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39章:认干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这几声妈叫得一片真情显‘露’无遗。让兰姨想起自己那出生不久便夭折的孩子。算算年月。如果自己的孩子还活着的话想來该和这哈尼小哥差不多大了吧。

    她忍不住侧头看了看徐子桢熟睡中的脸庞。这张脸棱角分明俊朗不凡。便是在病中依然是那么气宇轩昂。眉眼间居然神奇的依稀与自己有些相似。

    兰姨的神情也恍惚了起來。轻轻地说道:“儿啊。.第一时间更新 娘也想你。”

    徐子桢仿佛听见了。嘴角轻轻动了动。竟然在梦中‘露’出了一丝温馨满足的微笑。

    ……

    徐子桢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的天空是碧蓝的。和风旭日‘春’暖‘花’开。而自己居然神奇的又回到了孩童时。远处的田边长满了不知名的小‘花’。温柔美丽的妈妈背着他慢慢走着。嘴里哼唱着动听的歌谣。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终于醒了过來。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屋子。屋里家具摆设齐全。徐子桢不由得一愣。这是哪里。一转头只见‘床’边趴着一个人。看背影竟然是兰姨。屋子的另一边还有张‘床’。帐幔低垂。影影绰绰看得到还有个人在呼呼大睡。不出意外应该是阿娇那丫头。

    徐子桢下意识地想坐起身來。只是他忘了自己还在病中。身体酸软得一点力气都沒有。才一动就忍不住哼的一声叫出声來。

    兰姨顿时被惊醒。一下子抬起头來。眼中闪着惊喜的神‘色’:“哈尼小哥。你醒了。”

    徐子桢勉强一笑:“兰姨。这是哪儿。”

    “这是晋州城内……你先躺着莫要动。大夫已來瞧过。也给你喝过‘药’了。想來过不了几天便能痊愈。”

    “晋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徐子桢愣了一下。晋州离着太原可有些距离。怎么一下子就到这儿來了。

    “兰姨。不会是您背了我一路吧。”

    兰姨微微一笑:“不然怎办。路上又不见有马车牛车。你又病得重。”

    徐子桢大为感动。兰姨是一介‘女’流之辈。就算身有功夫。可自己毕竟一百好几十斤重。这一路也不知兰姨累成什么样了。

    “兰姨。谢谢您。”徐子桢已经不知说什么才好。以他的口才居然卡住了。

    兰姨温柔地替他掖了掖被角。说道:“这有什么可谢的。你先别急着起。这几日便好好养病。等你病好了再走不迟。”

    徐子桢有些迟疑道:“这……怕是要耽误您和阿娇的行程了。.第一时间更新 要不您……”

    他本想说让兰姨先走。但不知怎么他居然说不下去了。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极不希望兰姨离开他一般。

    兰姨笑道:“我若走了你怎办。要指望小二照顾你可指望不上。难不成让你自个儿照顾自己。”

    徐子桢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心底却是暖暖的。眼前兰姨温柔的笑容竟然和自己亡故的母亲有几分依稀的相似。徐子桢一阵恍惚。脱口而出道:“妈。”

    兰姨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过來。轻笑道:“出‘门’多日想念你娘亲了是么。”

    徐子桢回过神來。黯然摇了摇头:“我妈去世很多年了。”

    兰姨顿了顿:“对不起。”

    徐子桢笑笑:“习惯了……对了兰姨。您有孩子吧。今年多大了。”

    兰姨沉默了片刻:“我的孩子……若能活到今日也该和你一般大了。”

    徐子桢的笑容也僵住了:“对不起兰姨。我不知道……”

    兰姨深吸了口气。脸上又‘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无妨。”

    话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徐子桢看着兰姨略见憔悴的脸庞。还有她隐现血丝的双眼。想起她那温暖的后背。.第一时间更新 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沒來由的冲动。脱口说道:“兰姨。我想认您当干娘。”

    兰姨霍的抬起头來。眼中满是惊喜之‘色’。紧接着两颗晶莹的泪珠竟滚落面颊:“哈尼小哥你……你说真的。”

    徐子桢用力地点点头:“真的。比十足真金还真。”

    说到这里他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似乎生怕被兰姨拒绝。

    兰姨紧紧咬着嘴‘唇’。.第一时间更新 泪珠接连滚落。但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

    徐子桢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之情猛的爆发出來。他用尽力气撑着‘床’板坐起身來。一把抱住兰姨。重重地叫道:“干娘。”

    兰姨再也忍耐不住。回手紧搂住了他。颤声应道:“哎。乖儿。”

    徐子桢哭了。完全失控地哭了。他把头埋在兰姨的肩窝。哭得象个孩子似的。兰姨身上的味道很香。和记忆中妈妈的味道很象。让他完全沉醉在了这失去了好多年的亲情之中。

    兰姨更是哭得不堪。她和徐子桢认识不过两天。但不知怎么她对这个陌生的年轻人竟然有一种出奇的好感与亲切感。这一刻她放开了心扉。好像眼前这个就是她的亲生儿子一般。

    “咦。你们怎么啦。”

    一声‘迷’‘迷’糊糊的娇声打断了他们。徐子桢和兰姨回头看去。只见那边的‘床’幔已掀了开來。阿娇‘揉’着惺忪的睡眼惊讶地看着这两个抱头痛哭的人。

    兰姨抹着眼泪笑道:“阿娇。我认了哈尼小哥为干儿。以后他便是你的干哥哥了。”

    徐子桢则嘿嘿一笑道:“妹子。叫声哥來听听。”

    阿娇愣了一下有点反应不过來。半晌后气呼呼地啐道:“呸。美得你。我叫你兔子。”

    徐子桢心里正开心。也不去和她一个小丫头计较。这时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拉过兰姨在她耳边低声道:“娘。现在我已经是您儿子了。有些事我就不能再瞒您。只是还请您千万别泄‘露’出去。”

    兰姨见他如此郑重其事。不禁一怔。但听他居然直接称自己娘而不是干娘。心中一喜道:“娘答应你。放心便是。”

    徐子桢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不是‘波’斯人。是宋人。而且我也不叫什么哈尼。我的真名叫徐子桢。”

    “什么。你……你就是徐子桢。”兰姨大惊失‘色’。睁大眼睛看着徐子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