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72章:戏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一提到赌约二字,高璞君的脸颊顿时刷的红了个透,特别是徐子桢的眼神还在有意无意地往她的红唇上扫着,让她心里有种按捺不住的羞恼之意,只是她忽然发现似乎羞要多于恼。

    徐子桢见她不答,故意说道:“没事,反正你又是才女又是美女,偶尔赖个皮也没人计较。”

    高璞君就算明知道他在激将也不愿服软,一咬牙抬起头来将嘴凑上了些,恨恨地道:“谁说我会赖?不就是赌约么?来吧!”说完把眼睛紧紧闭了起来,象是再不肯看他一眼。

    这时候她的心跳已经快得即将蹦出嗓子眼,浑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入琴弦,她在心里不停地默默念道:“只当被狗咬,只当被狗咬……”

    可是等了半晌却没感觉到唇上有什么异常,四周似乎很是安静,高璞君诧异之下忍不住睁开眼来,只见徐子桢满脸古怪地看着自己:“高大小姐,你这是干嘛呢?”

    高璞君咬牙道:“不是还你的赌约么?”

    徐子桢惊讶地道:“赌约自然是要的,可我只是……”说着话他忽然伸手朝高璞君头上摸来,高璞君不提防之下居然愣在了那里,眼睁睁看着徐子桢的手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心跳似乎又加快了不少。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徐子桢的手在即将触及她的脸颊是居然绕了过去,只是轻巧地将她头上的一根碧玉簪子抽了下来,然后放在眼前笑嘻嘻地道:“我只是要你这根簪子而已……你不是说身上任何一件东西都能给我么?不会舍不得吧?”

    簪子一被拔去,高璞君的满头青丝顿时如瀑布般披了下来散落在肩上,而她的脸色也在瞬间凝滞。

    又被耍了!这混蛋!混蛋!混蛋!

    如果高璞君在心里要设一个同归于尽排行榜,徐子桢绝对会一个人霸占榜首前五的位置,高璞君现在就想将他一把抱住,然后跑到城头上倒栽着跳下去,一死百了。

    可恶的徐子桢,故意用眼神来误导自己,让自己以为……

    旁边众人已经看得目瞪口呆,高璞君是怎么样的性子他们都清楚,平日里见到的总是她清冷如冰从容如水,何时见过象现在这样咬牙切齿满脸通红的模样,尤其是在身后的秀儿,她和高璞君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就连她生气都没见过几次,更别说象现在这样满眼喷火的情况了。

    徐子桢似乎也知道自己这玩笑开得过了些,只是他也没想到冰山似的高大才女竟然会真的把嘴凑过来给自己啃,但是他打从心里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边绝对有阴谋。

    对,阴谋!还好老子忍住了,要不然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徐子桢抹了把冷汗,干咳一声将马背上横着的那个金将丢了下去,对张孝纯道:“大哥,找人把这小子好好看着,回头还有用。”

    有兵卒过来将那金将绑下去,张孝纯也不问有什么用,只拉着徐子桢往里走去,今天这一仗打得太诡异太漂亮了,漂亮到他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夸赞了,现在金兵已经乱作了一团,不管是士气还是战斗力都已被大大的削弱,而反观太原城内的军民则是从所未有的激动兴奋。

    “来人,吩咐摆酒庆功!”

    张孝纯已经顾不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只想将徐子桢和神机营众将士拉去痛快地喝一顿,哪怕喝醉也不妨,因为这么多天了,太原城始终笼罩在金兵的阴云下,可今天徐子桢给他们大大的出了一口气。

    五百人啊,居然轻松地摆平了五千金骑,而且最难得的是居然己方无一人受伤,反倒是对方的溃逃还造成了后方援军的混乱。

    徐子桢听见有酒喝自然不会推辞,神机营众也个个高兴了起来,可他刚准备走,视线扫处却发现高璞君还站在原地,脸上的红色还没退去,只是眼睛还在死死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呃,调戏了就走这不太厚道。

    徐子桢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笑嘻嘻地低声说道:“喂,你没那么小气吧?”

    高璞君只是瞪着他不说话。

    徐子桢眼珠一转,忽然故作惊讶地道:“哎呀,我发现你头发这么披着比原来漂亮多了,瞧瞧,多象个仙女啊。”

    高璞君终于忍不住了,恨恨地道:“你是想说我象疯婆子么?”

    “嘿嘿,哪里哪里。”徐子桢干笑一声道,“好啦,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走走走,一起喝酒去。”说完一伸手拉住高璞君的胳膊就往回走。

    高璞君有心想要挣开,可不知怎么的,胳膊上传来徐子桢掌心的温度,她的心跳又莫名的快了起来,竟然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走了过去。

    金兵一时半会是绝不可能再来攻了,这点连燕赵这粗人都知道,张孝纯这时更无压力,只想拉着徐子桢和神机营一醉方休,也好解一下他这几个月来的压抑与郁闷。

    酒宴摆在城内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内,这座酒楼规模不小,能轻松容纳数百人用餐,以张孝纯为首落座后不久,酒菜就已流水价送了上来,在座的谁都不是矫情之辈,三两句话一说就已喝了起来。

    徐子桢倒了一杯酒刚要喝,胳膊却被拉住了,回头一看是高璞君。

    “干嘛?”

    高璞君瞪着他道:“先别忙着喝,我问你,你们捣鼓出来的那黑烟是什么玩意?为什么金兵的战马跟见了鬼似的?”

    “这个嘛……”徐子桢端着酒杯眼珠转了转,拿腔捏调地道,“这可是个机密,不过你高大小姐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他说到这里眼睛又不由自主地扫上了高璞君的嘴唇。

    其实天地良心,徐子桢本来只是想逗一逗高璞君而已,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而眼睛往高璞君嘴上看去纯粹是因为两人现在凑得有些近,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那两片丰盈的红唇吸引了过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