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24章 :高璞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天将亮的时候徐子桢才神清气爽地起了‘床’,洗漱一番后来到跨院叫醒了燕赵。。

    这次去汴京找赵构后说不得又要躲一阵子,李邦彦他们一伙人要是集合起来那能量绝不容小觑,徐子桢现在身边没什么人,只能带着燕赵防一防,至于杜晋闻八二他们,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安排了他们。

    必须抓紧时间开溜!

    只是他和燕赵刚一打开‘门’,就听‘门’外有人低声叫他:“徐子桢。”

    徐子桢吓一跳,借着微弱的月光努力看去,终于发现了墙角处有个隐藏着的黑影,再仔细一看,竟赫然是秀儿。

    “咦?秀儿姑娘,你怎么在这儿?”徐子桢大感奇怪,赶紧走了过去。

    秀儿竖起食指抵在‘唇’边:“轻声,开平王爷在等你,随我来。”

    徐子桢一愣,这位爷怎么来了,又怎么会通过秀儿来找自己?

    不过眼下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多想,反正秀儿是易之居士的闺蜜,而易之又是七爷派来的,跟她走应该不会有错。

    燕赵自打见着秀儿后那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原本凌厉的眼神也变得呆滞了,身上的气势也没了,居然象个害臊的大男孩似的跟在后边一声不敢吭。

    秀儿头前带路,七拐八绕地带着徐子桢来到某个不起眼的宅子内,徐子桢一进宅子里就看见正当前的屋子里坐着个老头,翘着二郎‘腿’,正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看着他。

    徐子桢干笑一声:“哟,雍爷,您怎么来了?还这么早,吃早饭了没?”

    雍爷瞪了他一眼:“还吃早饭,老子都被你气饱了!”

    这老头消息还‘挺’灵通,秦松被杀的事这么快就传他耳朵里去了,徐子桢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费尽心思把自己‘弄’进应天书院,没想到自己还是不争气,捅了那么大个篓子出来。

    “怎么,不说话就行了?你小子厉害啊,说杀人就杀人,你是嫌李邦彦王黼他们把你忘了是吧?”

    徐子桢闷头吃了一顿教训,悻悻地道:“那小子都要把老子给烤了,还不准老子还手么?”

    “嘿,你总有道理,要不是你……算了,老子懒得跟你说那么多。”雍爷气得胡子翘老高,“也就是老子来巧了,你算有地方能躲一阵了。”

    徐子桢一愣:“躲哪儿?”

    “太原府。”

    “啊?您在那儿也有熟人?”

    “熟个屁,前些时日金狗子左路大军南下,已将太原城给围了。”

    徐子桢吓了一跳:“什么?太原被围?那您还让我去,这是打算让我去殉城?”

    雍爷气得跳了起来,照着徐子桢脑‘门’狠狠敲了一下:“你小子这是脑袋还是个榆木疙瘩?老子让你去是给太原解围的!你要能搞定这事,圣上必定又有重赏,到时候李邦彦就算想拿你说事也不会有人理他,你明白不明白?”

    徐子桢恍然,可随即又郁闷了:“太原府这么大个城,守城将士都搞不定的事儿您让我这小屁民去有‘毛’用,话说您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雍爷道:“老子自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太原府不是没兵,只是没个带兵的好将,老子要你去就是让你出出力的,金狗左路军总共八万人,太原府有五万守军,以你的本事应该能解围了吧?况且老子又没让你一个人去,还有个神机妙算的大军师陪着你呢,而且是你的熟人。”

    五万对八万,徐子桢心里一阵郁闷,老头还真看得起自己,不过他接着又好奇了起来:“军师?是哪路神仙?小种相公?”

    “是我。”

    一个声音传来,易之缓缓走了出来。

    徐子桢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傻了半天吃吃地道:“你……你去给我当军师?没开玩笑吧?”

    雍爷又是一瞪眼:“开什么玩笑,老子象开玩笑么?就连种师中宗泽都对老子的闺‘女’佩服得一塌糊涂,你还敢怀疑?”

    “小种相公和宗大人都……等等,你说她是你谁?闺‘女’?”徐子桢话刚到一半就跳了起来,眼睛瞪得快要掉出了眼眶。

    易之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全书院怕是只有你不知此事。”

    徐子桢气道:“你姓易,他姓高,我哪知道你们会是父‘女’俩。”

    秀儿在旁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易之颇有些无奈地道:“我号易之居士,实则姓高名璞君。”

    妈的又丢人了!

    徐子桢老脸一阵发烫,干咳一声转移话题:“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高璞君道:“应天府已经在找你了,还打算留着吃午饭么?”

    徐子桢愤愤地道:“仗着漂亮就能老挤兑人么?”

    雍爷嘿的一乐,高璞君却难得地脸颊一红,瞪了徐子桢一眼没再说话。

    “对了徐小子,小九有封信给你。”雍爷说着话从怀里掏出封书信来。

    徐子桢急忙接过,小九就是王中孚,他给自己寄信一定说的就是柳风随那事。

    果然,王中孚在信里说墨绿的卧底很成功,偷听到了赵楷的某些秘密,现在已经确定了柳风随的母亲还在人世,而且被赵楷掌控着。

    “果然被老子猜到了,嘿!”徐子桢捏着信原地转着圈思索着接下来的举动。

    雍爷不耐烦道:“还不走?想什么呢?”

    徐子桢沉‘吟’道:“我觉着这么下去未必管用,万一郓王把我兄弟勾回去后还把他老娘控制着,这该怎么玩?”

    雍爷翻了个白眼:“你个蠢蛋,摆着军师不请教,当自己多厉害呢?”

    对啊,才‘女’还在这呢。

    徐子桢眼睛一亮,求助地看向高璞君,嘴里没说话,不过眼睛却是水汪汪的一副可怜相。

    高璞君明显被他看得有些恶寒,但还是很快稳住了神,淡淡地道:“若是你那朋友依着你那计策,不光再无与母亲相聚之日,更有可能从此陷身郓王府再无自由。”

    “我靠,不是吧?”徐子桢傻了眼,“那美‘女’你说该怎么办?”

    高璞君哪曾有过被人这么称呼,顿时脸又一红,瞪了他一眼还是说道:“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与郓王翻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