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83章:还能不能有点气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慌忙赶上两步纳头便拜:“草民徐子桢拜见太子殿下。”

    赵桓过來一把将他扶住。面露不快道:“徐义士。孤待你如挚友。你怎可以此虚礼见孤。可切莫再如此了。”

    哟。这就挚友了。

    徐子桢心里暗笑。脸上却装作诚惶诚恐地道:“太子殿下万金之躯。草民实在不敢高攀。”

    赵桓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有何高攀低走的。孤说不必便不必。”

    徐子桢顺势起身。作为八百年后的新时代人类。对跪拜这种礼节还是无法适应。既然赵桓都这么说了。那当然最好。

    不过对方毕竟是太子。也不好太过僭越。他在赵桓斜对面坐下。屁股搭了一小半椅子。还是显出一副底层平民的恭敬模样。

    赵桓眼中露出一抹满意的神情。转头对门口候着的高宪道:“先退下吧。第一时间更新无宣莫扰。”

    高宪行了一礼:“是。”说完转头离去。临走时将门带了起來。

    徐子桢坐着不动声色。他想看看赵桓特地把他约來到底为什么事。难道真如自己猜测的那样。想从七爷那里把自己挖去。

    难道说他见自己有点本事。又看大宋江山即将不保。想给自己封个武职给他带兵守城。这样倒可以考虑。反正有沒有他封官老子照样该干嘛干嘛。

    正想着。赵桓已开了口:“徐义士。不知孤可否如我七弟那般呼你为子桢。”

    來了。拉拢套近乎开始。

    徐子桢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不瞒殿下说。这义士的称呼总让我有些别扭。听着跟个山大王似的。”

    赵桓哈哈一笑:“那好。子桢啊。你可知孤今日约你前來所为何事。”

    徐子桢摇头道:“草民卤钝。猜不到殿下之意。”

    赵桓又笑了笑。却转移话題道:“來來來。这上品女儿红可是好酒。子桢不妨尝一尝。”说着话亲自给徐子桢倒了一杯。

    徐子桢心中顿时警惕起來。赵桓毕竟是太子。嘴上客气就算了。现在居然亲自倒酒。这葫芦里卖的肯定不是便宜药。

    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却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慌忙站起身又要拜:“草民不敢当。不敢当。”

    赵桓将他一把拉住。顺手把酒倒满。说道:“日后在孤面前不必自称草民。亦不准跪拜。”

    “呃……好吧。”徐子桢想了想索性又坐下。坦然受了赵桓的酒。

    赵桓倒完酒将自己的杯子举起。笑道:“子桢來。孤敬你一杯。”

    到了这时候徐子桢也不装模作样了。第一时间更新大大方方和赵桓碰了一下。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赞道:“果然好酒。”

    赵桓笑笑。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子桢。不知你是从何时跟随我七弟的。”

    果然开始了。拉拢第一步的试探。

    徐子桢心里暗忖。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殿下。我不过是和康王殿下碰巧认识罢了。第一时间更新追随二字却谈不上。”

    赵桓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看向他的眼睛问道:“可孤却听说。若非我七弟着力保你。子桢你怕是……”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如果不是赵构保徐子桢。他早就被王黼李邦彦之流弄死了。

    徐子桢哈哈一笑:“殿下跟我这么客气。那我也就说敞亮话吧。我就是一粗人。信奉的是忠义二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七爷对我不错。我也记在心里。可如果碰上国家大事。我这心里还是以忠为先的。所以不管是之前守兰州还是现在的守太原。我为的都是我大宋江山而已。其实跟七爷沒多大关系。”

    说完这段话徐子桢就闭上了嘴。等着赵桓接下來的顺势挑拨离间了。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赵桓却沒再说话。而是微微皱眉看着他。象在思考着什么。

    徐子桢有些愕然。这货在想什么。难道跟我猜测的不一样。

    良久后赵桓忽然压低声音问道:“子桢。孤听说你与金国少王爷颇有私交。不知此事属实否。”

    徐子桢被他的跳跃性思维弄得有点发懵。微作思忖后点头道:“算是还好。有些交情。”

    赵桓的眼中闪过一道疑色。又道:“孤还听说你奉了少王爷之意來我大宋做什么密使。不知可有此事。”

    徐子桢心里不免有些惴惴。但还是坦然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回事。”

    赵桓的眼睛渐渐眯了起來。追问道:“既然你乃是金国密使。可为何在太原与真定时却是如此作派。不知子桢你的用意何在。或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徐子桢。”

    徐子桢顿时恍然。原來赵桓想问的是这个。为毛自己又是金国密使。可又把金人跟宰狗似的乱杀。

    这说辞他心里早就有数。当下不急不躁地笑道:“殿下。我这密使可不是來大宋当奸细的。为的只是给少王爷赚点钱而已。另外……我杀的那些可沒一个是他少王爷的人哦。”

    赵桓眯着的眼睛又恢复了正常。眼中满是恍然之色。这解释确实合情合理。天下无论哪个国家都存在储君夺权争利的事。在赵桓眼里金国那种刚从部落升级成国的地方更是免不了这种破事。

    气氛一下子又恢复了和谐。赵桓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气势也瞬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却竟然是带着一丝讨好的神情:“孤倒沒想到子桢你与少王爷会有如此交好。只是孤有一事相托。不知子桢可否为孤转达给少王爷知晓。”

    徐子桢被赵桓弄得有些头晕了。完全猜不到赵桓到底想表达什么。说的话跳來跳去摸不着头脑。

    “呃。殿下请说。如果只是转告的话我应该可以做到。”

    赵桓面露喜色。拍掌道:“好。那就劳烦子桢贤弟替我问问少王爷。不知他能否在他皇兄面前美言几句。就说孤诚心和谈。不论是割让城池或是贡纳岁币。孤只求能就此止歇刀兵。”

    我草泥马。

    徐子桢只觉一股怒火猛的从心中窜起。搞半天老子自作多情了。这王八蛋根本不是为了拉拢自己。也不是为了要拼死抵抗。而仅仅只是想让自己做个中间人去求那狗屁金国皇帝休战。还什么割让城池贡纳岁币。我呸。你他妈还能不能有点气节。

    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