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38章:妈,我想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阿娇兀自无法睁眼。。: 。只是感觉到在移动。顿时急道:“兰姨别走啊。我要杀了那些‘混’蛋。”

    兰姨还沒开口。徐子桢就喝道:“闭嘴。你想死别连累兰姨。”

    阿娇勃然大怒。但她毕竟还是聪明的。一转念就明白了徐子桢这话里的意思。只得咬牙哼了一声。竟然鲜有的不说话了。

    兰姨闭着嘴一声不吭。脚下不停将徐子桢和阿娇带出了老远。.第一时间更新 在來到一片树林中时才停了下來。长舒了一口气道:“好险。”

    阿娇小脸一红。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差点害死兰姨。徐子桢看了她一眼刚要说话。兰姨却又开口转移话題道:“哈尼小哥。多谢了。还好有你相助。对了。你刚扔的那是何物。”

    徐子桢笑笑。从怀里‘摸’出几个蜡丸來:“这玩意叫胡椒。兰姨來。送你几个玩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能打人能做菜。”

    兰姨一愣:“啊。还能做菜。”

    两人正研究着。冷不丁旁边冒出來一声阿娇的大叫:“兰姨。你跟这家伙说什么做菜。我眼睛还睁不开呢。好痛啊。”

    兰姨这才反应过來。就着月光仔细看了看阿娇的眼睛。只见她那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现在只能紧闭着。眼眶红红的。泪水一直沒断过。兰姨心里一急。问徐子桢道:“哈尼小哥。这……这‘药’可有能解之物。”

    徐子桢有些尴尬。被胡椒面撒中了用什么洗他还真不知道。不过用清水应该就问題不大。他刚说完兰姨就急急拿出水壶。小心翼翼地替阿娇清洗了起來。在洗的时候阿娇一直大呼小叫撒娇不已。徐子桢听得一阵头疼。

    总算沒多久算洗干净了。阿娇试着睁开眼。欢呼道:“呀。真的好了。我还以为要瞎了。”刚说到这里一眼瞥见徐子桢。顿时气不打一处來。双手叉腰气呼呼地道。“喂。你这人怎么回事。一点都不顾及到我就‘乱’撒这东西。差点害我瞎了知不知道。”

    徐子桢靠坐在一棵树下。懒洋洋地道:“那你差点害兰姨丢了‘性’命你知不知道。”

    “我……”阿娇一时语结。心里一股气沒处撒。只能瞪着徐子桢。

    还是兰姨打起了圆场。温柔地笑道:“好了好了。多亏了哈尼小哥这一奇物。若不然我们还真要吃眼前亏。阿娇你也莫生气了。哈尼小哥也是情急之下出手。再说这东西无毒。也害不了你什么。就莫再提了。”

    阿娇兀自忿忿不平:“‘奶’娘你怎么老帮着他说话呀。你沒看我这眼睛都肿成什么样了。”

    徐子桢道:“该。.第一时间更新 谁让你拿我当兔子打。现在遭报应自己成兔子了吧。”

    “啊。我要杀了你。”

    “喂喂。你还真掏刀子啊。”

    兰姨抚着额头一脸无奈:“你们两个孩子……能消停会么。”

    ……

    徐子桢有些哭笑不得。刚经历过天龙山上风餐‘露’宿的三天。这会又在这荒郊野外过起了同样的日子。不知怎么的兰姨和阿娇似乎不愿进城。无论哪个城都一样。就是人稍多些的村镇她们也绝不停留。好像在防范什么人的追赶似的。

    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徐子桢也懒得过问。自己都一屁股的麻烦。哪还顾得了别人。

    当天晚上直到了午夜时分。兰姨才寻到个田边的破屋勉强住了一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屋子不知是以前乡农守瓜田临时住的还是怎么。粗陋之极。虽然有墙有顶却还是四面漏风。兰姨和阿娇还好些。徐子桢却有些扛不住了。

    他毕竟有伤在身。尽管身上还有卓雅留给他的上好伤‘药’。可一夜下來还是发烧了。

    徐子桢从來都是牛一般的身子。轻易不生病。只是难得生一场病就绝不会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次也不例外。他已经感觉自己的神智有些模糊了起來。眼皮似乎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浑身上下象是火烧一样的烫。

    兰姨在清晨时醒來就发现了不对劲。她一‘摸’徐子桢的额头。顿时一惊:“好烫。”

    阿娇‘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也凑了过來。发现徐子桢的脸颊通红。嘴‘唇’却苍白得可怕。立刻被吓醒了:“哎呀。他病得好重。‘奶’娘怎么办。”

    兰姨仿佛在迟疑什么。咬了咬嘴‘唇’半晌才下了决定般说道:“前方该是晋州城了。进城。抓‘药’。”

    阿娇一愣:“进城。那会不会……”

    兰姨摇了摇头。轻叹道:“顾不得了。若再拖延哈尼小哥怕熬不过去。”

    阿娇张了张嘴还是沒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

    徐子桢已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他不知道现在是哪里。要去哪里。他只能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个柔软温暖的身体背着。自己随着这个身体的走动轻轻晃动。他的头搁在这个身体的肩上。一沉一沉的。却沒有颠簸之感。

    鼻端钻进一股淡淡的香气。徐子桢隐约能感觉到背着自己的是个‘女’人。不知怎么的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当自己在孩提时母亲就曾这么背过自己。那一次好像自己也是病了。是母亲背着自己走着去的医院。

    徐子桢的意识越來越模糊。心里却感到一股暖意。不知不觉地脱口喃喃道:“妈。”

    身下背着他的那人脚步忽然一顿。身子也明显一颤。徐子桢又喃喃地道:“妈。我沒事。你别累着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乖。莫要再说话了。”

    声音与梦中母亲的面貌合在了一起。背着自己的分明就是自己多年沒见的妈妈。徐子桢鼻子一酸。眼角滚落两滴眼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象个孩子一样哭了。他凑在母亲的耳边哽咽道:“妈。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徐子桢翻來覆去只是这一句话。只是声音越來越轻。终于渐渐不闻。沉沉地睡了去。

    阿娇在旁边惊讶地看着徐子桢。却忽然发现背着徐子桢的兰姨已是满脸泪痕。

    “‘奶’娘。你……你怎么啦。”

    兰姨忽然回过神來。抹了抹眼泪。勉强一笑摇了摇头。并沒有说话。只是她的心里根本无法平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