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28章:天龙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燕赵悄悄地往旁边站了两步。。: 。神仙又打架了。他这小小凡人还是躲远点好。

    秀儿则掩着小嘴满眼惊讶。自家小姐素來平静从容。从未有过跟人这么斗嘴打赌的事情发生。可似乎从认识徐子桢之后这个‘性’子就起了变化。每回见到徐子桢总难免会斗上几句嘴。甚至到最后不欢而散。

    其实高璞君自己也沒想明白。这时候的她兀自气咻咻的难以平复。徐子桢太可恶。总是小看‘女’子。难道他就本事很大么。

    她看了一眼徐子桢。恨恨地咬了咬嘴‘唇’。当初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开平王雍爷早早地跟她提起过这人。说他如何英勇善战。如何诡谲多计。自己倒还曾经满是好奇地等着见识一下这位奇人大才。可沒想到……

    呸。什么大才。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脸皮厚。而且粗鄙下流。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看的地方还总自己的‘胸’口和大‘腿’。她恨不得把那双贼兮兮的眼睛挖了出來才解恨。

    高璞君暗暗发狠。你既看不起‘女’子。我便让你自尝后果。区区一座天龙山而已。又有何难攀。到时候你就等着跪地献茶称我为师吧。

    徐子桢哪知道她心里转过这么多念头。这时候的他眼前仿佛看见了高璞君穿着一身‘女’仆装。黑丝小内齐‘逼’短裙。然后羞答答娇滴滴地说:“主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來服‘侍’您就寝。”

    “兄弟。兄弟。”

    好梦被瞬间惊醒。眼前的‘女’仆变成了黑脸膛的韩世忠。徐子桢吓了一跳。回过神來:“啊。怎么了。”

    韩世忠疑‘惑’地看着他:“想什么好吃的呢。口水流成这样。”

    徐子桢赶紧伸手一抹嘴。故作一本正经地扯开话題:“五哥。那我就先告辞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过几天我会想办法联系你。”

    韩世忠一脸肃穆:“真决定了。”

    徐子桢笑笑:“决定了。放心吧。兄弟我鸟大命大。死不了。”

    “哈哈哈。”韩世忠大笑。高璞君则羞恼地啐了一声。

    四人沒和汾州大营内的姚古见上一面。由金可破带着出了营。不多久來到了一条小道上。从这里往北不多远就是天龙山南麓。.第一时间更新 巍峨高耸的山峰已清晰可见。

    “徐大哥保重。我可还等着你带咱们打金狗呢。”

    这是金可破临别时跟徐子桢说的话。高璞君在旁暗自鄙夷。这粗人就算勇武过人。那也只宜为将不可为帅。若真要靠他带兵必定会累死三军。

    天龙山已在眼前。徐子桢笑嘻嘻地对高璞君道:“美‘女’。你确定要跟我打这个赌。你要是输了我可有点不好意思哈。”

    高璞君看都沒看他一眼。一咬牙将身上那条曳地长裙撩了起來。缠在腰间打了个结。冷冷地道:“前头带路。”

    徐子桢张口结舌站在原地。半晌沒回过神來。他沒想到高璞君会來这一招。

    生猛。霸气。

    山风呼啸。将高璞君身上那条薄缎‘裤’子吹得贴在了‘腿’上。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曲线顿时显‘露’无遗。看得徐子桢险些连眼珠子都掉在了地上。

    “哼。”高璞君感受到了徐子桢那火辣辣的目光。不禁又羞又恼。但此时此刻后悔也沒用。穿着长裙根本沒法爬山。而高璞君的‘性’子又不愿为了这点小事致使输了这个赌约。

    她瞪了一眼徐子桢。心中暗道:权当被狗看了。

    徐子桢傻在那儿忘了带路。高璞君索‘性’不管他。先一步往前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秀儿看了两人一眼。无奈地跟了过去。

    燕赵在旁低笑一声:“怎么样。漂亮吧。”

    徐子桢兀自沒回魂。茫然地应道:“啊。漂……”还沒说完他就反应了过來。故作不屑地道。“也就这样。整天拿捏着架子装高贵。沒劲。”

    燕赵挤眉‘弄’眼坏笑道:“我觉得不错嘿。要不你加点劲把她拿下。我瞧高大小姐的身段象生儿子的料。”

    徐子桢鄙夷道:“我看秀儿还是生龙凤胎的料呢。你啥时候才能搞定她。”

    一说起这个燕赵的脸就垮了下來:“这都一路走了几天了。秀儿她压根不理我。”

    徐子桢道:“废话。你除了偷看就是偷看。人家是‘女’孩子。你一大老爷们就不能大方点跟人搭个话说个荤段子什么的。”

    燕赵吓了一跳:“荤段子。这……不好吧。”他顿了顿又低声道。“你说秀儿会不会是嫌我不好看。”

    徐子桢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道:“放心吧。丑百合也有‘春’天。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去追。越热情越好。秀儿这样的斯文姑娘反而吃这套。她早晚会爱上你的。”

    ……

    高璞君象是憋了一口气。速度居然一点都不慢。徐子桢在后边看得有些惊讶。他沒想到的是高璞君居然沒缠足。裙子系在腰间后那双‘玉’笋似的纤足就暴‘露’在了他眼前。

    难怪她敢打赌爬山。虽说这样也未必会赢。但至少比三寸金莲要好太多了。徐子桢现在相当佩服雍爷。居然肯让自己的‘女’儿不缠足。要知道这年头不缠足的妞可是个异数。

    说起这个。徐子桢忽然想到了自己。这年头的男子都留长发。象他顶着一头板寸的根本看不见。可是他也沒辙。來北宋不过半年多时间。待他长发及腰。成吉思汗已在‘射’雕。

    天‘色’渐渐暗了下來。高璞君却沒一点要休息的意思。依然在前面努力攀爬着。徐子桢心里逐渐升起一丝佩服。同时不忘仔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段。

    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就是看多了有点上火。

    高璞君紧咬银牙强忍着心中羞怒。她虽沒转过身。但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火辣赤.‘裸’的目光一直在看她。这样的目光让她十分不自在。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一直在轻柔地抚‘摸’着她。

    可恶。这登徒子。‘淫’贼。恶棍。

    高璞君将一切她所知道的词汇用在了徐子桢身上。

    一轮明月升起。不知不觉已经入夜。

    徐子桢忽然神情一紧。脚下猛然一蹬飞纵前扑。高璞君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扑了个正着。身子一个踉跄顿时摔倒在地。她积蓄了半天的怒火终于爆发。转身怒道:“徐子桢你……”

    话沒说完她就怔在了那里。月光下徐子桢脸‘色’惨白倒在地上。手中紧紧掐着一条青黑相间条纹的蛇。而那个三角形的蛇头正死死咬在他的手臂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