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20章:秦松的火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易之仿佛永远没有什么表情似的,只淡淡地说道:“天下诸事并非皆用武力便能化之。。: 。”

    徐子桢发现自己错了,一个漂亮妞不一定就一定讨人喜欢,就比如眼前这个易之,漂亮倒是足够漂亮,可就是一副天下事都在掌控的得瑟模样,她要是个男人的话怕是早被自己暴打一顿了。

    “好吧,你聪明,哥傻‘逼’,这总行了吧?”徐子桢已懒得再理她,对于她的来意也懒得再猜,无非就是赵构或是赵楷的意思,可看这妞的样子显然也不是十分乐意。

    可易之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单纯,居然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道:“你知道便好。”

    徐子桢气得笑了出来,砰的一声把酒杯墩回桌上,问道:“既然易之居士这么聪明,那不妨给我分析分析,姓秦的和姓朱的现在被开革了,你说他们会死心么?”

    易之看了他一眼:“如此浅显之事你都看不出么?朱时阳之叔并无实权,他自然不敢再有何举动,但秦松却未必,他有李邦彦撑腰,此番受了你这恶气绝不会就此罢休。”她顿了顿又说道,“你勇武莫当,秦松必不会直面于你,若不出所料他将以计‘诱’你来入彀,而你这暴烈鲁莽的‘性’子十有会落他手中。”

    徐子桢等她说完后不屑地嗤笑一声:“使计?哥们天天在书院呆着,他能用计把我骗出去?晚上我就算出来喝酒那也还有哥几个呢,他能叫来多少人杀我?不是我说大话,就他那种废物点心,来多少人老子给他宰多少。”

    易之也不生气,只淡淡地道:“我言尽于此,听不听由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徐子桢对这眼高于顶的娘们已经没了任何想法,索‘性’把她当成空气,扭头和燕赵钱同致他们有说有笑地喝了起来。

    一顿酒喝了近两个时辰,不过徐子桢不知道,在酒楼外不远处的街角有几个人正隐在暗处低语。

    “一切都安排好了?”

    “回公子,俱已妥当。”

    “你的计策可行么?”

    “公子放心,徐子桢生‘性’莽撞好打不平,绝无错漏之虞。”

    “那就好,哼!徐子桢,你的狗命本少爷要定了!”

    月光之下秦松铁青‘阴’狠的脸庞隐现。

    ……

    “脱帽‘露’顶王公前,一枝红杏出墙来,嗝……这酒有劲,以后就来这儿了。”

    “徐兄,你这诗念……念‘混’了吧?”

    “小顾你不是早醉了么,怎么还,嗝……还听得出小徐念‘混’?”

    “我怎么听着‘挺’好,‘混’了么?”

    徐子桢和燕赵等几人勾肩搭背地从酒楼出来,脚下都已有些不稳了,这酒楼的特‘色’就是他们的酒,据说配方独特酒劲极强,就算徐子桢这样的好酒量居然也已飘飘然了。

    四个男的踉踉跄跄的走着,易之和秀儿则跟在后边,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抹无奈。

    这就是男人……

    几人晃晃悠悠地走着,身前不远处有两个年轻‘女’子正结伴走着,看那模样象是刚逛完夜市准备回去,忽然从旁边墙上掠下两道黑影,一抖手拿出两个麻袋朝她们头上罩去,接着弯腰一拱将两个‘女’子扛到肩上,速度极快地窜了出去。

    这起劫人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那两个‘女’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捉走了,任凭她们在麻袋里惊呼挣扎却丝毫没有作用。

    徐子桢的酒意瞬间清醒,暴叫一声跳了起来:“我靠,又他妈是这套?”话音刚落他想也不想就已冲了过去。

    事情就在他们几人眼前发生,只是徐子桢亲身经历了好几次,因此才反应特别快,等燕赵他们回过神来时他已跑出老远,易之刚哎的叫了一声徐子桢已不见了踪影,她恨恨地一跺脚:“这人,怎的还是如此莽撞。”

    燕赵也很快回过神来,一伸手扯下身上长衣急道:“快追!”

    ……

    四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微凉,风扑在徐子桢脸上让他的酒意很快消退了下去,两个黑影一直都在他视线之中,看得出是两个练家子,他的速度不算慢,可追了许久也没能将距离拉近些。

    不知追了多久,两个黑影一拐弯钻进了一条胡同内,徐子桢刚跟进去就见他们进了一个宅子,他跟过去左右看了看,这里四下无人,这宅子的围墙也不算高,再侧耳听了听里边似乎隐隐传来说话声。

    “妈的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厮鸟,追老子追了一路,也不知在不在外边。”

    “追来又怎的,咱们这儿可有四个人,怕他何来?”

    徐子桢听得真切,顿时放了心,那两个黑影速度虽快但身板不象是练硬功夫的,哪怕这里有四个人也不足为惧,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借着酒劲纵身一跃跳起身来,手扳住围墙边缘一翻身跳了进去。

    院子里搭着竹棚,徐子桢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那四人在屋里说话连个灯也不点,显然是怕被人追上,他更不多想,顺着说话声音的源头‘摸’去,没几步‘摸’到一扇‘门’,用力一脚踹去,大‘门’应声而开。

    徐子桢站在‘门’内大喝一声:“给爷滚出来!”

    屋里寂静一片无人答话,徐子桢隐约觉得有些不妙,脚下一退靠住墙边,从怀里‘摸’出个火媒,火光燃起,照亮了屋内每个角落。

    这里空空‘荡’‘荡’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徐子桢心里一惊:“不好,中计了!”

    他刚要退出屋子,但大‘门’却忽然猛的关了起来,没等他扑过去就听‘门’外一阵铁链摩擦声,大‘门’被锁了起来,紧接着院子里亮起了火把,有个熟悉的声音大笑起来:“徐子桢,旁人都说你文武双全智计无双,本少爷看却也不过如此!”

    徐子桢眉头一挑:“秦松?”

    “自然是本少爷!”屋外的秦松咬牙切齿看着被锁着的‘门’,冷笑道,“你不是很厉害么?本少爷倒是要看看你还怎生逃脱,来人,给我点火!”

    徐子桢心里一动,忽然发现这屋子的窗都已经被封了起来,鼻尖充斥着一股难闻的火油味。

    糟糕,刚那易之居士还说来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着道了,秦松这小子居然要烧死自己,这他妈可够狠啊!

    屋顶和‘门’窗都已浇上了油,屋外更是堆着干柴,秦松身旁跟着几个青衣短打的汉子,四散开来已点上了火,很快火苗就蹿起,黑烟和热‘浪’顺着‘门’缝往屋里钻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