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40章:金国小公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瞧见兰姨这么大的反应,徐子桢不禁苦笑一声,果然吓到她了,而且自己似乎猜对了,兰姨真是金人,要不然不会对自己的名字这么大反应。,: 。

    可是接下来他却大感意外,因为兰姨的脸‘色’从惊讶忽然又变为了惊喜,并一把抓住徐子桢的胳膊,低声道:“儿啊,你便是兰州那个徐子桢?”

    徐子桢点点头:“呃,在那儿‘混’过段时间。”

    “好!好好好!哈哈……”兰姨放声大笑,吓得徐子桢差点去捂她嘴,好在她笑了几声就意识到了不妥,又压低了声音说话,但眉目中的神采飞扬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没想到我认了个干儿竟然是个叱咤风云的大英雄,好,太好了!”

    徐子桢奇道:“娘,您听说过我?”

    兰姨微微一笑:“傻孩子,如今整个金国都在盛传着你的大名,娘又怎会没听说过?只是有件事恐怕你还不知吧?”

    “什么?”

    “如今金国内对于你有两种看法,一种是必须将你杀之而后快,第二种则是建议将你极力拉拢。”

    徐子桢反倒是愣了,金国内部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是那位少王爷完颜昂故意放出去的风?

    他迟疑了片刻先将这问题抛开,问道:“娘,您是金人?”

    兰姨犹豫了一下:“算是吧。”

    徐子桢有些‘摸’不着头脑,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算是又是什么意思?

    这时阿娇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徐子桢‘床’边,她已经完全醒了,被胡椒粉折腾得通红的眼睛也消了肿,看着徐子桢和兰姨嘀咕不知道什么,她的心里不禁好奇了起来。

    “喂,你和‘奶’娘在说什么呢?”

    徐子桢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小屁孩子一点规矩都不懂,什么喂啊喂的,叫哥!”

    阿娇大怒:“你敢骂我?找死不成?”

    徐子桢道:“就骂你了,怕你不成?”

    阿娇啊的一声大叫扑了过来,又抓又挠:“我挠死你我!”

    徐子桢还在病中,身上又有伤,哪经得起她这么折腾,胳膊和脸上被她一下子抓了几条血痕出来,顿时疼得直叫:“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

    兰姨这才反应过来,慌忙一把将阿娇揪下‘床’,可没等她松手,阿娇又一把抓住徐子桢的手来吭哧就是一口:“好,动口就动口!”

    徐子桢疼得一声惨叫:“啊!你个死兔子居然咬我?”

    阿娇咬着他的手不放,含含糊糊地哼道:“你不知道兔子急了也咬人么?”

    兰姨头大如斗,急急将阿娇连哄带拽地拉开,徐子桢一看手背上,好家伙,一排整齐清晰的小牙印,还好没破口没流血,就是疼得慌。

    眼看两人象斗‘鸡’似的还有继续斗下去的征兆,兰姨赶紧劝道:“好了阿娇,徐……哈尼伤病甚重,让他好好将养着吧,莫要再淘了。”

    阿娇撇着小嘴道:“谁让他欺负我?”

    徐子桢哭笑不得,这丫头从一开始拿自己当兔子‘射’,到现在手脚嘴并用,无不充分显示出了她的任‘性’刁蛮,简直就是个小魔‘女’小母老虎。

    “你挠我咬我还说我欺负你?”

    “谁让你先占我便宜来着?”

    兰姨抚着额头刚要说话,忽然神情一紧,一伸手将徐子桢靠在‘床’边的唐刀抓在手里,同时闪身将阿娇护到了身后。

    徐子桢和阿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房‘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接着鱼贯涌入一队甲胄分明的金兵来,明晃晃的钢刀在烛光下刺得徐子桢眼睛发‘花’。

    屋子本来不大,现在被这么多金兵涌入后顿时变得拥挤不堪,徐子桢再也顾不得斗嘴,刚要挣扎着起身,一抬头却发现阿娇的脸‘色’在瞬间变得煞白,紧紧咬着嘴‘唇’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眼神闪烁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黑瘦的金将从人群后慢慢走进屋来,径直来到兰姨面前,右手握拳挡在心口行了个礼,沉声说道:“末将胡里麻恭请小公主回府!”

    徐子桢吓了一跳,干娘是金国小公主?这好像不大对啊。

    他刚转念间,就见阿娇站到兰姨身边,冷冷地道:“我若不回去呢?你是不是便要杀了我?”

    徐子桢大跌眼镜,这丫头居然是金国公主?虽说自己跟她认识了没两天,但这一路上斗嘴斗气没一刻消停,怎么都没看出来她居然还有这么个身份,况且徐子桢记得很清楚,在那个小村落时,阿娇在看见那么多宋人被屠杀时表现出的愤怒,让他怎么都无法把她和一个金国公主联系到一起。

    胡里麻摇了摇头,不卑不亢地道:“末将不敢,只是国师有命,末将不敢不从。”

    阿娇瞪着他道:“国师之命你不敢不从,便敢轻慢我么?!”

    胡里麻神‘色’不变:“此乃军令,望小公主恕罪!”

    “你!”

    阿娇气得小脸通红,胡里麻却犹如不见,一挥手间几个金兵已走了过来,兰姨暗叹一口气,这情形看来是走不脱了,她摆了摆手道:“不必麻烦胡里麻将军,我来带小公主随你一起走。”

    胡里麻微微颔首:“多谢兰姨。”

    那几个金兵正要退下,却发现了兰姨身后的徐子桢,于是又看向了胡里麻:“将军,这人如何处置?”

    胡里麻眉头微微一皱:“国师只吩咐带小公主回去,无关人等不必留。”

    这话说得很明,竟然是要将徐子桢杀了。

    兰姨吓了一跳,立即阻止:“不行,不能杀他。”

    胡里麻看了她一眼:“哦?他是何人?”

    兰姨道:“他是我……我的侄子。”

    紧急关头兰姨不敢说这是她刚认的干儿子,更不敢说这就是徐子桢,只是胡里麻却一点不给她面子,依旧淡淡地道:“哦?兰姨久在上京,怎会在此处忽然多了个侄子?”说完再不理兰姨,一摆手,那几个金兵朝着徐子桢走了过去。

    徐子桢浑身神经紧绷了起来,今天怕是不能善了,自己身上有伤有病,对方这么多人,这架怎么都打不赢,而且从自己跳河逃生后火铳也进了水,没法再开枪了,难道说今天真得挂在这里不成?

    让他没想到的是阿娇忽然站到了他身前,双手一拦冷冷地道:“谁若敢动他,我便立刻咬舌自尽,让完颜蓟讨个死媳‘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