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35章:叫我哈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初夏的河水还有些微凉。。: 。将徐子桢身上的箭伤刺‘激’得一阵‘抽’搐。不过徐子桢的心里却放松了下來。

    他敢肯定金兵不会跳进河里來追赶。因为他们都是穿着铁甲的。进水就会象个秤砣似的沉到水底。徐子桢只要不在河面上‘露’头就行。金兵的弓箭再厉害也伤不到水里的他。

    果然。那个金将在河边气得暴跳如雷却沒有丝毫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徐子桢逃脱。

    水流很急。不多时就将徐子桢带得离了老远。只是他还不敢懈怠。憋着一口气爆发出最大的潜能向前游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他的体力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快速消耗着。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着血。在他感觉到手脚酸软眼前发黑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失血过多了。

    不能再耗在水里了。徐子桢又勉强游了一段。这才浮上水面。四周看了看。那队金兵已经不见了踪影。河边不远处有片树林。正好能让自己隐匿身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体力几乎耗尽。徐子桢拖着湿漉漉的身体和沉重的脚步上了岸來。现在必须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这么下去他怕随时都会晕倒。

    这片树林面积并不光。但那些树却郁郁葱葱的不知经过了多少年头。再往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原。野草长得有一米多高。微风拂过。惹起层层绿‘波’。

    徐子桢咬着牙钻入林中。随便找了株大树坐了下來。.第一时间更新 背靠着树干的那种踏实感让他终于轻舒了一口气。

    安全了。

    徐子桢喘着粗气着实好一阵休息。好不容易缓过了些神來。接下來该把身上这些箭给拔出來才好。他可知道这东西留在身上时间久了容易生箭疮。在这年头可是要死人的。可是他手刚伸出來时忽然听到不远处好像有动静。他的手顿时僵在了那里。

    一个清脆活泼的少‘女’声音抱怨道:“讨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里怎么这么安静。连个活物都不见。”

    另一个声音舒缓温柔。轻笑道:“阿娇你可仔细些。此处‘阴’暗‘潮’湿怕是有蛇。”

    少‘女’明显吓了一跳:“啊。‘奶’娘你别吓我……”

    徐子桢略一迟疑就决定离开再说。这里已经是太原北。是金人控制的地方。自己在金国已经是挂上号的人物。万一來的是金人那就铁定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耽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身上再沒力也得走。他挣扎着站起身來。趁着还沒被发现赶紧离开才是。

    只是他忘了自己流了这么多的血。脚下早已沒了力气。才一站起就觉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又不小心带到了身上的箭伤。剧痛之下他不禁闷哼一声。

    就在这时那个少‘女’一声欢呼:“呀。有活物了。”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弓弦响。徐子桢还沒來得及反应过來。就觉左后肩一震。接着一股剧痛传來。又中箭了。

    这一箭就好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徐子桢再也支撑不住。扑地倒落。在他将昏未昏之际仿佛听见一阵脚步声急促地传來。那个少‘女’诧异的声音响起:“咦。不是个兔子么。怎么是个人。”

    徐子桢眼皮越來越重。在晕倒前的那一刻他只想骂一句:“妈的。你家的兔子能长一百多斤么。”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开始隐约有了意识。只是眼皮还很重。难以睁开。身上好多处地方很疼。他依稀记得这都是中了箭的地方。

    能感觉到疼就是说我还沒死。

    徐子桢心中一定。‘迷’‘迷’糊糊地又要睡去。这时他的肩头猛的一阵剧痛。几乎痛入心扉。顿时让他痛得一声闷哼。醒了过來。

    眼睛刚一睁开。徐子桢就见到面前站着一个中年‘妇’人。.第一时间更新 面容温柔秀美。手中正攥着一支带有血迹的羽箭。不用说这是刚从自己肩上取下來的。

    中年美‘妇’显然对处理这样的伤很熟练。箭刚拔出。另一只手就已拿着块帕子按住了伤口。等血稍止一些后快速地洒上‘药’粉后包扎起來。

    “呼……呀。你醒了。”中年美‘妇’刚舒了口气。就见徐子桢的眼睛睁了开來。顿时一喜。

    徐子桢勉强笑了笑。还沒來得及表示一下谢意。就见面前忽然多出一张脸來。

    这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脸庞。明眸皓齿。眼中带着几分古灵‘精’怪的狡黠。琼鼻小巧玲珑。樱桃小嘴微微有些嘟起。红馥馥的很是‘诱’人。

    少‘女’好奇地看着徐子桢:“中了这么多箭居然还沒死。你的命真大哎。”

    徐子桢一听她声音就想起來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拿自己当兔子‘射’的不就是她么。想到这里有些沒好气地道:“那是姑娘手下留情。要不然你再‘射’准点我的命就不大了。”

    少‘女’小脸一红。却瞪起了眼睛道:“喂。你这人怎的不知好歹。是我救的你哎。”

    徐子桢翻了个白眼:“我只记得你拿我当兔子‘射’。救我的可是这位漂亮姐姐。”说到这里对那中年美‘妇’一笑。“谢谢姐姐救我。”

    少‘女’气得哇哇‘乱’叫。拉住美‘妇’的袖子叫嚷道:“‘奶’娘你看。早知道不救这家伙了。居然还敢挤兑我。”

    “好啦。确实是你误伤这位小哥在先。”美‘妇’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又对徐子桢抿嘴笑道。“小哥唤我兰姨即可。姐姐二字奴可生受不起。”

    徐子桢也不矫情。笑着叫了声兰姨。随即挣扎了要坐起身來。刚一动就觉得浑身好多地方都是一阵剧痛。顿时忍不住痛哼一声。

    兰姨急忙扶住他:“你伤势太重。莫要急着起來。”

    徐子桢无奈只得继续躺着。左右看了看。这里好像是一间寻常乡下农户人家。屋子甚是简陋。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沒有。他忍不住问道:“兰姨。这是哪里。”

    兰姨道:“我也不知此处叫什么名字。只知是大同府与太原府之间。对了。小哥怎么称呼。从哪里來。”

    那少‘女’这时又‘插’嘴道:“就是。人家救了你也不说自报家‘门’。喂。你看着不象是宋人吧。”

    徐子桢仔细看了一下少‘女’的装束。只见她一头秀发用一枚‘精’致的束发金环拢在了脑后。身上穿着件火红的薄绸‘春’衫。脚下蹬着双小牛皮的快靴。腰间挂着柄镶宝石的短刀。

    这丫头还说我。怕是她才不是宋人吧。看这身打扮还不象是寻常人家。难道是金国的什么贵族小姐。

    徐子桢又看了一眼少‘女’那张娇俏的小脸。玩心顿起:“我是‘波’斯人,叫穆罕默德哈尼。”

    少‘女’一怔:“好奇怪的名字。木……木什么。”

    徐子桢嘿嘿一笑:“你叫我哈尼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