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22章:怎么擦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大姑娘坐在墙头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咯咯……现在你知道自己有多帅了么?”

    徐子桢发现这大姑娘长得真好看,眼睛本来很大,但这一笑却弯成两道月牙,坐在墙头时两条长腿在墙边一荡一荡的,单薄的裤料将她腿部曲线毫无保留地勾勒了出来。,

    “美女,那你芳名叫什么呢?”

    “萧弄玉。”

    “哇!好名字!”徐子桢心里有些邪恶了起来,弄玉吹“萧”?嘿嘿,我喜欢。

    萧弄玉看来是耶律大石派来暗中保护自己的,这一点绝对没跑,想起这个几乎是拣来的结义大哥,徐子桢心里还是很有点感动的,先前有耶律符这位大高手,现在又换成了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姑娘。

    啧啧……难道这是我大哥特地送我的?

    徐子桢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物,忍不住问道:“萧弄玉?你是萧塔不烟的妹妹么?”

    萧弄玉惊讶地道:“咦?你认识我嫂嫂么?”

    “啊?她是你嫂子?”徐子桢一惊,萧塔不烟是西辽的开国皇后,也就是耶律大石的结发妻子,她是萧弄玉的嫂子,那不就是说……

    萧弄玉道:“是啊,她是我哥的妻子,不就是我嫂嫂么?”

    徐子桢奇道:“那你怎么姓萧?”

    萧弄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随我母亲姓,这很正常啊。”说到这里她往远处看了一眼,笑道,“有人来啦,我先走了,放心吧,我哥哥让我暗中护着你,我便不会让你有事的。”话音刚落她就已消失在了墙头。

    “呃……”徐子桢已经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耶律大石会把自己妹妹派来暗中保护他,要知道耶律大石可是西辽国的开国君主,今后他的妹妹就是西辽的长公主,金枝玉叶啊!

    妈的,老子这回面子可够大的。

    砰的一声院门忽然被踹开,燕赵满脸焦急地冲了进来,一眼就看见站在院里发呆的徐子桢,旁边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那边还有个脑门上破了个洞的,看样子已经死了一会了。

    这回轮到燕赵发呆了:“你……你没事吧?”

    徐子桢回过神来,嘿嘿一笑:“我能有什么事?这种货色再来几百也不够我揍的。”

    “那就好那就好,妈的吓死老子了。”燕赵双手撑着膝盖喘息着,眼睛再一次扫过那个脑门破洞的,仔细一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小子?”

    “徐兄!”门外再次传来呼声,是顾仲尘钱同致还有易之秀儿都到了,他们没有燕赵那样的身手和体格,一个个都跑得脸色煞白气喘如牛,可奇怪的是秀儿居然还是平平常常的没一点异状。

    徐子桢抢在他们头里先拍了拍身上,笑嘻嘻地道:“放心吧我没事,其实我是一早就看出了这是个阴谋,跟过来也只是为了将计就计斩草除根罢了。”

    远处暗中的萧弄玉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人真不要脸,还将计就计,要不是本小姐出手你都已经外焦里嫩了。

    顾仲尘看着眼前火光冲天的屋子,再看了看地上的那群人,指着秦松的尸体愤愤地道:“岂有此理!此乃蓄意害命之举,便是此贼不死也难逃我大宋律法之惩!”

    燕赵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道:“娘的吓死老子……吓死我了,还好小徐你功夫好。”

    徐子桢道:“嘿嘿,不过是些庄稼的好帮手罢了。”

    “什么意思?”

    “一坨坨屎而已。”

    就在这时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徐!子!桢!”

    徐子桢吓了一跳,只见易之将燕赵钱同致扒拉开走了过来,一双眼睛愤怒地看着他,徐子桢顿时想起易之在不久前跟他说的话,不禁心里有点发虚,干笑一声道:“美女,有……有啥吩咐?”

    易之只觉得自己快疯了,也不知这男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刚跟他说过一切要低调小心别鲁莽,一转眼就丢到了脑后。

    “小女子何德何能敢对你徐大公子有吩咐,你既有如此能耐,我也不必再跟随你左右了,你的死活又与我何干?”

    徐子桢垂低了脑袋象个做错事的熊孩子,也是,人家再三关照自己,而且身为一个大宋朝的姑娘家跟着自己大晚上出来喝酒,为的不就是看着自己不让自己鲁莽么?可自己倒好,为了打抱不平险些把自己做成了烤猪,这要真出点什么事的话赵构怎么办?大宋朝怎么办?难道又恢复到历史去?

    他不好意思地挠头道:“那个……易之居士别生气哈,我这人就是太毛躁,以后一定改,一定改!”

    易之指着秦松的尸体道:“秦松虽只是商贾人家,但他身后有李邦彦,本来朝中诸人尚未摸清你与金人的关系,短时间内无人来动你,但你如此一来便是逼得秦家与李邦彦来寻仇,难道你便是如此回报康王与开平王对你的栽培厚爱么?”

    这话一出徐子桢听出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易之是七爷和雍爷的人,和郓王赵楷没关系,这下他心里踏实了,看着易之的眼神也亲切了些。

    对付女人,徐子桢有的是招,他厚着脸皮嘻嘻笑道:“易之居士您只管骂,多咱您骂得没气了……啊不是,是消气,或者揍我几拳踹我几脚也行,我绝不反抗。”

    “你!”易之只觉一口气堵住了胸口,徐子桢这几句话哪象是在道歉,反而象是男女间的,她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回复到冷静,沉哼一声道,“祸事既出,我便打死你又能如何?秀儿,我们走。”

    徐子桢见她扭头就走,一怔之下叫道:“哎,你不给我出出主意?这接下来该怎么擦屁股啊?”

    易之涨红了脸扭头瞪了他一眼:“粗鄙!真不知康王与开平王怎会如此器重你!”

    徐子桢还要再说什么,易之和秀儿已经扬长而去,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我靠,这妞怎么说走就走,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钱同致嘿嘿笑道:“你就知足吧,易之居士可从没跟哪个男人说过三句以上的话。”

    徐子桢奇道:“这么牛逼?她凭什么?”

    顾仲尘也插嘴了:“就凭她乃大宋第一奇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