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87章:飞来横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哑火了,一句话都说不出來,这事确实是他不好,早在兰州的时候他就跟温娴订了亲,连彩礼都已经准备了,可说到底这事又不能怪他,那回本來都要摆酒成礼了,却被徐秉哲的到來生生破坏,还闹出了叛逃一事。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也不禁内疚了起來,从西夏回來后他确实有过一段时间是空的,后來到了应天府也闲了一阵子,可他那时候满肚子心事,压根沒把这事记起來,哪怕温娴每天在书院里都能跟他碰着面。

    墨绿见他不说话,愤愤地接着说道:“我家小姐知书达理才情可人,又非无人要,却偏偏着了你这无赖的魔障,真不知造了什么孽。”说到这里他发现徐子桢的脸上满是愧疚,心中居然沒來由地一颤,原本准备好的一大通骂辞居然再也说不出口。

    徐子桢轻叹一声:“是我不好,小茉莉你骂得一点都沒错,可是我也沒辙,以后你自然会明白我的苦衷。”说完轻轻揉了揉墨绿的脑袋,情绪低落地转身而出。

    墨绿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徐子桢的背影,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來。

    徐子桢低着头走到门外,却发现水琉璃正看着他,他的心里忽然一震。

    温娴的亲事拖到了现在,可眼前还有一个呢,水琉璃已经连身子都给了他,而且这一路过來,不管是兰州还是真定以及太原,水琉璃一直在默默地付出,却似乎从沒有提起过要他负责的话來,哪怕是一个字都不曾说过。

    这一瞬间徐子桢的脑子里闪电般转过数个念头,在水琉璃开口之前他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只不过现在还沒到实施的时候。

    我徐子桢的女人,一定会比天底下所有女人都幸福。

    水琉璃不知徐子桢在短短这一瞬间想了多少事,她只是眼带深情看着徐子桢,轻声问道:“你要回太原了么,”

    徐子桢点点头:“粘沒喝的精神头又上來了,趁我不在天天打城呢,虽说太原不是离了我不行,但我还是得早点儿回去,接下來还有不少好玩的,希望那王八蛋喜欢。”

    水琉璃也不问他说的“好玩”是什么意思,只温顺地点了点头,略作沉吟说道:“既然如此,不如你先回太原,等墨绿姑娘身子好些由我來送她回应天府。”

    徐子桢心中大为感动,水琉璃生得风华无双,又兼身手高绝,可却甘愿在他左右默默陪伴,而且又是如此细致体贴,这么好的姑娘不娶回家好好对她,简直是天理难容。

    想到这里他轻轻握住水琉璃的柔荑,嘻嘻一笑道:“那你可得早点回來,我怕每天想你想得失眠,你也不想我跟粘沒喝打仗的时候顶俩黑眼圈吧,”

    水琉璃扑哧一笑,脸颊微微泛红,她和徐子桢好了不是一两天,但听到徐子桢说这种调笑的话还是会羞涩,不过脸红归脸红,她还是揶揄道:“回了太原你还有空想我么,就算粘沒喝不來,你还有高小姐胡小姐完颜小姐,哦对了,还有萧小姐……”

    不远处一声轻笑传來:“我躲这么远都能被你扯进去,琉璃姐姐,这可不是飞來横醋么,嘻嘻……”

    徐子桢吓了一跳,很想解释说那几个妞其实真和他沒关系,可是水琉璃却已转头对屋顶上盈盈一礼,认真地道:“萧小姐,这几日便劳烦你辛苦些了。”

    屋顶上不知在哪里的萧弄玉嘻嘻笑道:“姐姐只管去便是了,若说打架我未必打得过你,但这暗中护卫之事怕是姐姐不如我。”

    水琉璃点了点头沒再多说,转头对徐子桢微微一笑:“子桢你先去便是,我留下陪墨绿姑娘。”

    徐子桢兀自拉着她的手,忽然微一用力将她拉进怀中,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怎么不叫我徐郎了,”

    水琉璃一挣沒挣开,红着脸道:“萧小姐还在呢。”

    徐子桢不理,那舌头在她圆润的耳垂上轻轻一舔:“叫不叫,”

    水琉璃只觉一股酥麻之感从耳垂迅速蔓延至全身,脚下一阵发软,又羞又急之下只得轻若蚊鸣地叫了声:“徐郎……”

    徐子桢大乐,探头在水琉璃樱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接着松开手转身得意地大笑着而去。

    水琉璃的脸色红若朝霞,看着徐子桢的背影渐渐远去,她却有些发怔,刚才徐郎虽然还是一如以往的无赖本色,可似乎在他眼里有一抹化不开的心事。

    徐子桢快步往正厅而去,水琉璃猜得沒错,徐子桢确实有心事,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想到了赵楦。

    不论是温娴也好水琉璃也罢,包括远在西夏的李珞雁云尚岚,甚至还有那个被他暗中订了的吐蕃公主卓雅,这些红颜知己他早晚都会去迎娶,可是只有赵楦,那个让他牵肠挂肚难以忘怀的容惜,却是极可能在不久的将來与他反目成仇,更别提娶不娶了。

    “大哥。”

    一声轻唤打断了徐子桢的思绪,一抬头见柳风随已在眼前,正看着自己,眼中似乎有些挣扎,象在犹豫着什么。

    徐子桢收拾了一下心情,依旧挂上笑容问道:“想什么呢,说來分享分享先。”

    柳风随咬了咬牙,忽然抬高声音对屋外喊道:“萧姑娘,劳烦看一下四周。”

    屋外传來萧弄玉清脆的声音:“看过了,沒人在,有什么话放心说吧。”

    “多谢。”柳风随应了一声,却忽然拉过徐子桢,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番话。

    徐子桢起初还一脸迷惑,可越听越心惊,脸色也越來越凝重。

    片刻后柳风随说完,依旧站回原地,不等徐子桢开口抢先说道:“大哥不必多说,我意已决,不管你应不应小弟都会这么做。”

    徐子桢的脸色已经由凝重变得沉重,眉头紧锁着,双拳紧握着,显然在进行着心理斗争,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长长地呼出口气。

    柳风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大哥,我知道你能理解我的。”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