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49章:河北路有内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 。有一种郁闷叫作沒穿内‘裤’被人看光光.有一种更郁闷的是明明穿了内‘裤’还是被人看光光.何况看的这人还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

    徐子桢现在恨不得……也能看到点赵楦的什么部位.要不然太亏了.

    赵楦扭过了头死死低着头.哪怕在黑暗中还是能清晰地看到她的脖根处是通红的.

    徐子桢委委屈屈地穿好衣服.幽怨无比地道:“人家清清白白的身子.你……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话音刚落.只见赵楦本就很红的脖子瞬间变得更红.她恨恨地一跺脚.啐道:“你还有沒有正经了.”

    徐子桢知道不能再逗她了.干笑道:“嘿嘿.我穿好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赵楦这才回过头來.脸颊早已红得快要滴出血似的.银牙紧咬一伸手揪住他脖领子.顺着窗口跳了出去.

    “咳咳……勒死了勒死了.你就不能抱着我腰.非要提溜我脖子么.”

    “呸.死了干净.”

    “喂.被看光光的是我哎.你害的那‘门’子臊啊.”

    “你……你还说.”

    “啊.脖子断啦.”

    两人打打闹闹地就这么出了完颜宗翰的府邸.不得不说赵楦的轻身功夫十分了得.哪怕在这万籁俱静的深夜里从人家屋顶蹿过.也沒引起一个人的注意.而且这座宅子里还有明的暗的无数守卫.

    出了宅子又出了城.同理.在赵楦的“提溜”下再高的城墙也不够看.而且同样沒人能发现他们俩的存在.

    好不容易到了城外.这里四下无人寂静异常.金兵在拿下大同府后就实行了宵禁.这个点根本不会有人出现.赵楦却还是沒放徐子桢下來.只到约莫一柱香后她停在了一片空旷的山脚下.

    徐子桢终于重获了自由.他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后颈皮.那里早已火辣辣的疼了一片.他不满地瞪了一眼赵楦.刚要说些什么.忽见旁边那片半人高的草丛一阵晃动.几条身影走了出來.

    卜汾、汤伦、何两两.还有一个高挑纤柔的身影.居然是苏三.

    徐子桢张开双臂大步走过去.想要给他们一个热情的拥抱.可还沒走到近前就发现今天这几人的神情都不太对劲.一个个都很是严肃.特别是苏三.她本來应该是最活泼的一个.今天却是脸‘色’苍白神情憔悴.身体微微颤抖着.象是随时都可能被风吹倒似的.

    “小苏三你怎么了.病了.”徐子桢大感好奇.在他印象里苏三向來是活力四‘射’的.从沒见过她有什么头疼脑热之类的.而且心情也一直很开朗.从沒出现过象今天这样的状态.

    他话刚说完苏三忽然扑了过來.一头扎进徐子桢怀里放声大哭起來:“我爹……我爹死了.”

    徐子桢闻言大惊:“什么.苏老英雄死了.怎么可能.”

    他和苏正南分开沒多少日子.还记得当时苏正南虽然刚从那个地牢里被解救出來.但整个人的‘精’气神还可以.并沒有受太重的伤.怎么说死就死了.

    苏三象个孩子终于找到了至亲的人似的.趴在徐子桢怀里释放着无尽的委屈.这时的她已经完全‘乱’了.除了哭已经不会说任何话了.徐子桢着急之下只能看向卜汾.以眼神求助.

    卜汾叹了口气.说道:“前些天苏老英雄应邀赴宴.与十几位河北路的英豪商谈义军之事.可不知怎的消息泄‘露’.金狗早已设下重伏.苏老英雄与那十几位英豪无一幸免.俱都……唉.”

    徐子桢已经明白了.他的心里很是沉重.苏正南可以说是河北路义军的一面旗.以他的名声威望可以用最短的时间组织起一支强大的义军队伍.这也是当初他和玄衣道长不谋而合的想法.可是现在他居然死了.

    他轻轻拍着苏三的后背.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尽可能地安慰道:“好了苏三.你爹在天之灵想必也不愿见到你这么糟践自己的.你现在该做的就是收拾心情养好身体.给你爹报仇.狠狠地报仇.”

    苏三哭了一阵渐渐收了声.虽然还在‘抽’泣着.但情绪明显稳定了许多.她抬头看着徐子桢.泪眼婆娑地道:“徐子桢.我爹沒了.鲁英也……也失踪了.河北路我是不能再呆下去的.以后就还是跟着你吧.你……你能收留我么.”

    徐子桢‘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叹道:“你不跟着我还能跟着谁呢.放心吧.我一定替你爹报仇.”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个问題來.“河北路不是有天下会的人帮着么.那天有他们在吗.”

    苏三道:“有.那十几人里就有三个是天下会的.”

    徐子桢的心一紧.玄衣道长和水琉璃可都在真定.不知道这三个人里有沒有她们俩.

    一旁的赵楦似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低声说道:“那三人是河北路分舵的管事人.我师父与师妹那日沒去.”

    徐子桢松了口气.同时心中有些庆幸.虽说死了这么多人让他心里不痛快.但要是玄衣道长和水琉璃出点什么事的话怕是他现在已经要暴走了.

    苏三忽然捏着拳头恨恨地道:“这次的事情一定有内‘奸’.别让我查到是谁.不然我一定活剥了他.”

    徐子桢一愣.想想也是.义军本來就是干的刀尖上跳舞的事.整天在金军眼皮底下溜达.自然是小心加小心.哪会这么容易暴‘露’行踪.除非是有人暗中与金人勾结.而且他想到兀术的为人.以他的能耐想拉拢几个内‘奸’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他稍作沉‘吟’.对苏三说道:“这事我一定好好查个清楚.不过眼下有个大事.咱们得先做做.”

    苏三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我知道.是太原解围吧.”

    徐子桢点点头.河北路出了内‘奸’害死了苏正南.这事绝不能就此罢休.但是太原的事却是迫在眉睫.

    计划早就在心里.徐子桢叫过赵楦.说道:“容惜.还得麻烦你跑个‘腿’.用你最快的速度去汾州.让那什么姚古全军出击解救太原.另外再给太原张纯孝传个信.汾州兵一到就立刻出城反攻.”

    赵楦一惊:“就如此解围.可……”

    徐子桢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太原破不了.姚古张纯孝他们也不用真打.只要把完颜宗翰给我从大同府骗走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