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58章:输了打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场这些人之中除了兰姨和阿娇以及胡卿之外,其他人都很了解徐子桢的作战风格,这话一出水琉璃顿时吓了一跳:“莫要乱来!”

    卜汾没说话,只是看着徐子桢,这小子哪懂什么兵法,向来只靠着不怕死三个字冲来冲去的,金城关那次也就罢了,仗着地形和打芏嗣泽一个措手不及好歹活着回来了,可现在完颜宗翰的几万人马正精神抖擞地随时准备开打,这时候冲进去可不是不怕死的问题,而是真会死透了。,

    就在这时人群里传来一声嗤笑:“你当自己是天兵天将呀?粘没喝打的仗比你认识的姑娘都多,你想几百人就闯进城去,做梦没醒呢。”

    徐子桢回头一看,是阿娇,这丫头靠在马背上正撇嘴呢,显然她对自家将士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信心而且颇为维护的。

    做梦?哥要做也只做春梦,而且没你的份!

    徐子桢看着阿娇,眼珠一转说道:“哟,瞧你这么崇拜粘没喝的挫样,莫非他是你梦中情人?哎呀呀,你口味够重的……”

    阿娇啐道:“呸!你能吐点象牙出来么?本……本姑娘是在提醒你,别小看他。”

    “我还就小看他了,怎么着?谁让你先小看我的?”徐子桢傲然说道,“敢不敢打个赌?”

    阿娇知道他想赌什么,想了想说道:“赌就赌,你要是冲不进太原城……嗯,你就暂时当我的随从,好好陪我玩一个月!”

    徐子桢痛痛快快地道:“行,可我要是赢了怎么办?”

    阿娇哪信他会赢,哼道:“随你怎么办!”她心里一点都不在意,哪怕被徐子桢运气好误打误撞赢了也有奶娘护着自己,绝吃不了大亏。

    徐子桢嘿嘿一笑竖起右掌,隐隐透着股猥琐劲:“我赢的话你就得给我打十下屁股,不得挣扎不得反抗,而且得是剥了裤子打!”

    阿娇的小脸顿时刷一下涨得通红,恼怒地叫道:“凭什么呀?我只是要你当我的随从,你……”

    徐子桢悠悠地道:“就凭我是你哥,就凭你平时不尊重我,我得给你点教训,怎么着,敢不敢赌吧。”

    小样,让我当你的随从?那老子还不被你往死里折腾?既然你不仁我就不用义了。

    阿娇咬牙切齿瞪着他,从牙缝里憋出三个字来:“赌就赌!”

    她现在杀了徐子桢的心都有,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她,而且还是屁股这种敏感的禁地,本来她还想着万一徐子桢吹牛吹大了被金兵围住的时候她还能用公主的名头救他一命,大不了自己被粘没喝再带回上京,可现在……

    哼!臭家伙!坏家伙!死家伙!你就该死在乱军之中,被箭射死,被马踩死,被刀砍死,被……各种死!

    众人看着徐子桢和阿娇斗嘴,脸上均露出无奈的表情,想笑又笑不出来,只有徐子桢自己心里知道,他只是借斗嘴来给大家分分心而已,要不然象他说的那样,几百人去打几万人,谁心里都会有压力。

    嘴也斗了,赌也打了,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徐子桢身上,等着他的妙计,等着他的下一步行动,可是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徐子桢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就下了马,找了棵树一屁股坐了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阿娇率先忍不住道:“喂,你不是要进城吗?怎么又坐下啦?害怕了?”

    徐子桢索性闭上眼养起了神,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往树上靠了靠,嘴里说道:“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呀?我要进城自然有我的办法,只是时候未到,时机未到,急不来。”

    卜汾和水琉璃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意思,两人相视一眼,默契地笑了笑,居然也下马找了棵树坐了下来。

    阿娇忍不住追问道:“那要什么时候才算到?喂,睁眼啊你!”

    徐子桢不紧不慢地道:“你是急着要去见你的偶像么?我就偏不遂你的愿,急死你。”说完打了个哈欠,再不理她。

    阿娇气得七窍生烟,偏偏拿他没办法,最终恨恨地从马上跳了下来,捏着拳头朝徐子桢挥了几挥,也找了棵树坐了下来。

    徐子桢就是根标杆,他做什么别人就会跟着做什么,既然他说时间未到,那么神机营一众当然也跟着他休息了,胡卿脚下动了动,似乎想去徐子桢身边坐着,但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阿娇身边。

    唯独兰姨没有休息,她看了一眼徐子桢,从马上下来后踱到山边静静观察着山下的情况,良久后回到自己的马边,从马背上解下一个包袱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不知摆弄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醒了过来,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说起来丢人,来北宋这么久了,他还是没学会怎么看时间,只能问别人。

    胡卿看了看渐渐西斜的日头,接嘴道:“想来该是申时了。”

    申时?那就是四五点了?

    徐子桢点点头:“是么?那差不多了。”

    话刚说完阿娇就蹭的跳了起来,兴奋地道:“是要杀下去了吗?”

    徐子桢白了她一眼:“杀个屁,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就这么血腥么?以后哪个男人敢娶你?”

    阿娇哼道:“要你管?既然你不准备杀下山去,那说什么差不多了?”

    “我是说差不多该吃晚饭了。”徐子桢说着从包袱里拿出干粮,对众人说道,“趁着天没黑你们也吃吧。”

    “你!”阿娇为之气结,半晌后才气呼呼地说道,“你磨蹭也没用,粘没喝不会这么快就撤走的,你就等着当我的随从吧!”

    徐子桢再不理她,将手里的饼子细嚼慢咽地吃着,吃完后抹了抹嘴坐到了山边石上,眼望远处嘀咕道:“到底是这年头的空气质量好,这太阳看着鲜红锃亮跟个鸭蛋黄似的。”

    大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均是一头雾水,不过所有人都按他说的把干粮拿了出来凑合了一顿。

    太阳慢慢沉到了山的那一边,天色也变得有些昏暗起来,徐子桢一动不动地坐着,视线始终盯在某一个地方。

    就在这时,山下远处那连绵的金军大营后方忽然蹿起了一股黑烟,徐子桢眼睛一亮猛的站起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