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18章:才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美女当先走着,徐子桢后头跟着,这一路他的眼睛光看着美女的身段了。⊙,

    这绝对是一个完美的背影,柳腰纤细青丝如瀑,现在又是刚进入初夏,衣衫单薄更显身材,将她一双修长完整地勾勒了出来。

    不知走了多久徐子桢才回过神来,这里他还没来过,因为这是女院的范围,号称一切男性牲口不得靠近的书院禁地,徐子桢还没开口问,美女就带他进了一间屋子里。

    屋子不大,但是门前开阔又朝南,敞亮通风,美女进屋后将窗关了起来,指着椅子道:“坐吧。”

    徐子桢到这时候反而有些紧张了起来,这辈子他还没有过被这样水准的美女如此主动的时候,难道她对老子一见钟情现在啥火焚身了?

    不过美女接下来的话让他清醒了过来:“徐子桢,你何时才能不如此鲁莽?”

    徐子桢愕然:“啥意思?话说美女你是哪位,你认识我么?”

    美女款款坐在徐子桢对面,脸上神情风轻云淡,带着一种看破世间万物的淡然从容。

    “你乃书院学子,可称我易之先生。”

    徐子桢道:“哦对,刚才就听别人这么叫你来着,易之先……”说到一半他反应了过来,惊讶道,“你……你不会告诉我你是书院的教师吧?”

    易之先生微微颔首:“我号易之,学子们便如此称呼我,有何不妥?”

    徐子桢看着她那绝美的脸庞和窈窕的身段,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易之先生被他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却也不动气,依旧淡然地说道:“你若存疑大可去问蒋夫子。”

    徐子桢用力甩了甩脑袋勉强回过神来,好家伙,这大美妞看着最多也就二十出头,不出意外比自己都还小那么一两岁,怎么居然会是这大名鼎鼎的应天书院的教师,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不过眼下不是研究这事的时候,徐子桢想起了进屋时她说的那句话,他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后问道:“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我什么什么不鲁莽,这是几个意思?我什么时候鲁莽了?”

    易之反问:“你什么时候不鲁莽了?”

    徐子桢见她虽然语气不急不徐,却隐然带着一股子教训的味道,顿时不服气起来:“嘿,我怎么感觉你象认识我好几十年似的,鲁莽?比如说呢?”

    易之悠悠地道:“比如……你在苏州城内便一直鲁莽,若非如此你那位市井好友又怎会殒命?”

    徐子桢心里一沉,易之说的显然就是花爷,他的死到现在还一直象片阴影般挂在他心底,这时被她提起来让徐子桢又想起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

    他沉默了片刻说道:“花爷的死是个意外,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拿我的命去换。”

    易之摇了摇头:“即便是换那也是一条命,你本可以做得无人损伤才是。”

    徐子桢不禁嗤笑:“说得轻巧,老子忽然间就被通缉,一点准备都没有。”

    易之道:“所以说你鲁莽,万事须得未雨绸缪,毫无退路之下自然经不得变故。”

    徐子桢讶然,这大美妞说话带着股哲理的意思,这一刻仿佛她不是什么教师而更象是一个军师,正在给他分析战局时事。

    易之接着又道:“再说兰州城外之战,若你能好好计划,那一战除能以少胜多外更能少伤亡一半将士。”

    徐子桢又不服气起来:“喂美女,别人都说那一战打得漂亮之极,怎么到你这儿就又鲁莽了?有这么败笔么?”

    易之微微一笑,左手轻捉右手袖口,伸出一根青葱似的玉指蘸着茶水在茶几上画了起来。

    “此乃金城关,此处乃平原,此乃山隘,此处有河,若我未记错的话兰州当时并无多少兵马,但你只需在此处稍作设伏,此处百人设诱……”

    徐子桢看得瞠目结舌,易之只是拿手指画而已,就将当时金城关外的地势画了个一清二楚,关键还不在这里,而是她说的每一句都完全说到了点子上,徐子桢不由自主顺着她说的回想了起来。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十万西夏大军气势汹汹朝着金城关杀来,种师中的德顺军还没来得及赶至,如果光看当时的情形兰州是必破无疑的。

    可是按照易之现在画出来的计划和设想,只要按照这些去做,哪怕种师中最后没来,恐怕夏军也讨不了什么好去,她的每一计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妙就妙在她能在金城关外这屁大的地方摆下一计连一计。

    易之收回手来,淡淡地道:“芏嗣泽久经沙场带兵多年,可说是老奸巨猾,只是反而更易中计,你再仔细看看,我所说可有不对?”

    徐子桢是不懂什么兵法布阵,可是不代表他就是笨蛋,易之只是简单画了几笔而已,他就很明显看得出来这之中的区别,不说那天能少伤亡一半将士,要是运气好些能更少也未必。

    他不禁又再看向易之,心里既佩服又惊讶,这只是个二十多的姑娘而已,却没想到心思居然这么缜密,而且从这几句话里不难看出她的大局观极强,且对兵法极熟。

    易之不理徐子桢的满脸惊讶,又说道:“再说近日那些事,我问你,康王让你进书院为的便是你的安危,可你这几日行止又如何了?社日争风,又与秦朱二人如此纠缠,你是怕旁人不知你徐子桢在书院么?你是怕李邦彦王黼之流忘了你在此地么?”

    徐子桢只觉背上满是冷汗,易之大美女说的话仿佛一柄大锤,一下下沉重地敲在他心头。

    对啊,七爷让我来是暂避风头的,结果适得其反,老子来书院没几天就闹了个全院皆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易之看了一眼徐子桢,又说道:“那秦朱二人岂是易与之辈,今日若非我与蒋夫子故意晚些现身,你又怎能如愿将他二人开革?他二人若不开革你在院中的时日便无法自由,你,能想明白么?”

    徐子桢哪还能不明白,只是这短短几句谈话,他就对眼前这大美妞佩服得一塌糊涂。

    我靠,这是人才啊!什么狗屁五大才子,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才女,要是领兵打仗带着这一位,少说都能顶得上一支队伍了。

    徐子桢肃然起敬站起身来,刚要说话易之却又开口了:“我不知你是如此猜出那许多事情来,但是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个神棍罢了,想来蒙蔽于我却不是那么容易。”说完起身一指门口,“话已与你说完,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