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15章:两颗花生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秦松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哪曾吃过这样的亏,恼羞成怒之下再管不得其他,心一横抄起一把椅子冲了上来:“我跟你拼了!”

    那汉子一抬脚就将他踹翻在地,冷笑道:“既然不识抬举那就莫怪老子了。ww..”

    另一个汉子把门一关,门外龟奴已吓得魂飞天外,赶紧去叫老鸨,就这一来一回的功夫屋里早已收拾完毕,老鸨急急忙忙过来正看见屋门打开,两个金人汉子抓着秦朱二人往外拖,翠烟则脸色煞白缩在角落,惶惶然不知所措。

    “哎呀呀二位爷,这是怎么了?”

    两个金人汉子一瞪眼:“老子教训俩兔崽子,怎么,你要管这闲事?”

    老鸨是个老江湖,两边她谁都不敢得罪,真要说到底的话她宁愿得罪秦朱也不愿得罪金人,要知道能在这地方开楼子的毕竟总是有些靠山背景的。

    这么一来她已做了选择,乖乖地退到一边只作不见,两个金人汉子冷笑一声将秦朱二人拖了出去。

    傍晚时分,应天书院外的街道上正是热闹的时候,就在这时远处一阵马蹄声响,两骑快马从人群中冲突而来,到了书院门口忽然停下,从马背上扔了两条白花花的不知什么下来,再一转眼两匹马已绝尘而去。

    街上的百姓惊魂稍定围了过来,却愕然发现被扔下来的竟然是两个剥得赤条条的年轻人。

    人群里不知谁惊呼道:“这不是书院五大才子的秦松与朱时阳么?”

    这句话犹如一块巨石投入了湖水中,顿时激起了千层浪,应天书院在每个应天府百姓心目中如同圣地一般,其中的学子各个都是天之骄子,更何况还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人哗的一下围了过来,象看希罕物似的看着。

    秦松和朱时阳现在的样子已经不能拿丢人俩字来形容了,他们衣服鞋帽被剥了个干净,双手双脚全被缚着,后脊背上绑着根扁担,整个人被拉得笔直,脸没处藏,胯下那玩意更没地方躲,一阵微风吹过把俩人冻得一哆嗦,那东西瞬间又缩了几分。

    旁边围观者嘴里发出啧啧声,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特别是看见这种场景的时候,旁边不时传来惊叹声:“原来才子也就那么回事,没见得比老子大啊。”

    “这都跟俩花生米似的,你就这么点出息?”

    ……

    秦朱二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偏偏无法躲避,嘴里又被塞了两团棉絮,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着牙关紧闭双眼当起了鸵鸟。

    书院门口的护卫也是足足发了好一会呆才回过神来,哄散人群将二人抬进书院内,又引起书院内部的好一阵轰动。

    应天府的捕快来得很快,这二位少爷都是有大背景的主,捕快们自不敢怠慢,可听说对方是两个金人时却又集体怂了,只是秦朱二人暴怒之下硬是要个交代,捕快们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发动起所有力量进行全城搜捕。

    说是搜捕,可谁都没这胆子,大宋朝的捕快都会这招场面活,搜归搜,捕不捕另说。

    可惜那两个金人大汉从丢下人后消失了踪影,仿佛根本没在这个城里出现过一般,任捕快们怎么搜查怎么找也没找到蛛丝马迹。

    而这时的书院内不知什么时候传出了一条小道消息,说秦朱二人被剥干净丢门口的原因竟是因为在桃红阁与人争风吃醋抢夺一个婊.子,不到半个时辰而已,整个书院的住宿生全都知道了这事。

    女院也不例外,女人天生就有一颗八卦之魂,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圣地中发生这么劲爆的事,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全书院的女学已全都知道了秦朱之事,同时也知道了他们的新外号——花生米。

    而这个时候在应天府某座酒楼里,徐子桢又喝起了酒,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几人,分别是燕赵顾仲尘钱同致还有宝儿寇巧衣,另外还有那两个假冒的金人汉子——杜晋和闻八二。

    杜晋的易容功夫在真定金营时就让徐子桢他们惊艳过,更何况只是简单地装扮成金人而已,回头找个地方洗把脸换身衣服,鬼还找得到他们。

    当闻八二绘声绘色将整件事情说完后雅间内已笑翻了一地,就连寇巧衣也捂着嘴不住偷笑,跟着徐子桢这么长时间她也对这种荤段子免疫了,再说这两个都是徐子桢的敌人,不管怎么弄她都只觉得解气。

    燕赵咧着嘴笑道:“俩孙子怕是在书院内混不下去了,这他妈哪还有脸呆着啊?”

    顾仲尘却道:“未必,应天书院非等闲之地,得一个修读名额来之不易,除非他们为此事被开革出门,不然他们不会自行离开。”

    徐子桢砰的一声墩上一坛酒:“没事谈这种鸟人干嘛?没的扫了自己的兴,喝酒喝酒!”

    “来,喝!”

    这一晚众人又不出意外地醉了一片,只有宝儿和寇巧衣没喝,将徐子桢抬了回去。

    第二天徐子桢早早地来到了书院,却发现秦松和朱时阳没来,一问旁人说是请了假,也不知几时回来。

    那人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隐带猥琐,说完后忽然低声对徐子桢道:“那消息便是小弟传出去的,敢惹徐兄,当真是不知死。”

    徐子桢又好笑又惊讶,正奇怪自己什么时候人缘变这么好的时候那人又做了自我介绍,原来他是郓王赵楷的人,受王爷托付特地在书院内给徐子桢帮衬的,徐子桢表面上恍然加感动,心里却暗暗冷笑。

    秦朱二人惹了老子就是这结果,不过谁要惹了自己的兄弟,那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即便你是个王爷,照弄!

    平平淡淡又一天,下午才过了小半徐子桢就熬不住了,哈欠连天犯困不止,终于找了个借口溜出讲堂来到室外,刚吸了口新鲜空气打算清醒一下,眼前却晃过一道动人的身影。

    徐子桢眼睛一亮,这不是那冷得跟冰山似的美女么?不行,好不容易又碰回面,说什么也得勾搭一回。

    “美女,又见……”

    他快步过去刚嬉皮笑脸说了半句,那美女却转头瞥了他一眼,嘴唇轻碰吐出两个字来:“无耻!”

    徐子桢的笑容顿时僵住,这妞怎么个情况,早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