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84章:到底谁是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

    如果换作徐子桢一年前的脾气。恐怕现在已经抄起桌上的菜盆往赵桓脸上扣去了。不过这大半年來他的火暴性子有了大大改善。再说眼前这位好歹也是下一任皇帝。现在撕破脸对自己沒好处。

    所以徐子桢强自按捺了下來。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只是暂时不敢开口。生怕国骂脱口而出。

    赵桓不知道徐子桢在想些什么。还以为徐子桢在坐等好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因此接着说道:“当然。此事若能成。孤是绝不会亏待子桢贤弟的。”

    徐子桢忍不住问道:“殿下。您就这么想要求和么。就沒想过憋口气把斡离不打回老家去。”

    金兵右路军是即将入侵开封的队伍。徐子桢自然将斡离不看作是第一号敌人。可赵桓却又会错了意。下意识地认为斡离不是少王爷的敌对势力。

    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大金国兵强马壮国力昌盛。大宋如今却国库空虚军力疲乏。便是孤有心也沒那能力。”

    徐子桢又想揍人了。大宋国库空虚。童贯梁师成之流整天借各种名头横征暴敛大发其财。那些当官的无不富得流油。打仗如果光看钱多的话。估计光是汴京城里那些官的家产剥一半出來都够了。省点用都能打到俄罗斯去了。

    还有。什么叫军力疲乏。这意思是说大宋将士沒用。

    关于大宋的战里方面徐子桢有绝对的话语权。换作他穿越前倒还一直天真的以为。北宋是历史上最不会打仗的朝代之一。可光是经过兰州太原两战后。他就发现大宋将士一点都不弱。或许步兵比唐朝时的重步兵差些。但是骑兵绝对能在中国历史上排得上号。

    俗话说得好。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可要是太子甚至皇帝怂呢。除了等亡国自然不会有别的结果。

    徐子桢现在明白了。整个大宋朝最关键的问題就出在有这样的倒霉皇帝和倒霉太子身上。有这样的软蛋皇帝就有下边的贪官佞臣。这样的氛围环境下明臣良将自然无法发挥。

    赵桓现在的样子简直让他恶心。自己只不过“疑似”金国少王爷的密使而已。他堂堂一个太子就已经卑躬屈膝满脸的奴才相。

    徐子桢在桌下使劲拧了一下腿。将怒火忍耐了下來。既然赵桓都这么不要脸了。他索性屁股往后一挪坦然坐实。看也不看赵桓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淡淡地道:“太子殿下言重了吧。斡离不也沒长三个脑袋六条腿。再说了。您是当朝太子。第一时间更新真会沒钱。”

    赵桓神色一紧。似乎听出了些什么。赶紧问道:“不知子桢贤弟此言何意。”

    徐子桢不紧不慢地吃了几口菜。抬了抬眼皮。干笑一声道:“殿下。斡离不大军可就在北边不远。说话就会过來。老话说得好。破财自能消灾。您要是沒钱的话这灾还怎么消。”

    赵桓的脸色愈发难看。迟疑了片刻咬牙道:“贤弟可有妙计。还望不吝赐教。”

    这话听着简单。徐子桢却听出了两个意思。一个自然是关于斡离不南侵的解救之法。另一个则是在试探能不能用钱解决。

    徐子桢冷笑一声:“殿下您沒搞错吧。我是什么身份。我就是一小小跟班而已。他斡离不十几万大军能听我一句屁话。再跟您说句老话。千里做官只为财。退不退兵是大金皇帝说了算。可是不是认真打却是钱说了算。”

    虽然徐子桢的态度越來越恶劣。可赵桓却一点都不介意。只一个劲点头道:“正是正是。孤是想与右帅和谈。不知子桢贤弟……”

    徐子桢砰的一声将酒杯重重镦在桌上。一瞪眼道:“我的话你沒听懂是怎么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斡离不跟咱家少王爷就不是一条路子的。你还想着跟他去谈。那你找我干毛。”说完腾的起身作势要走。

    赵桓慌忙拉住他。急道:“别别别。子桢贤弟且慢。是愚兄口误。还请莫怪。”

    也就是包间内沒有旁人。要不然别人看见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堂堂太子竟然会对徐子桢这个无功名无军职的白身这么客气。第一时间更新甚至能说得上是谦卑。

    徐子桢却一点都不买他帐。冷笑道:“索性跟你明说吧。这段日子上京一直在商量什么时候攻汴京呢。你要再不拎清一点儿可就晚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托我们家少王爷在皇上面前给你说几句话。让斡离不缓一缓速度。你明白了么。”

    赵桓被这番话惊得冷汗涔涔。这时候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都已不知说什么才好。

    到了这地步徐子桢已经是做好准备放开了吓他。索性再下一贴猛药:“实话告诉你。现在大金国内根本是要钱沒钱要人沒人。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冲到前头打仗的都是辽人。现在金国皇帝就在等你和你爹表态。你要是懂事多给点钱。金兵自然就到此为止了。可你要是还不开窍。哼哼。人可都是要面子的。何况还是个皇帝。”

    这一番话说得赵桓终于如梦初醒。他认真思忖了片刻。却忽然抬头狐疑道:“子桢贤弟。你究竟是金人还是宋人。”

    “呃……”徐子桢一时哑然。刚才光顾着说得痛快了。根本沒注意语气和用词。听上去他对两国皇帝都一样的不敬。还好他脑子转得快。傲然道。“我。难道太子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么。”

    这下轮到赵桓卡住了。迟疑半晌才试探着道:“莫非……莫非子桢贤弟真是半仙。”

    徐子桢冷笑一声:“什么叫莫非。难道你还以为那个降了大金的败类郭药师才是仙。”

    郭药师是北宋末年一个名人。本是辽东人氏。曾任辽国之帅。辽亡后归顺大宋。但是在金兵南下时兵败降金。由于他熟知宋境内的兵力虚实。因此随完颜宗望南下深入而获全胜。民间传闻说他曾修道术。是半仙之体。总之传得神乎其神。

    徐子桢右手食指点着赵桓胸口。瞪眼道:“赵桓。你先搞清楚什么是仙。郭药师那种什么撒豆成兵压根就是障眼法而已。真正的半仙在凡间无法动用法术。却能预知世事。往往一句话便能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你说到底谁是仙。”

    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