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41章:事有蹊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大感意外。。: 。他原以为这当口会是兰姨站出來。沒想到却是阿娇这丫头。而且用的居然是咬舌自尽这么奔放的招式。

    胡里麻脸‘色’不变。只淡淡地看了徐子桢一眼。摆了摆手道:“退下吧。”

    这当口已经谁都走不了的了。徐子桢索‘性’躺回‘床’上。爱咋咋地。认命。

    阿娇沒再说什么。只是依旧站在徐子桢身前。.第一时间更新 似乎生怕胡里麻食言趁她走开要了徐子桢的命似的。兰姨轻叹了一口气。看了她一眼。转身收拾起了东西。

    他们三个都是在跑路。沒多少东西收拾。不多时就已收完。胡里麻沒再说什么。站在‘门’口手一引。几个金兵拥着阿娇和兰姨出了‘门’。徐子桢伤重病重。另有两个金兵将他连‘床’板一起抬着。到了‘门’外一辆大车已经候着。另外还有一队甲胄分明的金兵小队分列两旁。差不多能有百來人的模样。

    徐子桢暗叹。这情形看來是逃不掉了。也不知道阿娇这小公主要被押去哪儿。自己说不得只能跟着走一趟了。

    这辆大车很是宽敞。走得也不快。徐子桢躺在车里只感觉得到车身微微有些晃动而已。却并不颠簸。兰姨和阿娇坐在旁边。两人都沒说话。但是阿娇那双灵动漂亮的大眼睛里此刻却变得死气沉沉。

    徐子桢终于忍不住。轻声问道:“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兰姨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终究只是叹了口气沒再说话。

    徐子桢是急‘性’子。忍不住又问了一遍。阿娇沒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关你什么事。都已经这样了。你就把病养好了再说。反正……反正我……呜哇。”

    她话沒说完居然哭了出來。扑在兰姨身上哭得一颤一颤的。徐子桢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见到‘女’人哭。更何况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小美‘女’在自己跟前哭。又更何况这个小美‘女’刚才还拿自己的小命來护着自己。这让他顿时抛开了之前的不快。

    “别哭啊。喂。你再哭可真成兔子了……娘您倒是说句话啊。”

    兰姨见徐子桢抓耳挠腮一副沒着落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这是阿娇的命。我能说什么。”

    徐子桢又气又急:“那您倒是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哎哟可把我急死了。说不定我能给你们出出主意呢。”

    阿娇猛的回头。怒道:“你说得轻巧。出主意。我被我的皇帝哥哥‘逼’着嫁给国师的儿子。你倒说说有什么主意可出。你能得罪哪一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皇帝。国师。

    徐子桢心中暗自不屑。老子又不是你们金国人。你们的皇帝关老子‘毛’事。

    不过看小美‘女’哭得稀里哗啦的。他也有些不落忍。只能先安慰道:“好啦。你那皇帝哥哥又管不着我。我也未必就不敢得罪他。你先别哭。让我想想。说不定真有辙帮你。”

    兰姨和阿娇同时看了徐子桢一眼。.第一时间更新 眼神中分明是不信的意思。

    到第二天时徐子桢的烧已经完全退了。只是浑身依旧沒一点力气。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老话说得一点沒错。而且他身上的伤要完全养好估计还有得好几日。

    天气渐热。徐子桢又行动不便。这几天都是兰姨在照顾着他。给他擦身。给他换‘药’。体贴细致照顾入微。徐子桢嘴上沒说什么。全都记在了心里。來北宋后他是真正的断了六亲。兰姨虽说只是他的干娘。但在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和亲娘沒什么分别了。

    这一路徐子桢和阿娇兰姨沒有多说什么。大车的四周都有金兵随行。说什么话都可能传出风去。但是徐子桢的脑子一点都沒停。他能看得出兰姨对阿娇的感情十分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爱屋及乌。阿娇的事也被他放上了心。

    就这么走走停停。在第六日时徐子桢忽然察觉到大车似乎驶入了一座城池。速度又减慢了下來。车外人声不断很是热闹。只是车厢帘子盖着看不见这是哪里。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车终于停了下來。车帘被掀开。‘露’出胡里麻那张沒有表情的脸:“小公主。请下车。”

    阿娇端坐不动。.第一时间更新 眼皮都不抬问道:“这是哪里。”

    胡里麻道:“大同。左帅府。”

    徐子桢在旁边听得清楚。心中猛的一跳。左帅府。那不是粘沒喝的府邸么。自己在沒中箭之前倒是有过想法要來这里溜达一圈。沒想到鬼使神差之下真的來了。

    阿娇还是下了车。兰姨紧随她身旁。徐子桢其实已经恢复了不少。但这当口还是装死为好。最终由两个金兵将他抬了下來。

    眼前是一座恢弘大气的宅子。看着明显是山西风格。‘门’头上沒有牌匾。也不知粘沒喝是占的哪个大户人家的。一队金兵护着阿娇往宅子里走去。徐子桢被抬着正要跟进去。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來辚辚的车声。在徐子桢刚进大‘门’的时候停在了‘门’外。

    “到了。下來吧。”

    “多谢大人。”

    “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去给你通秉左帅大人。”

    “是。”

    两个声音一个倨傲一个恭敬。徐子桢听着那个恭敬的声音依稀有些耳熟。忍不住微微侧头朝‘门’外看去。刚一转头就见大‘门’外站着个穿着宋人服饰的年轻人。垂手而立站在‘门’外。神情恭谨得象个奴才。

    徐子桢顿时一惊。这不是苏州知府胡由祖的儿子胡昌么。当初在苏州时自己可跟他沒少掐过。他怎么來这儿了。

    念头还沒转完。就见胡昌对身后一辆大车低低说了句什么。车帘一掀。两个老妈子跨下车來。在她们手中搀扶着一个年轻大姑娘。这大姑娘身材窈窕面貌秀美。只是脸‘色’苍白眼神呆滞。脸上沒有一丝表情。就这么任由两个老妈子半拖半拽的拉下了车。

    徐子桢更是大惊。这个大姑娘不是别人。居然是胡昌的亲妹妹胡卿。徐子桢察觉到了一丝不妙。胡卿是个活泼任‘性’的大小姐。怎么会有这种死鱼般的表情。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有蹊跷。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