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79章 :哥们不玩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赵楷的眼睛微微一眯,明显有些惊愕,但随即很快就放松了回来,微笑道:“孤既然想邀请徐公子,自然不便再瞒你,不错,孤正有此意。。

    起舞电子书

    ”

    这话一出,柳风随和柳母还有墨绿均不由得一惊,太子之位非同小可,篡太子等同于篡皇位,他们没想到赵楷竟然会有这样的野心,更没想到他会一点都不掩饰的直言相告。

    徐子桢却一点惊讶的样子都没有,依旧笑嘻嘻地看着赵楷道:“王爷,想听听我的意见么?”

    赵楷点点头,依旧一脸温和的说道:“请赐教。”

    徐子桢的笑容渐渐敛起,轻叹一声道:“收手吧王爷,你这辈子没做皇帝的命,要是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你的结局不会好到哪儿去。”

    赵楷神情不变,摇了摇头说道:“温承言种师中称你乃天生灵通,西夏李乾顺更是尊你为半仙之体,孤自然也信徐公子之言必有预见之理,但……孤还信四个字,那便是——事在人为!”

    他的语气并不重,神情也不严肃,但这句话里却表达出了一股执着,同时他的视线死死盯在徐子桢身上,很显然,徐子桢如果再不答应他,他的耐心已经将要耗尽。

    徐子桢却忽然间又嘿嘿一笑,说道:“好吧,我很佩服王爷的韧‘性’,不过不耽误我对王爷您拉拢人的手段很鄙视,难道您非得用这种威‘逼’的方式么?”

    赵楷淡淡地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但孤以为,此利非利益之利,而是利害之利,人不可能有绝对忠诚,但孤要的是死心塌地为孤效忠之辈,因此,此也是不得不为之。( ”

    徐子桢笑着拍手道:“说得有道理,我也同意你这点,我再猜猜看,你打算怎么‘逼’太子让位呢?”他假模假样沉‘吟’了片刻,说道,“首先你会养很多死士,然后派他们四处去干些能‘激’起‘混’‘乱’的大事,比如让我二弟去西夏……当然还有其他什么人会被你宰了,然后天下就会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混’‘乱’,比如内讧,比如征伐,如今我大宋江山已是风雨飘摇,您再这么火上浇把油,当今圣上都会觉得头大如斗,更别说还没登基的太子殿下了,到时候圣上的压力大到一定程度肯定会找个出气筒,太子自然是首当其冲的一个选择reads;。”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爷在制造了一系列‘混’‘乱’之后,恐怕就该将目标指向您的那些兄弟了吧?比如刺杀、陷害或是其他手段,然后将手中有权的全都夺了权,有兵的都夺了兵,到时候朝中自然就该是您独大,圣上除了将皇位传给您,就再没别人可传了,不知我猜的对还是不对呢?郓王殿下。”

    一番话说得赵楷和莫景下都愣在了那里,好半晌后赵楷才回过神,看着徐子桢,忽然间大笑道:“哈哈哈!果然不愧为徐公子徐半仙,孤不知你究竟是猜的还是想的,但你方才所说却几乎与孤的计划分毫不差。”

    徐子桢暗中撇嘴,这些破事都在八百年后的书里写着,有什么希罕的。

    赵楷似乎很开心,一直都在笑着,但是笑着笑着味道就变了,他的脸‘色’变得沉了下来,眼神也渐渐冷起。

    “哼!你也说了,如今大宋江山风雨飘摇,可是如今的朝廷上又有几人是真正心系天下的?莫说旁人,就说赵桓那废物,整日价只知寻欢作乐,与孤父王别无两样,这太子之位凭什么他能坐得,孤却坐不得?”

    徐子桢嗤笑道:“王爷,漂亮话谁都会说,您口口声声心系天下,可您能保证您当上太子甚至身登大宝后就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就能让四海升平从此不打仗?”

    赵楷不答,只冷冷地瞪着他:“你已将孤最后一点耐心磨尽,现在孤只问你,你究竟答不答应?”

    徐子桢抬了抬眼皮,淡淡地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赵楷道:“那孤便只能让你从此长眠。”

    “说那么文艺,不就是灭口么?”徐子桢嗤笑一声,“可是王爷,我奉劝你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干的这点破事是瞒不住人的。”

    赵楷冷笑一声:“此间只有我等几人,杀了你自然再无人知晓。”

    徐子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哦?你确定?”

    赵楷神情微变:“此话是何意?”

    徐子桢打了个哈欠:“意思就是哥们不玩了reads;。”说完抬头对一旁的夜空打了个响指。

    赵楷和莫景下正在莫名其妙间,之间不远处一棵大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娇俏玲珑的身影,只一晃就落到了徐子桢身边,抬头对莫景下‘露’出一个‘迷’人无邪的笑容:“莫左使,别来无恙否?”

    莫景下浑身一震,象见了鬼似的惊道:“你……你怎会在此?”

    赵楷一伸手‘抽’出腰间佩剑,警觉地问道:“莫先生,此是何人?”

    莫景下还没回答,那姑娘已先笑‘吟’‘吟’地说道:“你问我呀?我姓萧名‘弄’‘玉’,曾任三绝堂副主。”

    赵楷的脸‘色’开始变了,因为聪明如他已经猜到今天的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萧‘弄’‘玉’也不理他,掏出几颗‘药’丸来分别给徐子桢等几人服下,那副样子分明就是将赵楷不放在眼里。

    徐子桢吃完‘药’也不站起身,还是坐在地上,笑眯眯地道:“王爷,您是不是在想,哪怕我和我二弟恢复了也无妨,反正这是你的地盘,我死在这儿最好,要是被我逃出去也是个被通缉的命,对吧?”

    赵楷冷笑道:“你知道便好,孤劝你还是顺应孤意的好。”

    徐子桢笑眯眯地道:“我还是那句话,哥们不玩了,而且……”他忽然正‘色’咳嗽一声,身子一转趴伏在地,“我这人胆小,对通缉什么的最害怕了,还请太子殿下为我正名!”

    赵楷和莫景下都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地‘洞’边的那几间厢房之一的大‘门’忽然从内被打开,几个身影慢慢踱出,当先一人年约三旬有余,白面微须颇有气度,只是他的眼中却满是怒火。

    紧随其后的还有三人,一个华服冠带面如沉水,一个俊俏儒雅面带冷笑,最后一个则是个‘花’容月貌绝‘色’倾城的‘女’子。

    赵楷看清这几人面貌后顿时如中雷殛,脸‘色’刷一下边得煞白,眼神呆滞地站在那里。

    徐子桢偷偷对柳风随萧‘弄’‘玉’等几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也伏倒在地,然后大声呼道:“徐子桢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康王殿下,拜见信王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