泼皮,守卫,守卫何在?”

    徐子桢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姓朱的刚吃过亏,被他一瞪顿时吓得往后缩去,竟一时不敢出声。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这不是徐兄么?”

    徐子桢只觉这声音很耳熟,回头望去却见一个斯文儒雅的俊秀书生正满脸惊讶的站在门口,竟然是曾在苏州城内招和徐子桢对过手的,被称作苏州第一才子的顾仲尘。

    “顾兄?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徐子桢对顾仲尘的印象其实还是不错的,他本来倒是有点恃才傲物,但后来被徐子桢连着打击了几回,居然变得低调了,而且看得出来顾仲尘其实家教相当好,本性还是不错的。

    顾仲尘从人群中穿过来,走到徐子桢身前忽然深深一揖:“小弟见过徐兄。”

    围观的众人无不愕然,这可是后学见前辈时的礼,而顾仲尘在这应天书院的名头可是不小,被称作书院五大才子之一,平日里虽然为人谦逊,但很少对人这般恭敬,可谁都想不到他今天居然会对这么一个动不动出手打人的粗人这么客气。

    徐子桢一把扶住他,刚要说话时那姓朱的书生又开口了:“没想到顾大才子平日里自命清高,却原来也是三教九流来者不拒,连这等人物都认识。”

    这小子现在缩回了人堆里,自认已经安全,便又恢复了那种狂妄自傲的态度,而且看样子他对顾仲尘不怎么感冒,连说话都是阴阳怪气的。

    顾仲尘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朱时阳,并非我小觑于你,如你这般人物便是给徐兄提鞋都不配,狗眼看人低!”

    “你!”朱时阳顿时气结,他和顾仲尘都是号称书院五大才子之一,可是他自己都知道其实和顾仲尘的水平相差甚远,而且按背景家底来说的话,他的叔父是当朝天章阁学士,堂堂正三品的官阶,可是顾仲尘的祖父却是全大宋人尽皆知的鸿儒顾易先生,可说是门生遍朝野,虽然顾老先生早就告老了,可顾家的能量却不是他能比的。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很不服气,顾仲尘不知怎么跟这粗人相识,竟然对他这么客气,而且听顾仲尘的语气似乎这粗人还很有来头。

    顾仲尘不再理他,拉着徐子桢就要走,这里大多都是些沽名钓誉的假才子,跟他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他是谁都看不上眼。

    朱时阳刚吃了亏还没找回场子,哪肯就这么放徐子桢走,朝四周使了个眼色,顿时有十几个人围了过来,拦着徐子桢不让他走,现在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还真就不信徐子桢敢动手打他们。

    徐子桢气乐了,他揍人可从不分时间地点,惹毛了他哪管是谁都敢揍,只是没等他动手燕赵已经先发飙了,蒲扇大的巴掌抡起,两个书生脸上留下五道指痕转着圈摔了出去。

    剩下几个顿时吓得缩了回去,不敢再拦,徐子桢扫了一眼满屋子的书生,打心眼里鄙视他们,一群孬种。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叹:“徐子桢,手下留情吧。”

    “蒋院长来了!”

    喧哗声起,一个形容清癯的老者踱了进来,正是这应天书院的主持蒋济蒋院长。

    蒋院长看了一眼昏在地上还没醒转的两个书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徐子桢:“老夫让你今日来报到,你就不能早些过来么?”

    徐子桢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有点琐事耽搁了,不过总算还没天黑。”

    蒋院长被气得笑了:“老夫是不是还该谢你没将我从被窝中拖出来?”

    徐子桢挠了挠头只是讪笑,这是蒋院长的地盘,该给面子的时候还是得给的,这点他很清楚。

    两人这么一番谈话让周围的人全都呆住了,原来这粗人说的是真的,他居然真是来念书的,而且关键是一向严谨的蒋老夫子居然跟他这么说笑,显而易见两人之交可是菲浅。

    蒋院长打量了一眼徐子桢,啧啧有声地道:“本院自建之始,从未有人如此装扮来求学,你也算开先河了……随我来吧。”说完对众人一板脸,“时辰不早,尔等还不回舍?”

    众人一哄而散,徐子桢和燕赵跟着蒋院长扬长而去,钱同致和顾仲尘相随左右。

    门外某处一个锦衣华冠的书生笑着对身边人说道:“这便是我七哥所说那徐子桢?果然有点意思。”

    身边人微微躬身:“回殿下,正是此人。”

    那书生点点头:“走吧,反正他也进内院了,有的是机会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