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09章:社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应天书院总共就那么大个地方,徐子桢的大名很快就被传了个遍,在这里的学子们大部分已经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奇葩的新生,穿得象个赶车的,说话象个杀猪的,长得却象个卖艺的。』,..

    徐子桢还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引起了别人这么大的好奇,这时候的他已经跟着蒋院长办完了入学手续,有郓王的名贴和特招信,再加上蒋院长的通融,一切都是无比顺畅的。

    书院有住宿的地方,叫作校舍,钱同致和温娴就都住在这里,不过徐子桢自然是住在自己的新家,事多没办法,搞不好哪天就得请假外出。

    第二天徐子桢早早地来到了书院内,今天他还是穿着昨天那身,短褂木屐,轻松自在显身材,在进内院的一路上招来无数惊讶的目光。

    内院,也就是修文堂就在昨天那个明伦堂的后边,这里自成一片天地,绿树荫荫暖风习习,上课的地方是个窗明几净的大殿,每人都有一张书桌,看着倒跟他前世的小学中学差不多模样。

    今天授的是道德经详解,授课先生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夫子,讲起课来引经据典,果然是学问极深,底下学子们俱都听得十分入神,无一人敢出声惊扰。

    可这样的环境却苦了燕赵,他是个实打实的武人,别说道德经,就算是三字经他也背不全,这老夫子讲得再精彩对他来说也都跟天书似的,没一句听得懂。

    徐子桢呢?他还不如燕赵,因为那老夫子说话不离之乎者也,一句话里他能听明白小一半都算不错了,所以在熬了没多久之后他毅然决然地趴在桌上睡觉了。

    老夫子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示继续讲着课,院长早就交代过,徐子桢除非是做了什么太过出格的事,否则有任何行为都不必理会,可这么一来又引得全堂学子大为惊讶,要知道应天书院学规森严,别说上课睡觉,就是稍有不敬就会招来严惩。

    徐子桢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听别人的课,他睡他的觉,直到两个时辰后授课完毕他才伸了个懒腰醒转,睡眼惺忪地望了望四周:“下课了?”

    燕赵哭笑不得,他可不敢学徐子桢,只能硬着头皮硬撑了整堂课,现在脑门子还隐隐作痛,顾仲尘就坐在徐子桢旁边不远,边收拾文具边笑道:“孙老夫子居然未训斥徐兄,这倒颇为希奇。”

    徐子桢笑笑没解释,看看窗外天色,拉过顾仲尘低声问道:“呆会儿还得这么遭罪么?能逃课不?”

    顾仲尘失笑:“今日上午便只有孙老夫子这一课,下午无课,不过恰逢社日而已。”

    徐子桢松了口气:“没课就好,这他妈……今天才头一天,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话说那什么社日是什么意思?”

    顾仲尘道:“书院向来不忌百才,春夏秋冬四季各有一日定作社日,值此日间内外院学子可共聚一堂,或吟诗作画或谈古论今,以取交流融通之意,且若有人才智见识能动院内夫子,那便能另有嘉奖,外院学子可升入内院,而内院学子则能获其他赏格。”

    徐子桢对这东西不感兴趣,哦了一声不再问下去,顾仲尘收拾完东西起身笑道:“徐兄若闲来无事,不知可愿移步鄙居,小弟藏有几坛陈酒以飨徐兄。”

    一听有酒喝徐子桢就来了劲,当即跳了起来:“走走走,我就好这口。”

    满屋子的学子全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徐子桢离去,他们心目中顾仲尘是清高孤傲的,什么时候对人有这么客气过的?而且这货还能在上课时睡觉不被夫子责罚,简直就是个神秘的传奇人物。

    顾仲尘的家不远,就在书院往南两里多,这里地处闹市之中,但又因小巷精深而闹中取静,倒是个好地方,一进门徐子桢就眼睛一亮:“顾兄你养鸽子?”

    顾仲尘笑道:“正是,小弟自幼便钟爱此道,且小弟孤身来应天府求学,家慈家严颇不放心,这传信鸽尚能为我传寄家书,倒是颇为便利。”

    徐子桢深以为然,跟着顾仲尘进了院中,不远处砌着一排鸽笼,里边养了有数十只鸽子,看眼睛和毛色都是上上之品,可见顾仲尘在养鸽这道上还有些水准,徐子桢是在北京城里的四合院长大的,周围还几家邻居都爱这个,可以说他是听着鸽哨长大的,所以一进门就感觉到了这股熟悉的味道。

    两人就鸽子的话题闲聊了片刻,燕赵一直跟在旁边,根本插不上嘴,什么鸽子传信,在他看来这小东西最好的用处就是搁点酱油红烧了下酒。

    顾仲尘的酒不算多好,但胜在年份长,还算颇为醇厚,几杯酒下肚后顾仲尘忽然说道:“徐兄,如今你已是院中风云人物,昨日又教训了那朱时阳一顿,此人心胸狭窄,但院中与他相识之人不少,怕是下午社日时他找机会来难为你。”

    徐子桢不屑一笑:“来就来,随意。”

    顾仲尘正色道:“小弟想劝兄一句,能避则避之,朱时阳虽非大人物,但其叔父人脉颇广,小弟闻听……徐兄此来书院实则为避祸,既如此,徐兄委实不该将你身后那位置于风口浪尖。”

    这话说得很直白,徐子桢愣了一下后心里大为感动,说起来他跟顾仲尘不过是泛泛之交,甚至刚开始还为了水琉璃争风吃醋过,可现在顾仲尘说的这话算得上是推心置腹字字忠言。

    徐子桢一口喝干杯中酒,拍了拍顾仲尘肩膀,笑道:“多谢顾兄为我这些破事担心,不过有的人是不能让的,就象昨天我说的那样,你一让他就得寸进尺,我不会主动惹事,但谁要来惹我,那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顾仲尘愕然,但随即笑道:“倒是小弟多虑了,徐兄何等人物,又岂会被如此小人欺辱,来,喝酒喝酒。”

    一顿酒在欢谈中结束,到得下午三人带着几分酒气又回到了书院,社日已经开始。

    徐子桢昨天路过的那座桥叫作状元桥,而过了桥后是一片开阔的广场,社日的活动就在这里举行,在他们三人到的时候广场上已热闹非凡,内外院诸多学子全都聚在了这里,或三五成群吟风赋花,或另辟一隅高谈阔论。

    顾仲尘道:“这便是社日,徐兄可随意走走,若有中意之题可共与之。”

    徐子桢摆了摆手刚要说什么,身边却正好走过一个曼妙端丽的女子,正是昨天见到的那位美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