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65章:卜汾有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在徐子桢和张孝纯发愣之际,侧门内接连出现几十个人来,每两个人手中各抬着一只烤得金黄的全羊,隔得老远都能听得见羊身上滋滋作响的美妙声音.

    咕唧……

    咕唧咕唧咕唧……

    接二连三的咽口水声响起,赵楦微微一笑说道:“徐子桢向来以粗人自居,我想只有这个,才是徐子桢此时最想要的。”

    看着赵楦脸上的盈盈笑意,徐子桢的心中在感动的同时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苦闷。

    容惜,容惜,你果然是我的红颜知己,只是……将来你是否会如现在一样了解我懂我呢?

    随着烤羊一起送上来的是一坛坛泥封着的陈年美酒,这一下整个院子里都了,马贼们不在乎菜肴有多精美,他们只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张孝纯的热心招待固然是好,但却不是最适合他们的。

    赵楦等酒肉摆好后对徐子桢笑了笑,随后飘然而去。

    徐子桢明白她的意思,再怎么说赵楦也是公主身份,在这里陪这些粗人一起喝酒吃肉总不是个事,况且她在这里的话别人多少会放不开。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愣,似乎不光是容惜了解他,他好像也很了解容惜,这种难能可贵的默契与理解恐怕十万人中都未必能找出一对来。

    就在他心中暗自苦涩之际,一碗碗斟得满满的酒水已凑到了面前,是神机营的众马贼们,他们都是活一天赚一天的主,奉行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大战报捷之时当然不会放过徐子桢了。

    徐子桢只得将那份郁闷暂时放到一边,大笑着和众人喝了起来,他酒量极好,不管是谁都是酒到碗干,再说这时候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去洗澡换衣,一个个都是满脸泥巴,根本看不出谁是谁了。

    这场酒喝了个昏天黑地,神机营五百人至少有一多半都醉得钻到了桌下,张孝纯有些发愣,他没想到这帮杀神喝起酒来比杀人更凶,只一个不留神就趴了这么多,想到天亮后金兵大军就要攻城,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了起来。

    徐子桢也喝多了,但还好没醉透,他斜睨着醉眼搂着张孝纯的肩笑道:“大哥,张大人,你……呃,你怎么不喝?”

    张孝纯苦笑一声:“我还没喝呢?这都已经三碗下去了,不行不行,我可不能再喝了,明天完颜宗翰……”

    徐子桢一摆手打断他的话:“放心吧,太原城丢不了,至少这段时间不会丢,来,喝!”

    张孝纯颇感无奈,眼看这些人醉得都站不起来了,本想明天再请他们出马守城的念头也泡了汤,况且他对徐子桢的话也有些不以为然,哪怕眼前这五百多人再怎么勇猛善战,但城外毕竟是十万大军虎视眈眈,怎么可能说不丢就不丢?

    不过他也没法直言,只能说道:“贤弟,你们喝好就是,愚兄身负重任,实在不能再喝了。”

    徐子桢盯着他看着,嘴里却不说话,直到张孝纯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徐子桢才嘿嘿一笑说道:“大哥,你真是个……是个好官,你放心,既然我来了,就……呃,就不会让你殉城了。”

    张孝纯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这话说的,难道你不来我就死定了?不过他没往心里去,只当徐子桢喝醉了胡言乱语而已,他端起碗对着剩余那些没醉的举了一下,一仰脖喝干,又客套了几句便告辞了去。

    赵楦这位帝姬不在,知府张孝纯也退了席,马贼们这下更是无拘无束了,那一只只烤羊被啃得已直剩下了骨架子,酒也喝得差不多快见底了,眼看一个接一个的醉倒,徐子桢在被一阵冷风吹过后也终于感觉有些不支。

    偶然间他一转头,发现卜汾竟然还端坐着,眼睛很亮,一点都没有出现醉意,徐子桢有些好奇,因为卜汾的酒量虽然不差,但也不见得比他好多少,现在连他都快挂了,卜汾没道理还能保持这么清醒吧?

    不对,有点古怪!

    徐子桢发现卜汾的眼神定定的,似乎在看着什么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见卜汾看着的竟然是坐在一角的那几个女的,高璞君、胡卿、阿娇、水琉璃、萧弄玉,还有兰姨。

    卜大哥这是春心动了想找婆娘了?徐子桢暗暗好笑,他刚要过去搂住卜汾取笑几句,却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头,因为卜汾的眼神是冰冷的,冷得就象没有任何感情似的,这种眼神仿佛是一个含冤受屈许多年后骤然见到自己的大仇一般。

    徐子桢晃了晃脑袋再仔细看去,却发现卜汾又恢复了常态,正和两个老马贼兄弟笑着喝起了酒。

    嘶……老子难道眼花了?不应该啊!可卜大哥刚才看的是谁呢?

    就在他揉着眼睛努力想再看清楚些的时候,秀儿从侧门内走了出来,徐子桢一眼看见立刻跳了起来,踉跄着迎上前道:“秀儿,苏三怎……怎么样了?”

    秀儿看着他那副眼神呆滞脚下虚浮的狼狈样,抿嘴一笑道:“苏姑娘所受不过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我已与她上了药,让她好好睡一觉便无碍了。”

    徐子桢在苏三刚晕过去时就曾感受过她那生命力十足的心跳,因此也本就不怎么担心,不过现在秀儿这么一说他更是彻底安下心来,只是他刚勉强笑了笑想要说几句感谢的话时,脑子里却猛然间一阵晕眩,眼前一黑脚下一软,身体向后倒了下来。

    在他即将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耳边似乎听到一声惊呼,接着自己的后脑勺好像栽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有高有低,弹性十足,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嗯?这年头就有ru胶枕了么?

    ……

    高璞君的脸上已经红得快要烧了起来,她紧咬着银牙,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徐子桢,她想伸手把他推开,却不知怎么手脚忽然变得不听使唤,怎么都动不了,一股浓郁浑厚的男子气息夹杂着刺鼻的酒气钻入了她的鼻间,让她的心猛然间跳得快要蹦出嗓子眼似的。

    混蛋!恶徒!yin贼!你竟敢借酒醉占我便宜,我……我绝不与你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