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46章:娶个帝姬要多少成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完颜昂前脚刚走,徐子桢后脚就又回到了自己屋里睡起了大觉,兰姨‘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没有问任何话。,: 。

    这一觉直睡到了天黑,直到兰姨来叫他才起了‘床’,胡‘乱’吃了个饱后徐子桢又回了自己屋里,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没有点灯,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黑暗中。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而且很无聊,但是徐子桢没有一点睡意,他的眼睛很亮,哪怕在黑暗中还闪着光,完颜昂的出现让他的眼前看到了一丝光亮,他知道,或许有个很大的机会出现了。

    屋外远远传来打更的声音,似乎已经快三更天了,就在这时窗棂忽然喀的一声轻响,一个黑影轻如飞羽般掠进屋里来,正是赵楦。

    徐子桢笑了:“你怎么老喜欢走窗的,我这不给你留着‘门’呢吗?”

    “这宅子里暗哨不少,还是稳妥些好。”赵楦说着走到桌边坐下,一双妙目就这么看着徐子桢。

    徐子桢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从上次汴京一别后他们没再见过面,昨天又仓促了些,根本没机会多聊会,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他却不想说话,只想好好看看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暖暧昧的气氛,半晌后徐子桢忽然不满地道:“能把你的面纱摘了么?这儿就咱们俩,不用这么神秘了吧?”

    赵楦似是一怔,迟疑了片刻伸手将面纱取下,顿时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面庞出现在了徐子桢眼前,徐子桢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但还是感觉心脏砰的一声猛烈的跳动,竟是一时间看得痴了。

    最终还是赵楦败下阵来,俏脸晕红轻声说道:“你……你可曾想到什么办法了么?”

    “啊?哦……”徐子桢回过神来,沉‘吟’了片刻说道,“办法是有,但是得请你给我跑个‘腿’,因为短时间内恐怕我是走不开的。”

    赵楦微微一笑:“是要我去真定府么?”

    徐子桢也笑了,容惜就是聪明,才一开个头她就想到了尾,他‘摸’出一张纸条来,上边只有简短一句话:一个不落,过来帮忙。落款徐子桢。

    赵楦看了一眼,这简单直接的字条惹得她扑哧一笑,随即又道:“‘交’给你那位卜大哥么?”

    徐子桢道:“苏三也行,反正他们都在一块。”他顿了顿又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胡卿没事了,但是人还是得过来,因为我还有两个人要救出去。

    赵楦微觉好奇地问道:“要救谁?”

    徐子桢笑笑:“一个我娘,另一个……是金国的小公主,完颜吴乞买最小的妹妹。”

    赵楦吃了一惊:“你……你娘?”

    “嗯,刚认的干娘。”徐子桢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赵楦更是好奇,这时候她根本不在意为什么徐子桢要救那个什么小公主,以及金国的公主为什么要他来救之类的问题。

    就在这时她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霍的起身来到窗边,象是随时要跳窗而出,徐子桢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听‘门’外有人轻声叩‘门’:“儿啊,睡了么?”

    徐子桢笑了,对赵楦打了个手势示意她放心,然后过去开了‘门’,兰姨站在‘门’外,‘门’一开就闪身进来,刚要说话却见一个漂亮得不象话的大姑娘正站在屋内,顿时一愣。

    赵楦的眼中也闪过一抹慌‘乱’与紧张,这一点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徐子桢拉着兰姨的手走过来,笑嘻嘻地介绍道:“娘,这是容惜,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故意将那个好字加重了语气说,兰姨怎会不明白里边的含义,当即微笑着过去拉起了赵楦的手:“容惜姑娘,你真好看。”

    赵楦小脸微微一红,福了一礼轻声叫道:“兰姨。”

    兰姨拉起赵楦的手,她已经把徐子桢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孩子,自然而然的就将赵楦看作了自己的准媳‘妇’儿,现在屋里没有点灯,但是在月光下还是能清楚地看到赵楦的脸蛋和身材,她的心里暗赞:这小子选老婆的眼光真不错,这姑娘漂亮。

    她自然不会知道眼前的漂亮姑娘会是当今大宋的帝姬,而且她也不想去问赵楦究竟是什么身份,虽然现在看着有点象个飞贼,不过她还是以一副准婆婆的模样在笑眯眯地打量着。

    赵楦只觉尴尬无比,心中暗自嗔怪徐子桢,也不先跟自己打个招呼,现在这样子让自己可怎么办才好?

    徐子桢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好笑之余还是干咳一声给她解了围:“娘,您这么晚还不睡?”

    兰姨这才有些不舍地移开目光,低声道:“吾都补已将人要了出来,接下来怎做?”

    赵楦一惊,她是知道吾都补的大名的,只是她没想到徐子桢怎么会跟大金国的这位少王爷认识,而且听兰姨这话里的意思好像他跟徐子桢还有什么‘交’易?

    徐子桢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又对兰姨说道:“这种小事‘交’给他不会有问题,人就先放他那儿吧,我放心。”

    兰姨点点头:“我只是来问问罢了。”说着她打了个哈欠,“唉,年纪大了容易犯困,你们先聊,我回去休息了。”说完居然嘴角挂起一抹坏笑,对徐子桢使了个暧昧的眼‘色’。

    赵楦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更是羞得红到了脖子根,强撑着跟兰姨打了个招呼,等房‘门’一关她就又羞又恼地对徐子桢道:“你这人,怎的对你干娘如此介绍我?”

    徐子桢一脸茫然地道:“咦?我介绍错了么?你难道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赵楦一时语结,不知怎么接话才好。

    徐子桢忽然转移话题,一本正经地问道:“对了,你知道在你们这儿要给人提亲一般得准备多少彩礼?”

    赵楦被他冷不丁的一个问题搞得一愣,可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好不容易恢复了些的脸‘色’刷一下又红了个透,她没好气地白了徐子桢一眼:“你都已是成过亲的人了,怎的来问我?”

    徐子桢道:“哦,我的意思是向皇上他老人家提亲,娶个帝姬该要多少成本?”f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