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74章:回趟汴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苏三没再理他,接过兰姨手里的药碗一饮而尽,徐子桢讪笑着找话题,问兰姨道:“娘,小苏三的伤怎么样?”

    兰姨微笑道:“苏姑娘并无大碍,昨日晕倒不过是疲累过度罢了.”

    徐子桢想想也是,这妞昨天几乎是拼尽了全力,一个人顶在最前冲杀着,所有的压力都在她一个人身上,加上她爹苏正南的死给了她太大的打击,昨天那场发泄就象是一根紧绷的弦突然放松下来,晕倒也是意料之中的。≧,

    苏三浑然不在意地说道:“放心吧,我没那么金贵,过不几天我就没事了,城外还有那么多金狗等着姑奶奶去宰呢。”

    徐子桢看着苏三的脸,那张俏脸上已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与开朗,虽然她在极力掩饰,但眼中深处还有一抹浓得化不开的哀伤,他轻叹一声摸了摸苏三的脑袋,说道:“河北路现在暂时有点乱,但是我答应你一定找出那个死内奸,揪到你面前让你千刀万剐,以祭苏伯父的在天之灵。”

    苏三的脸色微微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轻咬了一下嘴唇:“谢谢。”

    徐子桢见她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刚想换个话题,却听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一个娇小的身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喂喂徐子桢,听说今天你又把粘没喝好好教训了一顿?”

    徐子桢回头一看,果然还是阿娇这个无所顾及的小公主,在她身后还有个人,和她正好相反,微垂着头不声不响跟在后边,却是胡卿。

    阿娇现在是一身宋人打扮,一头长发梳成了两个大大的环髻垂在脑后,显得很是可爱,胡卿则还是以前那副打扮,一身水绿色的春衫,只是背上少了那把长剑,眉目间也没了以往那股蓬勃的朝气,象是忽然间成熟了不少。

    徐子桢有些感慨,胡卿以前和阿娇其实差不多,是个任性刁蛮泼辣的主,如今却是性子大变,苏三同样是遭逢剧变,但是还能有大把的金兵供她出气,可胡卿就不好说了,徐子桢想到这里不免有点担心。

    还没等他多想,阿娇忽然踩了他一脚,瞪着眼睛嗔道:“喂!跟你说话呢,干嘛不理我?”

    徐子桢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回瞪了她一眼道:“怎么,老子打了他你心疼了?”

    阿娇撇嘴道:“虽然说实话我有点不舒服,但是我更希望粘没喝在你面前碰一鼻子灰。”

    徐子桢奇道:“你跟那王八蛋有仇?”

    阿娇忿忿地道:“他算是完颜蓟的人,这回怂恿我皇帝哥哥把我嫁给完颜蓟家那废物儿子的人里就有他一号。”说到这里她的情绪忽然也变得有些低落,语调也低了下来,“其实我很不喜欢打仗,我不想我们女真儿郎战死沙场,但是看见你们宋人战死我也会伤心。”

    说到这里她那双大眼睛中渐渐起了水雾,哽咽道:“徐子桢,其实我觉得我很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打仗却一点事情都做不到,我很想劝一劝皇帝哥哥,让他不要再打仗了,可是他……他总是说我小孩心性,甚至还骂我不识天时。”

    对于阿娇的话,徐子桢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从那个小村被屠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丫头有颗善良的心,哪怕她是金国公主,可是似乎在她眼里只有一条条生命,而根本不存在国籍之分。

    徐子桢叹了口气,安慰道:“你哥是个皇帝,开疆辟土本来就是他的份内事,也怪不得他。”

    这话刚一出口,兰姨和苏三以及胡卿都惊讶地看向了他,似乎不相信徐子桢竟然会帮着完颜吴乞买说话。

    徐子桢笑了笑,接着说道:“有些事都是注定的,比如大宋的没落甚至衰亡,你哥说的天时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意味深长地道,“只是他似乎光看见了咱们大宋的天时,却忘了你们金国自己的。”

    阿娇听得瞪大了眼睛,不等她再问什么,徐子桢忽然对兰姨说道:“娘,我得出趟远门,小苏三她们这几个就麻烦您老人家照顾着些吧。”

    兰姨也不问他去哪里,只点了点头:“去吧,一切小心。”

    三个丫头齐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徐子桢嘿嘿一笑:“泡妞!”

    ……

    徐子桢自然不是真的去泡妞,完颜宗翰连着两天吃了败仗,士气已经大跌,而太原城在今年是铁定不会被破的,现在又多了神机营坐镇,所以徐子桢决定趁这段时间去一趟汴京,有些事得先准备起来了。

    陪他同去的人不多,只有水琉璃和萧弄玉两个人,三人三骑在几天后到达了汴京城,不过在还没进城时萧弄玉就又消失了,用她的话说她最擅长的就是在暗中做事。

    徐子桢和水琉璃稍微改变了一下外观,化装成了一对平凡的中年夫妇,在进入城门时果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这时候天色将晚,他带着水琉璃径直来到了某个僻静的地方,叩开了一座破旧的宅院。

    一张黑脸出现在门内,脸上有一道骇人的刀疤,他皱眉问道:“你找谁?”

    徐子桢看看四下无人,瞪了他一眼道:“我是苏三她哥!”

    刀疤脸原本皱着的眉头忽然打开,黑脸也在瞬间变成了红脸,惊讶之极地道:“你是徐……”

    徐子桢打断他话头:“九爷在么?赶紧的。”

    “哦哦。”刀疤脸慌忙把他二人让进门来,头前带路往里走。

    徐子桢低声给水琉璃介绍道:“这是马三,一门心思想跟小苏三配对来着。”

    马三脚下一个趔趄,水琉璃捂嘴轻笑,却古怪地看了徐子桢一眼。

    穿过院子是个宽敞的厅堂,两个年轻人正对坐着说话,见到徐子桢的到来两人均是一怔,没等他们发问,徐子桢先笑着一抱拳道:“九爷吉祥,二弟吉祥!”

    两人之一正是汴京第一混混头,九爷王中孚,与他说话的却赫然是多日不见的柳风随,两人听见徐子桢的声音后顿时明白了过来,齐齐惊喜地站起身。

    王中孚道:“哎呀徐兄你可算来了。”

    柳风随则扑了上来抓住徐子桢的胳膊,激动地道:“大哥,我正想去找你,我娘有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